当前位置:主页 > 幽默故事 >

棋高一着

时间:2017-11-13 19:51:38 | 作者:佚名 | 阅读:

  我是一个炮工,钻炮眼、放炸药、布线、引爆、哑炮清理等,是本职工作。

 

  工作有风险,特别是哑炮的排除,我亲眼见过两个工友在清理排除过程中,哑炮突然爆炸,当场造成一死一伤。

 

  我们班还剩三人,班长,赵庆和我,其他的八人或转行,或调走,要不是因为工资丰厚奖金诱人,我也早跑了。

 

  每次任务,班长,赵庆和我是轮流上场,算是风险危险均摊吧。


棋高一着
 

  最近几个月,我感觉有些异常,每次任务,班长都安排赵庆外出,只剩班长和我轮流。看班长年龄大了,有时我会主动请缨,替班长干点。直到上次,我在布线时因为电线短路引爆雷管,我被炸伤。那时,我才真的觉着,班长和赵庆两人之间肯定有猫腻,不然活总是班长和我干呢。

 

  听说,赵庆这些日子到班长家跑得很勤,次次还不空手,我想,一定是赵庆花钱跟班长拉关系套近乎,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班长肯定是抹不开面子,才在有工作时故意支走赵庆。

 

  一向正直清廉的班长也是见钱眼开呀,有钱真是能让鬼推磨,我也要向班长表示一下,不能总让我干活。

 

  说干就干,一下班,我就硬拉着班长进了饭店,几个硬菜,一瓶好酒,我们是杯筹交错,吃喝尽兴,班长比我大二十多岁,非要称我为兄弟。

 

  三天后,又来任务,班长瞟了我一眼,我微微一笑。班长该是会意,安排赵庆带上工具开工。

 

  那场酒起作用了,我很高兴。后来的日子,我是隔三差五请班长吃个便饭,送个礼品。

 

  这样做真的好使,虽然赵庆还是经常被班长派出去,但班长顶了他的班。

 

  半年后,我们班有两个喜事,班长嫁女,赵庆结婚,我赶紧送上份子钱,班长和赵庆乐哈哈地收下并连声道谢。

 

  两人的喜事是同一天,在同一酒店。这俩人考虑真周全,我想,不用来回跑了。

 

  婚礼现场我是呆了,班长的女婿竟是赵庆,赵庆迎娶的媳妇竟是班长的女儿。

 

  看到这一出,我是彻底明白了,赵庆往班长家跑得勤,是因为赵庆在和班长的女儿谈恋爱,班长经常在有任务时安排赵庆外出,是怕他未来的女婿有个闪失。

 

  我的天呀,我的钱是不是花怨枉了,我早知道班长有一待嫁阁中的闺女,我也喜欢,咋没追呀。

 

  想想,比起我的请吃请喝,送钱送礼,赵庆真是棋高一着呀,什么能比成为班长的至亲更能受他照顾待见。

 

  赵庆玩的,真高。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疯子治理好的交通
下一篇:卓有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