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幽默故事 >

文贿

时间:2017-04-30 19:18:04 | 作者:佚名 | 阅读:

  邢主任当办公室主任已十几年了,这主任充其量也就是个股级。昔日他的属下,有的当上副县长,有的当上局长,最窝囊的也跟他平级。可他仍然原地踏步,既没升,也没降。这让他在同事和亲友面前很没面子,老婆也常常借此讽刺挖苦他。


文贿
 

  单位上上下下的人依旧邢主任邢主任地叫他,叫得他心里窝火。他想,若能把“主任”换成局长,或者副局长,就是让我在大街上裸奔一次我也愿意。但想归想,没人让他裸奔,当然,也没人给他升职。

 

  曾有知己给他出主意,让他给上级领导意思意思。他听后,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说不行不行。邢主任之所以这样说,是有原因的。他老婆下岗多年,至今没有工作;他的岳父岳母,一个偏瘫,一个痴呆,目前住在他家,由他老婆照护;他的儿子正上大学,上的是“本三”,每年需要近两万元的学费和生活费。像这样的家庭,维持生计都困难,哪里还有多余的钱给顶头上司“进贡”呢?

 

  坦率地说,邢主任虽没给上司“进贡”,可上级领导还是器重他的,这主要是因为他多才多艺。邢主任大学本科中文系毕业,文字功底深厚,他写的计划、总结、信息之类的公文,很合领导口味。为此,领导在很多场合夸奖他。此外,他的文学修养也很深,他写的小说、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时不时地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这也让领导和同事羡慕不已。有很多文学爱好者拜邢主任为师,为了求得写作真经,他们常常把邢主任拉进餐馆,好酒好菜伺候,不让他吃饱喝足决不罢休。

 

  可以说,邢主任有喜有忧,喜忧参半,但迟迟不能升职始终是他心中的疼。这天,邢主任突然有了灵感,他想:何不发挥自己的特长,让官职一路飙升呢?经过缜密考虑,他渐渐有了主意。

 

  三个月后,邢主任拿着一本新出版的文学杂志找到毛局长,说:“对不起呀毛局长,我事先没征得你的同意而以你的名义发表了一篇小说,你看……该咋处罚就咋处罚吧,我决无怨言。”

 

  毛局长听得一头雾水,他从邢主任手中接过杂志一看,终于弄明白了:原来,邢主任写了一篇小说发表在某省级文学刊物上,但邢主任没署自己的姓名,署的却是毛局长的名字,文后还附有毛局长的个人简介。

 

  看着自己的名字变成了印刷体,毛局长的嘴乐得咧到耳根上,他说:“老邢呀,你呀你,嘿嘿……我感谢还来不及哩,咋能处罚你呢……我年轻的时候也喜欢写写,现在年纪大了,没那个激情了,何况公务又那么繁忙……”

 

  见毛局长如此高兴,邢主任的心中有了数。他到报刊亭买了几十本杂志分别送到各科室,边分发边说:“咱们毛局长的大作发表了,大家快看看,快看看……毛局长啊,公务缠身,应酬颇多,日理万机,还能挤出时间搞创作,难得呀!”

 

  这几天,毛局长的脸上始终挂着笑,见了邢主任,往往大老远地跟他打招呼。邢主任更是喜不自禁,他自言自语道,我这招还真管用哩。

 

  一晃几年过去了,邢主任替毛局长写的文章近百篇,按字数,完全可以出两本集子。其间,邢主任曾多次找到毛局长,暗示毛局长该帮他一把了,可毛局长总说机会不到。

 

  机会终于来了。这年,单位的一位副局长退休,而上级明确表示,空缺就由本单位补上。“邢主任该换换办公室了。”“老邢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在候选人中,大家一致认为邢主任“晋级”的可能性最大。

 

  可结果却出人预料,那个比邢主任小二十多岁的年轻科长当上了副局长。听到这个消息后,邢主任气得差点晕了过去。后来,有知情人透露:在最后表决时,多数领导都赞成提拔邢主任,唯有毛局长不同意。再后来,有人向毛局长探问缘故,毛局长撇着嘴说:“要是提拔老邢当了副局长,他的身份变了,地位变了,他还会死心塌地地给我当‘枪手’吗?”

 

  原来如此!这个内情彻底击垮了邢主任。此后,邢主任对升职彻底绝望了,人也变得郁郁寡欢、愁容满面,自然,他再也不会替毛局长写文章了。

 

  一年后,单位的一位副局长因公殉职,正当大家看好另一位候选人时,却传来一个意外的消息:邢主任被“替补”进了“常委”,当上了副局长。

 

  接到任命书的那一刻,邢主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喃喃地说:是不是搞错了?难道真有“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事?后来,知情人告诉他:在最后裁决时,多数领导都不赞成提拔邢主任,唯独毛局长同意,并以辞官相要挟。再后来,有人从毛局长的口中找到了原委,毛局长说:“现在老邢整天神经兮兮的,如果再不拉他一把,万一哪天他翻脸了,把以前给我当‘枪手’的事给抖出来,那我可就惨了……”

 

  得知这个内情后,邢副局长有些哭笑不得,可不管怎么哭笑,他还是觉得这个“枪手”没白当,他甚至觉得毛局长这个人还不错,是个重情重义、知恩图报的好兄长、好领导!

 

  但邢副局长心目中的好领导还是栽了!这天,毛局长突然被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带走了,不久,他便被“双规”,几个月后,他又被判了刑。

 

  从监狱传来消息,说毛局长坐牢后,老婆跟他离了婚,女儿跟他断绝了关系,昔日的亲友以及部下也跟他没了来往,他真正成了孤家寡人。忽然有一天,刑副局长觉得应该去看看老毛。

 

  邢副局长的到来,让老毛颇感意外。互致问候后,邢副局长给老毛讲了很多外面的事儿。临别时,邢副局长叮嘱老毛一定要好好改造,并劝老毛多立功赎罪,那样的话,老毛可早日重获自由。

 

  邢副局长刚出门,老毛便对狱警说有重要情况要汇报。接下来,他一口气讲述了邢副局长给他当“枪手”以及他提拔老邢当副局长的事儿。

 

  “向我行贿的人实在太多了,他不来我还差点把他忘了呢。”老毛有些得意地说,“只不过以前我揭发的都是拿钱、拿色向我行贿的人,而邢副局长呢,别出新裁,拿文章向我行贿,最终使我丢掉了组织原则,迷失了人生方向……他这种行贿方式,或许可称作‘文贿’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要命的胡子
下一篇:最喜欢小三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