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幽默故事 >

尴尬的酒局

时间:2017-10-18 18:07:13 | 作者:邴继福 | 阅读:

  诗歌沙龙最红火时,我常常到乌镇去。那儿有诗歌沙龙酒坛四大金刚——赵、钱、孙、李。每次去,他们都自掏腰包,轮番安排我这个群主喝酒,不喝个天昏地暗,绝不罢休。


尴尬的酒局
 

  一晃,诗歌沙龙解体三年了,我这个曾经的群主,已经淡出了诗坛。闲得无聊,突然想起四大金刚来,想跟他们喝喝酒、叙叙旧。于是,坐火车前往乌镇。

 

  在火车上,先给四大金刚之首老赵打电话。

 

  老赵除了爱写诗歌,还有个特长——嗓子好!有人开玩笑说他“音道”好。“音”与“阴”同音,容易使人产生联想。联想完,都笑得前仰后合。老赵则自我解嘲:靠,我要有那功能,要女人有何用?

 

  他在市司仪协会挂个副会长,自己倒挺当回事儿。一次,参加个什么仪式,因台面小有头衔的人多,没让他登台亮相。他大发雷霆:真是狗眼看人低!拂袖而去。

 

  “老群主啊,你大驾光临,咋不事先吱一声呢!真不巧,我正在仙翁山风景区主持开园仪式,发挥“音道”的作用呢,分身无术啊……”

 

  于是,我又给老钱打电话。

 

  老钱是个诗歌狂!十几年来,坚持每天写一首诗,已经写了几千首,其实多半是顺口溜。在我帮助修改下,有几首小诗登上了市报,他喜出望外,有了野心,想登上星星诗刊。我推荐多次,该刊编辑责问我:你说说,他写那玩艺叫诗吗?

 

  “我在北京孩子家哄孙子呢,回不去呀!不过,我最近有个特大收获,拜见了大诗人贺敬之。经他指点,我的诗歌写作水平骤升。再看看以前那些旧作,自己都觉得脸红,一气之下,全都付之一炬啦……”

 

  早就该烧!我在心里说。现在的关键,是中午这顿酒谁管。还找谁呢?对,找老孙!

 

  老孙曾自诩为正人君子,用他的话说,这辈子除了老伴,从没摸过别的女人手。可老伴死不到一年,他就跟十来个半大老太太试过婚,一个也没试成。不少人逗他:你现在是夜夜当新郎呀!他反以为荣:可不,桃花运来了,挡都挡不住!

 

  大伙明镜似的,老孙一直惦记着诗歌沙龙一支花、单身女子小燕呢。可他下巴太长,根本没在小燕的视野!

 

  “沙龙主啊,不瞒你说,我正在哈尔滨相老伴呢,这个小老伴可比小燕强百套!小燕总以为自己是西施呢,没有她这臭鸡蛋,我老孙照样做上档次的槽子糕!”

 

  午饭还没着落呢,没心思跟他扯蛋!于是想到老李——四大金刚之末。

 

  李金刚兴趣不在诗歌,而在仕途。他这辈子的最低目标,是想当个“县太爷”。可直到退休,才弄个副科级员。他心里不服,却不说自己,反倒为我呜不平:大哥呀,凭你的能力和水平,当个作协主席绰绰有余,可是……唉,咱哥俩同命相连啊!

 

  “你来乌镇啦?太不凑巧了,我正在大连旅游呢!但没关系,你记着,这顿酒以后我一定补上!对啦,你爱吃啥海鲜?回去时我给你捎点……”

 

  四大金刚都不在家,我挺失望。但并没死心,还有最后一张王牌——小燕呢!这女子虽年近半百,但风韵犹存,眼睛会说话,特有男人缘!

 

  “啊呀,老群主哇,一晃几年没见,真的好想你呀!什么,你现在就在乌镇呢,那好,中午我请你喝酒,一会儿听我电话!”

 

  真是柳暗花明!我开始想入非非了:在诗歌沙龙三年来,一直想跟小燕近距离接触,直到如今,这个愿望才得以实现!

 

  一进饭店包间,让我大感意外:四大金刚都到场了!一见到我,个个满脸尴尬……

 

  后来听说,小燕给四大金刚打电话时,他们都问,都有谁呀!小燕只说一句话:本女士单独请你喝酒不行啊?

 

  行行行!于是,个个心花怒放,都揣着桃色梦幻,屁颤屁颤跑来了……

 

  尽管小燕使出浑身解数,酒局也未掀起应有的高潮,气氛一直蔫蔫的,很快就不欢而散了!小燕窍喜:这几个老色鬼八层都吃我的醋了,说明我小燕还有魅力!

 

  临别,我紧紧攥住小燕的手说,老妹呀,你这朋友我算交定了!今后有啥事,只要喊一嗓子,在大哥这儿绝对好使!

 

  突然,小燕一下子扑我怀里,身子软软的。我像触了电,浑身发麻,脑袋一片空白!

 

  半天,她才睁开毛嘟嘟的大眼睛,深情地盯着我说:大哥呀,既然你没把老妹当外人,我就不绕弯子啦!我的服装店想进一批货,缺点资金,你能不能先借我十万……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老虎和漏的故事
下一篇:延时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