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幽默故事 >

副局长的抑郁症

时间:2017-06-30 18:26:51 | 作者:佚名 | 阅读:

  季痕是财政局副局长,在四个副局长中排名第一。季痕三十刚出头,名牌大学毕业,是领导干部中典型的“少壮派”。

 

  前不久一把手马局长提拔当了副县长。季痕和邸鵰成了未来局长的最佳人选。相对而言,季痕的条件比邸鵰略强一点。邸鵰在副局长中位列第二。邸鵰也是大学毕业,不过是普通大学。邸鵰年龄比季痕大一两岁。邸鵰话语不多,人称“闷葫芦”。

 

  谁高谁低明眼人一看便知。

 

  事情往往出人意料。

 

  邸鵰当了局长,季痕仍担任第一副局长。

 

  宣布任命的那一刻,季痕如五雷轰顶,眼冒金花,顿时懵了,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醒悟过来。看着邸鵰春风得意地在台上发表施政演说,季痕的心里掀起了惊涛巨浪。但他知道,此时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等着看他的笑话。他努力保持镇静,带头鼓掌祝贺。


副局长的抑郁症
 

  晚上,季痕破天荒没在外边吃饭,不是没人请他,而是他完全没有了往日喝酒的那份心情。他踉踉跄跄回到家,妻子芹菜见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赶忙泡了一杯龙井茶,端到季痕面前。

 

  “怎么啦?让人煮了?垂头丧气的?”芹菜打趣说。

 

  季痕紧绷着脸,一言不发,呆呆地坐在沙发上,两手插在乌黑油亮的头发里,用力抓着,好像要一根不剩都拔下来不可。

 

  芹菜从没见丈夫这样落魄过,又不敢多言。屋子里静极了,仿佛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气氛沉闷得要把人窒息。

 

  一连几天,丈夫天天如此。芹菜忍不住悄悄一打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丈夫是为竞争局长失败生闷气。

 

  一个月过去,丈夫还是天天这样,回家一言不发,有时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拽着头发,自言自语。甚至连夫妻之间夜间雷打不动的“每周一歌”也早已停止了“举办”。更可怕的是丈夫在单位也是这样,经常一个人发呆,脸色阴沉得要下雨。芹菜悄悄去医院侧面咨询了一下心理医生,确定丈夫得了抑郁症。

 

  这可把芹菜吓坏了:这要是传扬出去,丈夫不仅提升无望,就连这第一副局长的位子也将不保。真要到了那么一天,那可什么都没有了。

 

  心病心医。老季不是心里不平衡吗?你邸鵰官升一级,我家老季不会财高八斗?

 

  晚上,丈夫又无精打采地回来了。芹菜早早炒好了菜,温了一瓶茅台酒,招呼老季坐下喝酒,老季爱理不理的。芹菜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千态百媚,附在季痕的耳边如此这般,直说得丈夫脸上阴转晴。晚上在妻子的导引下,夫妻那点事办得如鱼得水、酣畅淋漓。

 

  季痕的抑郁症也似乎一夜之间轻了许多。

 

  第二天上班,季痕头发梳得油亮整齐,容光焕发。刚在椅子上坐定,嘭嘭嘭,有人敲门。季痕挺了挺身子,底气十足地喊了一声:“进来!”包工头老王应声推门进来。老王临走放下一个鼓鼓囊囊的大红包。季痕没有像以前那样追出去还给人家,或者交到局纪检办。

 

  有一次就有第二次。什么清正廉洁,什么党风民心,季痕如今却全都抛到脑后。每当收到大捆的现金、高档奢侈品的时候,季痕想到你邸鵰虽然官比自己大,但钱没我多的时候,总算赢了你一回!季痕想到这些,心情便格外愉快,有几次居然情不自禁地哼起了小曲。

 

  渐渐地,季痕的抑郁症不治自愈。

 

  一年后,东窗事发,季痕被人举报。经查,短短一年时间,疯狂收受他人贿赂价值人民币达百万元之巨,被判有期徒刑15年。

 

  入狱不久,季痕的抑郁症又犯了:自己收受他人贿赂不假,可有不少人比他贪的更多却没进来。还有,自己锒铛入狱,邸鵰还在位子稳稳地坐着……想到这些,季痕心里的天平再次严重失衡:我又输了!

 

  监狱只好把他保外就医。医院把所有看家本领都拿出来,却丝毫不见效果。季痕一个人呆在角落里,一整天一言不发。医生们一个个手足无措,羞愧得脸红脖子粗,差点集体辞职。

 

  这天,妻子再次来医院看他,告诉他,邸鵰也被抓了,和他犯的是一样的罪,不过邸鵰被判刑10年。并且被关押在同一所监狱。听到这个消息,季痕先是愣愣地盯着妻子看了半天,盯得妻子浑身发毛,后脑勺直冒冷汗。突然,季痕两眼放光,仰天大笑,边狂笑边喊:“哈哈,他才判了10年,远在我之后,我赢了我赢了!哈哈哈……”

 

  几个月后,季痕的抑郁症再次奇迹般好了。弄得医生们一个个莫名惊诧,不知病人妻子给他吃了什么灵丹妙药,纷纷聘请她任医学顾问,月薪10万元。

 

  季痕被送回监狱继续服刑。

 

  可是好景不长,季痕的病再次复发。放风的时候,他无意中听人说,邸鵰的牢房号是八号,而自己的是十八号,远在邸鵰之后。季痕这下心里又不平衡了:我又输了!一气之下,抑郁症又犯了。

 

  季痕再次被送进医院。

 

  真不知道,这次进去他还能不能再出来。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