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幽默故事 >

贼裤的故事

时间:2017-05-06 20:26:26 | 作者:佚名 | 阅读:

  从前,有个方裁缝,手艺很好。一天晚上,方裁缝完了活儿,走在林间小路上,正哼着壮胆的小曲儿,忽见正前方站立一人,拦住他问:“是方裁缝吗?我们大当家的有请。”

 

  方裁缝脑子嗡了一声,顿时清醒过来,自己上遇土匪了。


贼裤的故事
 

  七斗冲往西三十里,有个大尖寨,近年来又盘踞了一伙土匪,四五百人之众,大当家的叫一只眼。

 

  方裁缝被土匪带进匪寨时,看清一只眼正坐在太师椅上似笑非笑,道:“方裁缝,有劳了。最近,兄弟们做了一单大买卖,得到了不少洋布。眼下天凉了,我请方裁缝来给每一个弟兄做一套衣裳,工钱照付。你可不要不给面子哟。‘

 

  “既然这样,那就动手做吧。”方裁缝知道不做也得做了。

 

  大当家的立即吩咐弟兄们排好队,让方裁缝一一给他们量三围、比身高,记在纸上。这期间,一名土匪喽啰说开了:“方裁缝,你能不能设计一个尿尿不脱裤子的裤子?”众喽口罗一听,轰然大笑,但方裁缝却心头一亮。

 

  原来,当时人们不穿内裤,裤子也是直筒裤,没有开口。方裁缝曾设计过一种开口裤,前开口,小便时不用解带子。可裤子前面开条口子,容易让人想入非非,根本推行不开。

 

  听喽口罗这么一说,方裁缝就把自己的设计方案说了,并做了一条样裤,让一喽啰试穿了,果然方便小解,获得了土匪们的热烈欢迎。

 

  方裁缝住在大尖寨里日做夜赶,忙了无数日,总算完了活儿。然而,方裁缝回家不久,新集县的胡知县就派差丁捉拿他,说他通匪。

 

  方裁缝矢口否认,但胡知县把他上大尖寨如何给土匪量体裁衣、耽搁多少时日、收了多少酬银等等细节说得毫厘不差。方裁缝傻眼了,百口莫辩。

 

  胡知县乘机威胁说:“通匪,自古都是死罪,你是手艺人,我也不忍心把你打入死牢。如今你只有一条生路,就是上大尖寨入伙。”

 

  听了这话,方裁缝吃了一惊:难道胡知县也通匪?但方裁缝怕落入圈套,拒绝上山为匪。

 

  当天晚上,胡知县化妆一番,悄悄去城南头一寡妇家里打探消息。那是土匪大当家一只眼的相好,也是他们的联络点。

 

  胡知县把方裁缝不愿入伙的事说了,一只眼道:“强扭的瓜不甜,放了他吧。”然后掏出几锭沉甸甸的金条,说:“胡知县,这是上次你我合伙抢劫军用洋布的报酬,你收好了。”胡知县收下金条,塞进长袖内,给大当家的作作揖,悄悄走了。

 

  朝廷发给将士做制服的洋布被土匪抢了,信阳州的刘守备亲自赶到新集,要罢胡知县的职。胡知县为了保住乌纱帽,便编起了瞎话:“大人,胡某这些年明察暗访,已查明土匪头子一只眼的行踪,正准备近日收网。”刘守备道:“好,要是能抓住匪首,也算你立功赎罪。”

 

  这天,一只眼又来到相好家,刚拨开侧门,隐藏四周的清兵便一拥而上,一举活擒了他。一只眼镇静自若,瞪一只好眼朝四周扫了扫,发现刘守备身后的胡知县,低眉顺眼不敢正视他。这才知道是胡知县出卖了自己。

 

  一只眼冷笑一声,没等刘守备审问他,就主动喊道:“大人,如果我供出同伙,你能不能从轻发落我?”

 

  刘守备说:“那是自然!”

 

  一只眼说:“我要检举的同伙,就是胡知县!”

 

  胡知县大骂“胡说”,跳过来就要打一只眼的嘴巴,被刘守备喝住了。刘守备问一只眼有什么证据,一只眼说:“请大人去胡知县家里搜查一下,凡是我送的黄金,包装纸内都暗写着‘大尖寨记’的字样。”

 

  胡守备立即令人去抄胡知县的家,果然找到了写有“大尖寨记”的包金纸。

 

  面对证据,胡知县四肢发抖,没有词儿了。为了活命,他对刘守备说:“刘大人,我也检举土匪头子一只眼的同伙,请大人从轻发落我。”

 

  “他的同伙是谁?”刘守备问。

 

  “就是本地知名的方裁缝。”

 

  然而,当方裁缝被带到刘守备面前时,却拒不承认自己是通匪,而是把自己如何被绑进大尖寨的经过,和胡知县如何逼他为匪的事,如实说了。

 

  刘守备心中有数,对方裁缝说:“你既然到土匪窝里做过事,一定对土匪有所了解。你有什么办法能消灭大尖寨的土匪吗?你要是立了功,我举荐你做新知县。”

 

  方裁缝想了想,道:“大人,眼下正是青黄不接的日子,多数人家正为吃粮发愁。大人不妨拨下赈灾粮,贴出布告,限一日内发售完毕。想那大尖寨的土匪也正缺粮,必倾其人手前来抢购。届时,截下可疑者,一查便知。”

 

  刘守备问:“如何才能知道土匪是真是假呢?”

 

  方裁缝笑了:“大人定当知道我做贼裤的事吧?如今这贼裤只有大尖寨的土匪才穿……”

 

  “嗯!”刘守备一听笑了,点头道,“好,就这么办!”

 

  果然,售粮那一天,四百多个土匪陆续进城抢购粮食。关上城门后,通过检查,开口裤被全部排查了出来,一个也没有跑掉。

 

  刘守备兑现承诺,让方裁缝代理新集知县,并打算上报信阳州下达正式文书。方裁缝却说:“这事不急,大尖寨还有几个当家的土匪和少量喽啰漏网,大人应该趁机发兵,一举拿下大尖寨才对。”

 

  刘守备摇摇头,说:“如今土匪头子一只眼、勾结土匪的胡知县和大多数土匪已捉拿归案,也算是剿匪成功了。土匪这个东西,要剿,又不能剿光了。没有土匪了,我们如何申报剿银?从今之后,你听我的,剿银由我申请,但如何花,得由我说了算,咱俩有钱同赚如何?”

 

  没想在官场还有这么深的水,方裁缝是一个胆小的人,担心自己一不小心呛水淹死。思前想后,连夜逃出新集,不知去向。

 

  不过,他设计的开口裤,又名贼裤,后来还是流传开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