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幽默故事 >

一礼盆铜钱买个拉尿货

时间:2018-06-27 19:16:13 | 作者:杨大力 | 阅读:

  跟我同住一座大屋的堂头阿婆给我讲了这个故事。她说:从前有个财主,富有家财。有一年春暖花开之际,他出去察看自家青苗的长势,走了整整一天,两头见日,还没走出自家的地界。他感慨万千,在心里对自己说:“我有这么多家财,多得就像个聚宝盆,到我孙子辈也是吃不完用不完了。”

 

  中国有句古话,叫作“富不过三代。”这位财主妄想富及孙辈,只能是妄想。中国还有句古话,叫作“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过了几十年,这位财主的家财,在他自己手里就败得差不多了。财主自己省吃俭用,不嫖不赌,败落的原因在哪里?因为他太出名了,他的巨万家财,就像一只烂白鲞香飘十里,引得苍蝇、蜜蜂、蚂蚁、蟑螂,纷纷前来求吃。官贪,匪劫,贼偷,兵勒,亲赖,朋欺。任你是面铁板镑,迟早也要把你打作“丁丁糖”分了。


一礼盆铜钱买个拉尿货-幽默故事
 

  财主的大儿子成亲时,家道隆盛,单是定亲,就用了一礼盆的黄金做彩礼迎娶了一位大家闺秀。二儿子定亲时,家里情况还好,定亲时用了一礼盆的白银作彩礼迎娶了一位小家碧玉。到了小儿子定亲时,家道已经败落,只拿得出一礼盆的铜钱作彩礼迎娶了一位粗朴的农家女。好在一家人父慈子孝、兄友弟爱,过得十分和睦。

 

  财主两夫妻深情意重、老而弥笃。每当春朝秋夕,老两口喜欢在瓜棚豆架之下,讲讲聊笑。年龄大了,灯油干了,心燥,睡不踏实,这是所有人的通病,我们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有那么一天晚上,两老靠在堂床上讲闲谈,讲得兴奋起来,半夜睡不着。财主突发奇想,对老太婆说:“我们这三个儿媳妇,你看得出个子午卯酉、此长彼短吗?”老太婆是个宽容的人,说:“我觉得三个儿媳妇都是良善之辈,祖宗积德啊。”财主嘿嘿一笑,说:“那我去看看她们此刻在做什么,便见分晓。”

 

  财主到了大儿媳门外,发现窗纱上透出灯光,儿媳妇还没睡下。他故意推了推门,大儿媳从门内问道:“谁呀?”财主说:“阿媛,是我吶。”大儿媳听到公公的声音,赶紧说:“公公安好,您肚子饿了吗?”财主说:“没有啊。我只是还没睡着,想来问问你,现在是什么时辰啦?”大儿媳说:“噢。往日我绣花到五更,能绣一只凤凰。今夜里这只凤凰还缺只翅膀,应该是三更了。公公早点安歇吧,身体要紧。”财主听了,满意地点点头,说声“好的。”走开了。

 

  财主来到二儿媳的门外,发现窗内也点着灯。他推了一下门,二儿媳问道:“谁呀?”财主回答到:“是我吶,阿媛。”二儿媳听到公公的声音,赶紧问道:“公公还醒着啊?你身体没有不舒服吧?”财主说:“没有吶。我只是还没睡着,想来问问你,现在是什么时辰啦?”二儿媳说:“噢。往日我绣花到五更,能绣一株荷花。今夜这株荷花还差了一个藕,应该是三更啦。公公快快安歇吧。”财主听了,点了点头,走开了。

 

  财主来到小儿媳的门外,发现窗纱内一片漆黑,小儿媳在房内大声打着呼噜。财主皱了一下眉头,推了推门。大概是动作大了点,小儿媳的鼾声一停,随即大声喊叫起来:“吃死打舕的瘟猪,你再拱我的门?再拱把你推了!”财主无奈,只好大声叫起来:“阿媛,是我啊!”小儿媳听到公公的叫声,赶紧说:“原来是公公啊,我还以为是家里的猪来寻食呢!公公有什么事啊?”财主说:“阿媛,我睡不着,想来问问你,现在是什么时辰啦?”小儿媳呆了一会,说:“往日我睡到五更,要拉三泡尿,今夜才撒了两泡半,应该到三更了吧?”财主听了,觉得晦气,摇了摇头,回到自己房间里。

 

  老太婆笑咪咪地问财主:“怎么样啊?”财主说:“诶,一分钱,一分货,一礼盆铜钱买个拉尿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