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幽默故事 >

中医伪专家

时间:2018-06-20 19:49:44 | 作者:夏元寿 | 阅读:

  沙默东是一家企业的销售员,他身高马大,皮肤黝黑,特别是胸口的汗毛,又粗又密,难怪他的女朋友阿萍戏称他像个江洋大盗。

 

  那天,老娘给他添了条鸭绒被,睡到半夜,沙默东觉得胸口处阵阵发痒,就起床拿过一盒万金油擦抹,擦了一会,痒感缓解,又倒头睡了过去。

 

  谁知第二个晚上,痒感又起,这回万金油不起作用了,把个沙默东痒得翻来覆去怎么也无法入睡。打开灯仔细观察,发现胸口处出了一大片针尖大小的红点。


中医伪专家-幽默故事
 

  第二天,沙默东来到对面的天宁堂中药店,想让坐堂的专家开些药。

 

  那位穿白衬衫的专家,据介绍是位退休的主任医师。沙默东刚想开口诉说病情,就被专家止住,他一边搭脉,一边喋喋不休地向沙默东通报脉理中显示的玄机:胃中积水太多,不利消化;肺中能听到空气回声,说明有痰阻塞;肝火太旺,内热太重,急需清热解毒……沙默东越听越糊涂,打断了专家的话,说:“对不起,医生,我只是胸前皮肤有点痒,麻烦您给诊断一下。”白衬衫专家见这位后生破坏了自己的诊断程序,没好气地说:“把上衣脱掉,让我检查!”沙默东遵命脱去上衣,白衬衫专家看了一眼,自信地说:“刚才我不是说过了吗,你肝火太旺,内热太重,这个热,在中医上讲就是毒,这些毒积聚到一定时候,它就要往外冲,冲到脚上就叫脚癣,冲到大腿就叫股癣,现在冲到了你的胸前,就叫体癣。我给你开两支软膏,保你三天止痒。”说到这里,白衬衫专家突然话锋一转,脸色沉重起来,“不过,这是治标,没有达到治本的目的,要根本好转,只有吃几帖中药!”

 

  专家的话有权威性,沙默东很信任他,于是就很爽快地答应吃中药。

 

  白衬衫专家开的中药,相当厉害,沙默东服后,只觉得两耳冒烟,浑身冒热气,面孔涨得通红通红。可是三天过去后,胸前皮肤的痒感非但没有止住,反而越来越严重,特别是晚上,人被折腾得根本无法入睡。没有办法,沙默东就跑进卫生间,用热水冲,用肥皂擦。这一招还有点效果,暂时缓和了一下,但是半小时后,痒感又来了,而且小红点变成了小疙瘩,一片猩红。沙默东心里有点发慌,又慌慌张张跑到天宁堂,准备再寻白衬衫专家看看。

 

  白衬衫今天不坐堂,换了另一位穿黑衬衫的专家。他听了沙默东的叙说,脸一沉,批评道:“你真糊涂,患了皮肤病,不宜用热水烫,肥皂擦,这是因为人的皮肤呈酸性,有保护皮肤不受细菌侵犯之功能,而肥皂呈碱性,会把皮肤的酸性中和了。”

 

  沙默东也没弄清这里的关系,只想赶快止痒,于是带着歉意说:“我不懂医学常识,把事情弄糟了,我不怪别人,只望医生救我一救,我已整整三夜没有合过眼,三天吃饭不香,三天大便不畅,再发展下去,恐怕性命难保。”

 

  黑衬衫专家听后笑着说:“你也太没用了,生这点小毛病就吓坏了,放心吧,有我在就有你的命。行了,废话少说,请你把上衣解开,让我看看。”

 

  经过观察,黑衬衫专家否定了白衬衫专家的诊断,说沙默东患的不是癣,而是湿疹。他给沙默东开了外用涂剂和14帖中药。沙默东喝煎药的胃口已经大倒,他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黑衬衫专家见状,有点生气,说:“你要保命,就得听医生的,刚才你不是说失眠吗,我给你开安神药;你不是说吃不下饭吗,我给你开胃药,你不是说排便不畅吗,我给你开泻药。总之,中药是没有副作用的,多吃比少吃好,少吃比不吃好,你怕啥?”沙默东有生以来,还是头一回听到这种“吃药论”,但为了毛病好,只得硬着头皮把这么多药背回家去。

 

  沙默东又吃了整整七天中药,真是越吃情况越糟,实在熬不过了,就用手去抓,抓到后来皮破了,鲜血直流。

 

  沙默东急得魂都出窍了,急忙又上天宁堂就诊。今天来就医的病人特别多,沙默东只得耐心地排队,在等候就诊的时间里,他从别的病人口中得知,今天换了位穿红衬衫的专家,是位菩萨心肠的大好人,此人不但医术好,而且对病人的服务态度也很好,所以点名要他看的病人特别多。沙默东庆幸碰到了一位神医,看来自己有救了!

 

  沙默东盼星星盼月亮,终于轮到了自己。那个红衬衫专家果然热情负责,他看得相当仔细,用手指叩,用手掌压,足足观察了二十分钟才下定论,说:“你患的不是癣,更不是湿疹,而是接触性皮炎!”

 

  沙默东觉得有些疑惑,说:“医生,我除了晚上睡觉是赤膊以外,平时都是穿着衣服的,还有啥东西能直接接触到我的患处呢?”红衬衫专家闻言,赶紧问:“你晚上盖的是什么?”“过去是棉花被,最近老娘给我调换了一条新的鸭绒被。”“哦,市场上出售的鸭绒被有的消毒不严,最容易引起皮肤过敏。”红衬衫专家找到了论据,脸上就有了更多的笑容:“患了接触性皮炎,只要病人脱离接触源,皮炎就会不治自愈。问题是你患病十多天,精神崩溃,元气大伤,急需用中药调理,未知你的意下如何?”

 

  沙默东见这位专家不但医术高,而且用药也相当民主,合情合理,所以立即表示:“一切都听医生的安排!”

 

  红衬衫专家点点头,拉开抽屉,拿出好多本医院空白方笺,问:“你在哪工作,用啥医院的处方笺才能报销?”沙默东一听更感动了,这位专家的服务真是没说的,忙感激地说:“我在中外合资单位工作,医药费全能报销,哪家的处方笺都可以。”红衬衫专家听后,放下了心,当场开出中药30帖,让他在天宁堂配了,背回家去。

 

  沙默东回家把药拆开一看,傻眼了,这哪里是药,分明是五种混合补品嘛,如果分类理出来,大概是西洋参一斤,珍珠粉二盒,山东阿胶三斤,桂圆四斤,核桃仁五斤。老实人沙默东以为是药店把药配错了,马上打电话去问,对方说:“这是祖传秘方,号称‘全家福’,绝对没错!”沙默东为难地说:“我吃不完这么多呀!”对方笑了,说:“吃不完?那就给你老爸老妈吃;再吃不完,还有你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呢!”

 

  沙默东一听,差点厥倒。

 

  红衬衫专家的药并不见效,沙默东的怪病依然不见好转,最后,他已病得不能去上班了。

 

  那天,沙默东躺在床上正独自焦虑烦闷时,他的女朋友阿萍来了。前段日子,阿萍上武夷山疗养,一对恋人一别十多天,如今一照面,把个阿萍吓了一大跳,一个活蹦乱跳的小伙子,怎么变成一个“鬼”了。阿萍忙问缘由,沙默东一一说了。阿萍听着听着,就有点埋怨地说:“你真傻呀,怎么不到医院检查一下,先进的仪器,总比人的肉眼强吧。”沙默东心灰意冷地叹了口气:“唉……我看了一本权威性的医书,其中有一章是专门讲皮肤病的,可我看来看去,就是没有像我这种病的,我想这一定是怪病,恐怕是绝症了,只有等死了……”说到这里,两人抱头痛哭,久久没有分开。

 

  晚上回家,阿萍辗转难眠,渐渐地觉得自己的头皮有点发痒。她用手去搔,可越搔越痒。阿萍想起了男朋友的怪病,想起白天的接触,就多了一个心眼,一大早就去了医院。为了让医生引起重视,阿萍把男朋友的事说了一遍。门诊医生从阿萍最痒的头皮处用镊子拔下一根头发,放到显微镜下观察,大约几分钟后,医生让阿萍也看一下。阿萍一看,吓了一大跳,原来显微镜底下出现了一只不知名的小虫,模样好像蟑螂,正用两只利爪紧卡住发根不放呢。

 

  医生向阿萍解释道:“这种小虫叫阴虱,体积小,繁殖快,人的肉眼是见不到它的。我估计,你男朋友的那条鸭绒被是伪劣产品,上面附有这种虱子,又因没有对症下药,所以一直未能痊愈,昨天你们一亲热,他又把虱子传染给了你。”阿萍一听有些紧张:“医生,用什么药对付这些虱子?”医生笑了,说:“现在生活质量提高了,很少听到生虱子的。要是放在旧社会,穷人生虱是普遍现象,而灭虱又是穷人的拿手好戏,上中药店去买二两草药‘百部’,用半斤白酒浸泡一天,涂在患处,三天就解决问题。”

 

  事后,沙默东按老方子一试,果然生效,想起前面的“专家门诊”,不由得大叫冤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领导的一片心意
下一篇:互不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