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幽默故事 >

马大哈

时间:2018-05-07 20:46:23 | 作者:韦如辉 | 阅读:

  马黎明上班七年了。七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婚姻上有七年之痒的说法,工作上有没有?没人说得清楚。

 

  反正,马黎明觉得日子浑浑噩噩,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差。机关工作本来就是这样,总是重复着昨天的故事。


马大哈-幽默故事
 

  开始,大伙儿都叫马黎明小马。因为他年龄小,资历浅,大伙儿叫他小马也理所当然,没有什么可以分辩的。只有退下来的老局长,有一次在卫生间碰到,叫他一句黎明。小马高兴得不行,温暖得不行,连连冲老局长的背影深鞠了三个标标准准的躬。

 

  七年后的一天,单位又新进一个姓马的职工。在两个姓马的叫法上,大伙儿私下进行过认真热烈的讨论。怎么叫?有人说,叫老马小马。众人觉得不妥,毕竟马黎明没熬到老马的份儿上。还有人说,叫大马二马。似乎也不合适,听不清楚会误以为大妈二妈呢。最后,经过酝酿,大伙儿形成共识,叫马大小马。一来二往,就这样叫开了。

 

  这事传到马大妻子的耳朵里,她表示严重抗议。什么什么,凭什么叫俺马大?你们看我们家那口子像马大吗?这不是寒碜我们个子矮吗?细瞅瞅,也就是。马黎明不到一米七的个头,十足的一个“三等残废”。

 

  反对无效。他妻子的意见虽然十分重要,但是他们不在一个单位,她管得着吗?哼!

 

  大伙儿该怎么叫还怎么叫,没有因为个人意见,颠覆集体意见。

 

  直到那一次,大伙儿才有新的发现。

 

  马大跟妻子结婚不到七年,过日子比树叶子还稠,小吵小闹的事神仙也无法避免。不过,那一阵子,马大跟妻子闹得有点儿大,已经到了你摔一个茶杯,我摔一个水壶的地步。

 

  可想而知,马大那一段时间心情不好,甚至很糟。

 

  单位承担着繁重的招商任务,上边考核动了真格,责成马大的领导写出认真的招商计划。任务落在马大的头上,马大文笔尚可,曾经在晚报上发表过豆腐块。可是,马大却搞砸了。妻子一天到晚地闹腾,弄得他一脑子糊涂糨,他把材料弄得一纸糊涂糨。领导平时较为信任他,材料没经过认真审核就报了上去。

 

  可想而知,领导挨了领导的领导的批评。

 

  领导十分恼火,在全体职工大会上,十分严厉地把领导的批评批给了马大。领导最后不解气,又借题发挥了一通。我看你不该叫马大,叫你马大哈更合适。

 

  大伙儿觉得领导就是领导,有水平有眼光,干脆就叫马大马大哈吧。

 

  领导批评得有理有据,大伙儿附和得得时得体得法,自己能有啥话说呢?马大想,马大哈就马大哈,反正不就是一个符号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太阳依然从东边出来,从西边落下。

 

  这事儿又传到马大哈妻子的耳朵里。妻子一口气没忍住,扑哧一声,将嘴里的香茶笑喷了。还别说,这个名字还真适合他,他不是马大哈是什么?连我的生日都能忘记,他不是马大哈是什么?哼!该死的马大哈!

 

  自此,马大哈与妻子的关系一天天变暖。这时正赶上国家放开二胎,他们计划着封山育林哩。

 

  单位推选一名科长,上层内定的是小马。据说小马的后台硬,天线伸得又高又长。

 

  可是群众测评的结果,马大哈的票数最高,远远高于内定的小马。

 

  这个事就撂下来了。组织的意图跟群众的意见较劲,不撂下来能咋办?

 

  日子照旧,没有因为谁而改变。马大哈依然跟大伙儿保持着良好的工作关系,与妻子保持着旺盛的婚姻关系。

 

  有一天,组织部跟纪委的人一道来到单位,调查马大哈。

 

  大伙儿大眼瞪小眼,心里替马大哈鸣不平。

 

  调查组找大伙儿谈话。你们叫马黎明同志马大哈,是他工作上马大哈?还是他学习上马大哈?或者作风上马大哈?

 

  大伙儿众口一词,哪跟哪啊?他没有一条马大哈,我们叫着玩的。

 

  马大哈的任命文件很快批下来了。

 

  大伙儿纷纷道贺,马科长好!

 

  马大哈面露愠色,什么马科长?

 

  大伙儿纷纷改口,马大哈科长好!

 

  马黎明同志哈哈大笑。大伙儿哈哈大笑。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