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神话故事 >

人狐情未了

时间:2017-11-14 17:55:50 | 作者:厉剑童 | 阅读:

  鲁东有座山唤作凤凰山。早年,山脚下一个草房子里住着一个年轻后生名杜宇。杜宇自幼父母双亡,孤苦伶仃,靠给人看山护林、耕种半亩薄田为生。闲暇时候,杜宇经常在山中捉兔、捉狐,捕获的猎物除了果腹之外,还经常拿到集市上变卖,换些食盐、衣物之类的生活用品。日子虽说清苦了些,但也说得过去。

 

  杜宇虽然人长得高大魁梧,一表人才,但因长年独居山中,与外界接触甚少,所以虽已20出头年纪,却迟迟未能娶妻生子。为了减轻心中寂寞和凄苦,杜宇在家中饲养了一群鸡雏。杜宇非常喜爱那些鸡雏,视同伙伴和儿女一般,经常到山中捉些小虫来喂养。待小鸡能自行觅食时候,杜宇便清晨将鸡雏赶进树林,让他们自由觅食。傍晚时分,杜宇一声口哨,那些鸡雏便自动跑回家中。往日寂静的小院子顿时有了生气。杜宇和那些小鸡结下了深厚的感情。一个月过去,那些鸡雏一天天长大。杜宇看在眼里,心里十分欢喜,每天对着那些鸡拉呱说话,日子过得倒也快乐。


人狐情未了
 

  一天早晨,杜宇将鸡舍打开,一清点发现少了一只;第二天,又少了一只;第三天,又少了一只。接连丢鸡,杜宇心里很生气也很着急,围着鸡舍转了一遍又一遍,发现鸡舍没有半点损坏,断定不是坏人所为。想到山上经常出没的狐狸,杜宇心里有了底,暗下决心一定要活捉这偷鸡贼。于是,连夜用铁丝制作了几十只扣子,布设在鸡舍周围。第一夜,平安无事;第二夜,还是平安无事;第三夜,又是平安无事。但杜宇不死心,坚信偷鸡贼一定会来,迟早会被自己捉住。

 

  第四天夜里,杜宇仍然未睡,眼睛紧紧盯着鸡舍。一连几夜未眠,杜宇又累又乏,禁不住打起瞌睡。正在昏昏欲睡之际,突然听到鸡舍旁一阵声响,杜宇心下一阵狂喜,抬头望西天一望,已经明月西斜。杜宇赶紧推门奔出,只见月光下一只白色狐狸被卡在那里,正拼命挣扎试图逃脱。一旁躺着一只被狐狸咬死的鸡。杜宇伸手将其擒住,带进屋里。

 

  杜宇点亮油灯,借着灯光,仔细打量着狐狸,不禁吃了一惊:原来这是一只百年难得一遇的银狐。那雪白的毛如白云一般,小眼睛如小灯笼一样明亮。此刻,她正惊恐万分地望着杜宇,嘴巴不停的嗑着地面,眼睛泪汪汪的,一幅可怜兮兮的样子。杜宇顿时动了恻隐之心,全然忘却了就是这只狐狸偷走了他辛辛苦苦养大的鸡。杜宇下意识的解开了扣在狐狸前爪上的铁丝,将狐狸放了,并将那只鸡丢在狐狸身边。那狐狸却没有急着逃命,将嘴巴对着地面,嗑了三嗑,这才叼起鸡,转身掉头离去。

 

  杜宇上床去睡,可怎么也不能入眠,满脑子都是银狐磕头的样子,直到鸡叫两遍,这才沉沉睡去。夜里杜宇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娘给自己娶了一个漂亮媳妇,忍不住嘿嘿笑出声来。杜宇睁眼一看,已经日上三竿。懵懂了半天,这才回过神来,原来刚才是做了个梦,不由得摇头笑了。

 

  第二天晚上,杜宇刚刚睡下,恍惚中觉得有人钻进自己的被窝。杜宇连忙睁眼一看,屋子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伸手一摸,发现身旁正躺着一个软乎乎的东西。杜宇赶紧点亮油灯一看,见一年轻女子正斜躺在一边看着自己。只见那女子容光靡丽,风韵媚秀,年龄十七八岁,自己从没见过。杜宇心下大惊,连忙起身点亮油灯,呵问:你是何人?为何躺在这里?那女子满脸通红,突然珠泪连连,哽咽着说道:不要问我是谁,我只知道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时候不早了,快睡吧。说着,那女子伸手招呼杜宇。杜宇虽然心存疑惑,不明白何时自己成了她的恩人,可一来年轻气旺,正是身体饥渴的季节,二来见那女子并无恶意,杜宇抓住女子手指,觉得她十指柔腻,只是手腕处有一道深深血痕,似被捆绑所致,心中不免疑惑。杜宇早已按捺不住,未及多想,顺势将其拉进被窝,吹灯睡下。自是一夜风流快活。天亮时分,女子起身要走,杜宇挽留,女子坚决辞谢,并相约明晚再来。

 

  第二夜,那女子果然又至。女子也不多话,两人很快进入正题。自此,那女子夜晚即至,天明即走,从未间断。其间杜宇曾多次问其来历,女子总是笑而不答。如此,过了月余。

 

  这晚,月朗星稀,山风轻拂。女子又如期而至。只见女子身着一身雪白衣衫,两颊泛朝霞,双眸凝如水,光彩照人。杜宇早已看的眼睛都直了,连忙拉着女子的手,意欲及早赶赴温柔之乡。女子含笑拒绝,将杜宇的手拉至自己小腹部位,羞涩一笑。杜宇不知何意,女子轻轻拍了一下杜宇,娇嗔道:傻瓜,小女子有了。半天,杜宇这才回过神来,想到自己就要做父亲了自然欢喜得不得了。晚上,两人更是恩爱有加。

 

  又一晚,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杜宇在茅屋中徘徊,急切等待着女子的到来。女子迟迟未至,杜宇十分担心女子的安全,越发没了睡意。直到鸡鸣时分,杜宇这才沉沉睡去。杜宇看见那女子翩然而至,满心欢喜,不料女子眼泪汪汪地说:我本是凤凰山中修炼百年的银狐,因家中老母病重,我只得下山偷鸡给母亲补身子,不料被你所擒,万幸又被你放生。为了答谢你的不杀之恩,我和你做成夫妻,现在我母亲病已痊愈,我的修行期限已满,即将搬家到别处。只是尚有一事相托,明晚你到山中那棵歪脖子大松树下,到时我把孩子还给你,你要好生抚养,送他上学,教他读书识字,将来必定会成大器。如果有缘,我们以后会见面的。说完,女子洒泪而去。杜宇恋恋不舍,大叫一声:不要离开我!

 

  正喊着,杜宇猛然醒了,睁眼一看,雨水正吧滴吧滴从屋顶上漏下来,滴落在脸上。杜宇抹了一把脸,定了定神,这才知道自己刚才又做梦了。杜宇忘了望窗外,此时天已大亮。杜宇依稀记得梦中情形,默默回想着梦中女子的话,一整天都在忐忑不安中度过。

 

  傍黑时分,杜宇将信将疑地来到那棵歪脖子松树下,果然看见一个小白色的包裹,里面赫然躺着一个出生不久的小男孩。小男孩的脸圆圆的红扑扑的,裂着小嘴,乱蹬着小腿,朝着杜宇笑着。杜宇心头一热,低下头,一遍遍亲着孩子的脸,将小孩抱回了家,小心翼翼的喂养着。从此断了娶妻的念头。

 

  十八年后,小男孩果然考取了功名,官至礼部尚书,并且为官清廉,成为清官,被老百姓称赞为“杜青天”。

 

  儿子发迹后,杜宇没有跟儿子享福,照旧看山护林、养鸡养鸭,怡然自得的过日子。

 

  又过了三十年,杜宇已经七十多岁了,但身体还很硬朗,只是耳朵有些背了。一天夜里,杜宇正在睡着,忽然梦见一位身着雪白裙衫的女子,贴着耳朵说对他说:“先生还记得我吗?这些年让你一个人受苦了,我们也该团圆了。”当晚,杜宇便无疾而终。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鱼美人
下一篇:梁子湖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