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神话故事 >

战神蚩尤的神话故事

时间:2017-08-09 18:09:45 | 作者:於全军(河北) | 阅读:

【一】

 

  上古时期,长江流域主要生活着三苗族和九黎族,其间出现了一个力大无比的勇士名叫蚩尤。他用一己之力统一了两个部族,成为威望卓著的首领。


战神蚩尤的神话故事
 

  随着部族人口的增长,原先的居住点明显容纳不下了。由于族人主要靠狩猎为生,附近的野兽被越打越少,人们常常挨饿,蚩尤就起了全族迁移北上的念头。他手下有两大助手,一个是精通巫术的巫辛,一个是勇猛过人的战士烈风。他就派烈风带着几十名战士,渡河北上寻找合适族人居住的新家园。过了一个多月,烈风带着人终于回来了,但他们十有八九都受了伤。烈风对蚩尤行礼后说:“首领,炎帝那帮人欺负我们,你可不能不管!”

 

  烈风愤怒地道:“我们走了上千里,终于找到一处山清水秀,猎物又多的地方,就急忙找到最高的山峰,把咱们的图腾旗——飞鸟牛头旗插上去,表示这方圆百里归我们部族所有。可就在我们到一处山泉喝水时,就被一伙人折断我们的旗帜,插上了他们的火焰旗!我们冲上去理论,他们仗着人多势众,打伤了我们好多战士!”

 

  插旗,乃是各部族之间的一个规矩,对人迹从未到过的原始之地,谁先插上旗子,谁就占有此处土地。而旗上所画飞鸟牛头,正是三苗族的“鸟”和九黎族的“牛”合二为一的图腾,谁都不可侵犯,想不到竟被别人折断!蚩尤想到这里,心头也是暴怒,大喝一声:“召集战士,准备出征!”

 

  一旁的巫辛急忙劝道:“首领,使用火焰旗,那是炎帝的部族,据说和黄帝的人结了盟。炎黄两族合在一起不好对付啊。”蚩尤还没答话,烈风就哈哈大笑起来:“巫辛你真是胆小鬼啊,我跟随蚩尤首领打了几百仗了,还没败过!”

 

  蚩尤留下本族妇孺看守家园,自己带着所有战士出征了。半个月后,他们到了那块地方,果然看见炎帝部落的人在修建房屋,便冲了上去。这一仗打得十分轻松,炎帝族人根本想不到蚩尤会大举来攻,更想不到,蚩尤的战士们居然装备有青铜所制的兵器,他们使用的是简陋的石器,故此很快就溃不成军。炎帝亲自上场战蚩尤,只一照面,就被连人带石锤劈落在地,要不是手下战士抢救及时,就要战死当场了。炎帝带族人仓皇逃走,蚩尤并不追赶,他缓缓站上此处最高峰,眼望脚下莽莽苍苍的大片森林,暗想此处真是一片宝地,三苗和九黎两部族,终于有了新的家园。他想招呼烈风同享喜悦,却发现不在眼前,一问手下战士,才知道烈风竟然乘胜追击,一口气追往炎帝的老巢——九隅去了。

 

  蚩尤猛然想起巫辛的警告:炎黄两族合在一起可不好对付,要是把炎帝逼往黄帝那里,可就糟了!他急忙起身要追烈风回来,走到半路,却见烈风押着好多俘虏迎面走来,一见蚩尤的面就说:“首领,炎帝那帮人都是脓包,我一口气端了他们的老巢,炎帝溜到西北去了!”西北,正是黄帝部族的所在!

 

  蚩尤气急,就要出言教训烈风,可又想到此人的脾气就是头蛮牛,说什么都不管用,只得停了手。说到底,是自己管束不严啊。

 

【二】

 

  三日后,涿鹿之野。黄帝亲率熊、罴、狼、豹、虎、雕、鹖、鹰、鸢十族战士前来,在蚩尤的战士们对面列阵。后方,炎帝负责粮草军需供应。

 

  面对这来势汹汹的黄帝族战士,蚩尤吓了一跳,因为对方武器也是青铜所制,看样子也掌握了冶炼工艺,而且军容严整,战士们都有一种视死如归的勇气。这将是一场硬仗啊,可事情到了这一步,只有勇往直前一条路!

 

  涿鹿之野响起了一声呐喊,蚩尤率先带队攻向敌阵!他挥舞巨斧,直向黄帝杀去,擒贼先擒王,就能迅速取得胜利,这是他从多年血战中得到的经验。黄帝却不以战斗见长,身边早有大将风后、力牧接敌。可他俩哪是蚩尤的对手,三招五式就败了,这时应龙接上,这才和蚩尤棋逢对手。

 

  这应龙在黄帝族中的地位,类似于蚩尤族中的巫辛,善于行法和变化,更有传言,说他本身就是一条龙,只是平时变作人形。

 

  久攻应龙不下,蚩尤心头焦躁,回头偷眼一看,见己方战士大多陷于苦战,有几个还有性命危险,而烈风又自顾不暇。他急忙回身救援,应龙见状后面跟上,准备偷袭蚩尤。就在这时,起雾了,这雾来得太快,须臾间就把双方人马笼罩了进去,可谓伸手不见五指。

 

  蚩尤正在雾里没头苍蝇一样乱撞,忽然听到了熟悉的号角。这是巫辛的号角啊,他急忙循声摸去,不久就出了大雾,却见巫辛站在山包上猛吹。他的脚下,已积聚了不少部落战士。

 

  见蚩尤到来,巫辛才停止了吹角。原来巫辛眼见情势不利,就做法布满大雾,又用号角引导本族战士出了迷雾。

 

  蚩尤当即下令,本族战士都头裹黑布,嘴衔柳笛,进雾中砍杀敌人,就凭黑布柳笛互相识别。这仗开始打得很顺,不料才两个时辰,黄帝族的风后急中生智,由北斗七星悟出指南车的制法,这样他们的战士就能不迷方向地向南走,不再是团团转,很快就走出浓雾。之后又反杀过来,蚩尤这面也伤亡不少。

 

  这可如何是好?看到蚩尤愁眉不展,巫辛说:“那我就再行法一次,这一回一定让他们全军覆没!”他嘴里念念有词,空中隐隐出现两尊神祇,呼道:“召唤我等风伯雨师所为何事?”

 

  巫辛说道:“帮蚩尤军打败黄帝军——”顿时,涿鹿之野再起惊天之变,风伯雨师大显神威,狂风卷着暴雨朝黄帝军急卷而来。黄帝军被吹得东倒西歪。眼看溃不成军,应龙急忙使出变身大法,忽地化为一条肋生双翼的巨龙,大口吞起水来!只是风大雨猛,他这吞水之术怕也撑不了多久。

 

  蚩尤知道成败在此一举,大喝一声:“我三苗男儿九黎勇士,为了家园,随我冲!”身后是两大部族千万勇士,齐齐挥舞兵刃杀向敌阵。

 

【三】

 

  风声、雨声,夹杂着蚩尤军的喊杀之声,炎黄联军已陷入绝境。就在这危急时刻,天空突然出现了一道黄光。黄光中央,有着二三尺长短的一个怪物,依稀有人的眉眼,可又蜷缩佝偻,说人不像人,说鬼不像鬼。几乎在刹那间,暴雨狂风忽然都停了,风伯雨师都不见了。

 

  太阳复又射出炽烈的金箭,仿佛只是刹那,就将地面水汽蒸发一空。这是旱魃啊,黄帝眼看敌不过蚩尤军队,就做法请来旱魃下凡,破掉风伯雨师的法力。只是旱魃乃是旱神,她一出现,方圆千里就要闹旱灾了。

 

  雨散风消,蚩尤军渐渐不敌炎黄联军。蚩尤见状急忙收兵,退守在山上临时所建的寨中。黄帝见山高寨险,也命令大军在山下扎营,两军处于相持阶段。

 

  在之后的日子里,双方各有攻伐,只是小胜小败,没有大的战事发生。到了这个阶段,拼的不是谁人多谁能打,而是谁的军需食物足,能撑下去。炎黄两族本是农耕文明,靠种植粮食为主,去年存的粮食充足,还能支持一阵子。可三苗九黎两族是狩猎为主,猎物无法储存,要靠打猎及时支援。随着战事延长,打到的猎物越来越少了。

 

  蚩尤见战士挨了饿,急忙让烈风守大寨,他和巫辛带人到山后打猎。一下山,只见到处干旱,称得上赤地千里。原先山脚下有处山泉,可现在也干涸了,有好多饥渴的动物远远奔来喝水,走到近前,发现根本无水可喝,就一头栽倒在地上,渴死了。看着山泉前渴死的一圈动物,蚩尤喃喃说着:“这就是旱魃的缘故啊,更是战争带来的灾难。打来打去,结果就是两败俱伤!”转脸他问巫辛:“你能不能使巫术变出一处湖泊,让动物和人类都有水喝?”

 

  巫辛面色凝重地说:“只怕我要使出全部法力才行,可是这样的话,我以后就帮不上你的忙了。”蚩尤点点头,说:“就让我们赎一回罪吧,就是打输了,我也不后悔!”

 

  喃喃的咒语响起,巫辛的脚下开始出现道道水纹,他的身影慢慢淡出,原来,他竟是以自己的生命行法。不久,一处映着天光云影的大湖出现在山脚下。动物们欢腾着来喝水,人类也奔走相告,来接受这上天的恩赐。

 

【四】

 

  蚩尤眼见好兄弟巫辛以身化湖,心头十分悲伤,可事已至此,已经无法挽回。他只好返回大寨,继续和炎黄联军对峙。此刻战况已急转直下。原来炎黄联军同样深受旱灾所害,粮食也快接济不上了。这该死的战争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拖下去了。出于无奈,黄帝派应龙去东海流波山杀了夔龙,剥皮做鼓,又派力牧奔雷泽杀了雷兽,用骨头做鼓槌。这样的鼓能声闻百里,震撼敌胆,己方却没什么影响。

 

  震天鼓声中,炎黄联军缓缓推进。蚩尤军的人即使用草堵塞了耳朵,仍然难以抵挡。蚩尤知道,决战的时刻到了。他喊来烈风,以及众多蚩尤军战士,大吼道:“你们怕死吗?”

 

  下面是众口一词的呼喝:“不怕!我们愿意跟首领战死沙场!”面对这些弟兄,蚩尤忽然有种血肉连在一起的感觉,“谢谢大家,为了三苗九黎,是男儿,跟我冲!”涿鹿之野,再次被遮天蔽日的血肉横飞充满。蚩尤虽然也难挡夔鼓威力,但他心志坚强,手挥巨斧威力不减,很快杀到夔鼓之前,连续击破八面夔鼓,鼓声终于停歇。蚩尤长舒一口气又往回杀,却发现自己部族的战士都不见了,难道都阵亡了吗?虽然处在茫茫人海中,蚩尤却感到一阵孤独。

 

  这时,山包上一声呼喝:“你看这是谁?蚩尤还不束手就擒?”原来烈风被风后抓住了,正绑在山包的树上。蚩尤一见大惊失色,这唯一的兄弟不能再失去了,当下手舞巨斧冲上山包。负责指挥的风后把令旗一摆,放蚩尤上山坡。他已布好口袋阵,就等蚩尤上当了。山坡上,蚩尤解开了烈风的绳子,正要带他往下冲,烈风却说:“首领,我受了重伤,你带上我杀不出去的,这是风后的圈套。”

 

  蚩尤却满不在乎地笑道:“还记得咱们并肩打过的那些仗吗?咱们从未败过!”烈风疲倦地笑笑:“我记得。只是,我有件事始终瞒着你。就是,当初在山上插旗的时候,是炎帝的人先插旗,我见那块地方太好,咱们族人又挨饿,才编了那些假话——我对不住你!”

 

  蚩尤一听如遭雷击,直到这时,他才知道,这场战争根本不像自己想的那样。可是,现在还有回头路可走吗?

 

  “首领,我对不住你,下世再见!”烈风忽然纵身一跃,头碰在树上自杀了。

 

  蚩尤仰天长啸,声音中满是悲壮。忽然,一个温和但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蚩尤,就剩你一人了,可否归降?其实我倒是很敬重你。”说话的正是黄帝,隔着重重人马,传声过来。蚩尤大笑:“如果归降,蚩尤将不再是蚩尤!”说着急向黄帝杀来!

 

  众人本以为他会突围,没想到会杀向重兵簇拥的黄帝,匆忙救驾。风后手执弓箭要射,蚩尤夺来长矛猛然掷出,弦断人翻。力牧挥刀来阻,却被蚩尤一斧击出丈外,最后是应龙,大吼一声化龙来战,蚩尤左臂一伸,由龙嘴咬住,右臂却挥斧猛敲龙头,应龙口吐鲜血又化为人形,趴伏在地。黄帝忽然发觉,自己战士虽多,但对上战神般的蚩尤都像是纸糊的,就像命中注定一样,两人终于面对面了。

 

  黄帝擎起长剑,指住蚩尤。虽然明知不敌,但他不能逃,一逃,后背就交给蚩尤了。蚩尤举斧,对着黄帝脑门,忽然又放下了:“我不是来杀你的,只是想要你的一个承诺。”

 

  黄帝将剑尖下垂:“请讲!”蚩尤一字一顿地说:“蚩尤是三苗九黎两族之长,为了新家园,才走上战争之路。我,错了。可是,有些事是不做不行的。我愿,以我的一颗人头,换九黎三苗族人的安定生活,请不要为难他们。”

 

  黄帝以剑尖指天,肃容道:“我以此剑起誓,待九黎三苗族如己族!”其实他又何尝没感到,身为一族之长,有些事是身不由己的。蚩尤虽为敌人,却如知己。蚩尤大叫一声:“多谢!”合身扑向身后的刀丛枪林,就此陨落!

 

  后来,黄帝被蚩尤所感动,封他为战神,让所有战士出征前都要祭奠他。也果真没为难蚩尤的族人,三苗九黎族从此并入炎黄族,共同组成华夏族。黄帝轩辕、炎帝神农、蚩尤从此成为华夏三祖,名垂千古。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