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神话故事 >

一代帝师窦光鼐在郭家崖村的传说

时间:2017-06-26 16:52:50 | 作者:厉剑童 | 阅读:

  窦光鼐(1720至1795),山东诸城人,乾隆皇帝曾聘请他专教皇子,宰相刘罗锅刘墉和其是姑家表兄弟。窦光鼐素有“文官御史祖、一代帝王师”的美誉,可见世人对其评价之高。


一代帝师窦光鼐在郭家崖村的传说
 

  窦光鼐的姑家住在山东五莲县洪凝街道郭家崖村,其姑的老坟至今尚存。窦光鼐曾与刘墉曾一起在莫家庄子村上私塾。

 

  笔者曾于2014年冬,和几位好友一起在洪凝街道各村进行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期间郭家崖村村民、时年68岁的汤龙明给老人,向笔者一行讲述了这位一代帝王师小时候在莫家庄子和郭家崖村读书学习时留下的轶闻趣事和故事传说。

 

(一)小鬼替窦光鼐打灯笼照路

 

  相传,有一天下午放了学,窦光鼐和刘墉因路上贪玩,不知不觉到了天黑,二人没有灯笼,从莫家庄子到郭家崖要经过一段路,杂草丛生,崎岖难行,常有狐狸出没。二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家走,走到郭家崖后老坟场,跟前突然出现一群小鬼,小鬼一个个牛头马面,手里提着一盏灯笼在前面行走。窦光鼐见状呵斥道:“大胆小鬼,竟敢出来见人?”小鬼黄忙作揖,回答说:“俺胆子再大,哪有两位老爷大?俺是奉命送您去你姑家,两位老爷好好跟着俺走路便是。”窦光鼐这才明白小鬼们是打灯笼为自己和表兄引路,便借着灯光,二人一起高高兴兴回家了。

 

  回到姑姑家,窦光鼐说起路上小鬼打灯龙引路一事,姑姑大吃一惊,明白这俩孩子是天上的星宿,是神仙下凡,将来必有大处,越发心里欢喜。姑姑告诫两个孩子不要把小鬼打灯笼相送的事告诉别人,以免泄露露天机。

 

(二)蚊子不叮窦光鼐

 

  窦光鼐和刘墉住郭家崖姑姑家,读书十分用功,常常通宵达旦,刻苦攻读。郭家崖夏天蚊子肆虐,四处嗡嗡叫着叮咬,干扰这对表兄弟读书学习。窦光鼐很生气。

 

  这天晚上,表兄弟正在专心用功,忽然屋里涌进不少长腿绿腰蚊子,这种蚊子人称臭蚊子,咬人十分厉害。窦光鼐的耳朵被叮咬了一口,他非常生气,一边拍打一边大声呵斥道:“混蛋蚊子,都给我向上点飞!”说着,随手将手往半空一扬。说来也怪了,那些蚊子果然都飞到半空,没有一只发出声响,更没有一只飞下来叮咬窦光鼐和刘墉的。不但这一夜如此,此后夜夜如此。姑父目睹这事感到非常奇怪,不小心传了出去。于是远近没有不知道“蚊子不咬窦光鼐”这个典故的。

 

(三)土地爷身上题诗

 

  据说窦光鼐读私塾的时候,因为聪颖,点子也多,所以年龄虽不大,却是小伙伴中的头。有一天,窦光鼐和刘墉领着小伙伴去洪凝崖村西的土地庙玩,玩着玩着,看到土地爷的塑像,一时诗兴大发,便顺手在土地爷身上题了一首诗:

 

  土地,土地,差你去京城西,巳时去戌时还乡,若有延迟,打你两竹杠!

 

  第二天,窦光鼐、刘墉以及小伙伴们刚在私塾里坐定,私塾先生便一脸严肃地问道:“昨日谁去土地庙玩了?” 窦光鼐和小伙伴们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原来,土地爷自窦光鼐在其身上题诗后,不知所措,但又不敢多问,便在当夜托梦求助私塾先生:“老爷差我去京城西,两个时辰便返乡,时间太紧且不说,所为何事应端详。”老先生梦醒后,便觉此事蹊跷,遂查问此事。

 

  窦光鼐连忙站起来说他领着小伙伴们去玩过。老先生依旧板着脸说:“有没有谁乱写乱画?”窦光鼐连忙承认自己在土地爷身上题了一首诗。老先生急问:“是何诗?还背得出吗?”窦光鼐把诗背了一遍。老先生大惊,料定窦光鼐将来必大有作为。老先生定了定神,继续问道:“你让土地巳时去戌时返乡,这么远,他回得来吗?再说,去京城西干什么?”窦光鼐只好如实相告,只是一句玩笑而已,并不当真。“那还不快快擦去?!” 窦光鼐急忙跑到土地庙里,只见那土地爷的身上已是大汗淋漓。

 

(四) 狐仙陪酒

 

  在窦光鼐读书的附近,有一处早已荒废多年的大户人家的宅子。据说有一群狐仙在里面住着。经常有人在半夜时分听到里面传出嘈杂的声音,曾有胆子较大的人在晚上进去过,却再也不见活着出来。

 

  有一天,同学们跟窦光鼐说起此事,窦光鼐说他不怕,并且敢在里面睡一晚上,同学们自然不信,遂与他打赌。入夜,窦光鼐翻过高墙进入院中,只见院里杂草丛生,一片荒凉。窦光鼐找不到甬路,便分开杂草,到处看看,除了满院的一人多高的杂草和几处残墙断壁,并无特别之处,所有的房子全部上了锁,根本打不开,屋里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清,除了院里不时传出不知名的虫子的叫声,再也没有其他声音。窦光鼐觉着无聊,便在屋前的台阶上找了个地方躺了下来,慢慢地便睡着了。

 

  也不知到了什么时候,窦光鼐隐隐约约听着身边有说话的声音,声音很小。只听一人说道:“咦,老爷怎么睡在这里?”又听另一人道:“嘘——,别惊醒了他老人家!”窦光鼐听到这里,便起身坐了起来,只见面前站了好多人,男男女女都有,大家对他都毕恭毕敬的样子。看到窦光鼐醒来,他们便邀请他到屋里喝酒,并请他坐上首。窦光鼐也不客气,便坐了下来,桌上的菜非常丰盛,窦光鼐从未吃过。用的桌布、餐具也非常精美、豪华,最特别的是那酒杯,可能是一套,共九个,好像用玉雕刻的,杯里、杯外雕刻着很多小龙,非常别致。酒至半酣,窦光鼐心想,今晚所见,同学们必不相信,须带一物证才好。看着手里的酒杯,非民间所有,便推说酒足,顺手将酒杯藏在衣袖里,随后依旧来到窗外的台阶上打起瞌睡来。躺下不多时,便听屋里有人尖声叫道:“怎么少了一只酒杯?”只听另一位压低声音说:“别声张,是老爷拿去了,他跟别人打了赌,捎去做物证的!”

 

  第二天,同学们一见窦光鼐毫发无损,十分惊奇,窦光鼐跟他们说起喝酒一事,都不相信,窦光鼐微微一笑说:“我料定你们有此一说。”遂从怀里拿出那只酒杯,同学们一见,无不睁大了眼睛,其中一个说:“这是九龙杯呀!皇帝用的,怎么到了你这里!”于是众人这才相信窦光鼐确非常人可比,一个个对他更加佩服。

 

  窦光鼐在郭家崖陪伴姑姑生活了整整五六年,直到12岁考取秀才才回到诸城老家。乾隆七年(1742)窦光鼐考中进士离开家乡,此后一帆风顺,历任庶吉士、编修、左中允、内阁学士等要职。著有《省吾斋诗文集》。1795年,窦光鼐病死,死后魂归故里,并葬于山东安丘市临浯镇高家庄村。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