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神话故事 >

狐妖吸精气之祸

时间:2017-06-15 22:19:47 | 作者:焱公子 | 阅读:

  蒋良家住蒋家村,二十五六岁,身板魁梧,天生一把好力气。这天他刚砍完柴准备下山,忽然看见前面山道上树影摇曳,树丛间隐隐有些异动,又夹杂着嘶嘶、吱吱的叫声,不由得心生好奇,紧走几步奔了上去,想要看个究竟。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把蒋良吓一跳,只见树影之中一条黑色巨蟒若隐若现,这巨蟒眼如铜铃,身子比蒋良的大腿还要粗,吐着猩红的信子,看起来十分狰狞可怖;而与这巨蟒对峙的则是一只白毛狐狸,这狐狸长得十分乖巧,就跟一只白色小狗一样惹人怜爱,此刻它在巨蟒口下瑟瑟发抖,显然已是难逃蛇口。

 

  蒋良年轻气盛,当即放下柴火抽出砍柴刀,一声大吼便冲将上去,一刀就劈在了巨蟒的七寸上。由于用力过猛,整个刀背都深深地陷入了蛇身中,蛇血沿着刀口喷薄而出,蒋良双手握住刀柄想拔,却是纹丝不动。

 

  那巨蟒遭此致命袭击,尾巴一卷便将蒋良牢牢缠住,白毛狐狸得此良机,自然迅速就跑得没了影。

 

  蒋良被这巨蟒缠着,只觉胸闷气短,浑身动弹不得,正在暗叫不好,只见那蟒一甩头,竟将那把深嵌它体内的砍柴刀轻易甩脱,而它的伤口也居然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开始愈合。

 

  蒋良惊惧交加之际,却发生了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只见那巨蟒瞪着自己,竟然对他开口说了人话!

 

  “无知小儿,吾乃此处山神,方才正欲收服那狐妖,关键时刻却被你破坏!气煞吾也!”

 

  蒋良心下更惊,不知如何开口,只道我命休矣,却又听那自称山神的巨蟒道:“姑念你不知情,这便放你去吧,只是日后切忌:勿再以貌取人,否则后患无穷!”

 

  巨蟒说完便松开了他,瞬息便不见了踪影。

 

  蒋良回过神来,连柴也没敢要,连滚带爬的下了山,当晚就将这奇遇告知了村里人,但村人见蒋良浑身无恙,除了家中几个亲戚,大家都当这小子怕是失心疯了,根本也没人相信。


狐妖吸精气之祸
 

  人总是善忘的,这事儿没多久就过去了,时间再久些,甚至连蒋良自己也都快忘了。

 

  也就是在他快要彻底忘记的那一天,村外来了一群白衣女子。

 

  领头的女子身段婀娜颜如桃李,说话温言软语,一双美目顾盼生辉,她身后还跟着七八个年轻姑娘,虽然看着稚气未脱,但也是天生的美人胚子。这么一群妙人就跟仙女下凡似的蓦然出现在了蒋家村,登时这香艳的消息不胫而走,片刻间村里的老少爷们就都放下了手中的农活纷纷赶来,都想要一睹这越传越神的美人群像。

 

  接着他们惊奇的发现那群女子径直去往了村北口,那正是蒋良家的方向。

 

  蒋良这边本也听到了消息,刚要出门凑个热闹,却望见一群白衣美女笑盈盈的站在自己家院子前,身后不远处还围了一大群羡慕嫉妒恨的男性村民。

 

  那领头女子落落大方的上前,也不做任何避讳遮掩,直言自己是狐仙所化,姓白,单名一个墨字,是为报恩而来,又介绍随行的是她的几个妹妹,听说蒋家村民风淳朴,也特来寻个归宿。

 

  蒋良见这白墨美如天仙,言辞又十分恳切,自然心下欢喜,村民们也才相信原来数年前蒋良所说之事并非妄言。虽然一开始也有少数人嘀咕:如果按蒋良说法,那巨蟒是山神,眼前这自称狐仙的女子当然就该不是什么好人了,可是当所有人怔怔的瞧着这群楚楚动人的妙人,尤其对上她们那如水般幽深的双眸时,那点顾虑却瞬间消失到了九霄云外。

 

  开什么玩笑?这天仙一般的美人,又怎么可能会是害人的妖物呢!

 

  接下来几天,蒋家村的光棍们陷入了从未有过的狂欢中,白墨自然留在了蒋良家,她那八个妹子在三十几个光棍的一番角逐各显其能后,也被八个幸运的胜者带回了家。

 

  已成家的男人们只能捶胸顿足恨自己时运不济,同时已经有数十户家庭引发了不小的纠纷,村妇们甚至自发的组织起了“妇仇者联盟”想要将这群狐狸精赶出村外。但说来也怪,在并没有男人插手的情况下,她们几十个妇女本都已经把那九名女子堵在了村口,也不知之后发生了什么,最后竟都灰溜溜的偃旗息鼓无功而返,从此再也不管自家男人没事偷瞅狐狸精的事。

 

  自此之后,蒋家村逐渐变得和从前不大一样,不只是与九只狐狸成婚的九个男子,似乎越来越多的村民时不时也开始感觉到没来由的乏力,对所有的事情都提不起兴趣。又过了两天,有一家村民两口子半夜上厕所,回屋时竟发现自家未足月的一对双胞胎离奇失踪了。

 

  再之后几天,又陆续有些村民家中新生的婴儿丢失,但比这更奇怪的是,不止是其他村民不怎么在意这事,就连丢失孩子的亲生父母们竟似乎也表现得过于平静,就好像丢失的不是自家孩子,而只是院子里养的鸡鸭一般。

 

  不,也不是平静,更确切的说,是漠然。诡异又彻骨,丢了魂般的漠然。

 

  除了偶尔看见那九个活色生香的狐媚女子在村中招摇而过,整个蒋家村都似乎失去了曾有的生气。全村人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囫囵度日,直到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

 

  那一晚,痴傻了多年的二傻子不知为何出现在了村中央的广场,像是受了什么巨大的刺激般尖声叫道:“蛇!蛇!好大一条蛇!”

 

  在这狂风暴雨和二傻子的疾呼声中,全村人似乎受到了某种感召,也不管那瓢泼大雨,陆续走出了门,自发的向着村广场方向走去。

 

  蒋良也在这人群当中,他为之神魂颠倒的白墨此刻并不在他身边,但他好像也并不在意,只是随着众人,机械的朝前走着。

 

  众人终于都走到了广场前,看见广场上盘着一条巨大的黑蟒。这巨蟒眼如铜铃,身子比人的大腿还要粗,吐着猩红的信子,看起来十分狰狞可怖。与他对峙的正是那九名眉目如画的狐仙。

 

  巨蟒微微侧头,瞪着蒋良和众人道:“小儿,你不听我言,尔等亦沉迷皮相,方有今日精气被吸之祸,可悲可叹!”

 

  蒋良还没来得及说话,却见白墨眼中透着摄人的幽光,向众人嫣然一笑道:“各位叔伯兄弟,前些日子你们丢失了数名孩童,可知凶手是谁?没错,正是眼前这臭蛇!何不随我姐妹一起上前将之斩杀?”

 

  她的话仿佛充满某种魔力,众村民只觉头脑昏沉且亢奋,竟也不害怕那蟒蛇,纷纷撸起袖子,争先恐后就欲抢上前去,巨蟒一声冷哼道:“愚昧无知!待吾将其打出原形,尔等再观!”

 

  它说着张口喷出一道真气,那九名女子身躯一颤,尽数化为了九只白狐。却见最大的那一只冷笑道:“原形又如何?奴家从一开始便坦诚相告为狐,蒋郎,你说是也不是?你可依旧爱我怜我?”

 

  尽管此刻已变回狐形,白墨的眼眸中仍透出摄人心魄的光彩,蒋良只觉眼前这白毛狐狸说不出的娇俏可人,跟人形时的白墨毫无差别,登时又一阵热血上涌,弯腰拾起两块石头,一声猛喝就朝着巨蟒猛砸过去。

 

  这举动似乎激发了周围人的情绪,当下众人也纷纷弯腰捡石,有的捡了一些木棍,甚至有的赤手空拳就往上冲,一副势要与这巨蟒拼命的架势。

 

  “狐妖惑人固然可恨,但尔等倘若心智坚定勿生邪念,当不至为其祸害至斯!吾可救尔一时,护不了尔一世,好自为之!”

 

  巨蟒一声长叹,长尾一扫,将众人扫得七零八落,与此同时九只狐狸瞅准时机一拥而上,同时咬住了巨蟒的周身。

 

  ……

 

  在这电闪雷鸣的雨夜,广场上一蛇九狐斗得天昏地暗。但没有人知道结果如何,因为他们那时都感觉脑袋前所未有的沉重,在战斗结束前便全部昏死在地。

 

  村民中最早醒过来的是二傻子,他睁开眼睛时看到了明媚的蓝天,兴奋得又跳又叫,他的声音吵醒了横七竖八的躺着的众人,大家看着痕迹全无的广场,终于回忆起昨夜惊心动魄的场景,只觉后怕不已,同时纷纷斥责蒋良等人色迷心窍,差点害死了全村人,失去孩子的那几户人家甚至要冲上前与他们拼命,幸亏被其他人好说歹说,才最终拦了下来。

 

  但人总是善忘的,时间一久,甚至连痛失孩子的人家也都快麻木得忘了这些事。

 

  就在那一天,村外又来了一群白衣女子,个个生得明眸善睐,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整个蒋家村重新沸腾了,尤其是村里的男人们,不管已婚的还是未婚的,都如久旱逢甘霖般,再次忍不住欢欣雀跃起来。

 

  就算偶尔有个不安的声音,也被迅速淹没在了亢奋的情绪中。

 

  她们长得这么美,怎么会是害人的妖物呢,开什么玩笑?

 

顶一下
(11)
91.7%
踩一下
(1)
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