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神话故事 >

鲤鱼化龙的传说

时间:2022-04-21 19:06:21 | 作者:佚名 | 阅读:次 | 手机版

  早些年前,曾跟随父母走亲去了姑姑家,这姑姑是父亲的堂姐,不满二十便嫁到了一个非常偏僻山区,因为交通不畅,走路遥远,所以两家往来很少,而我更是第一次去。

 

  只知道那山区名叫青福山,沿路放眼望去,除了连绵无尽的大山,便是一望无际的草木,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横贯山野,显得格外醒目。

 

  因为路途遥远,天才蒙蒙亮就开始动身,一路上累的我唉声叹气,不停的给母亲抱怨吃肥都走瘦了

 

  临近中午,我们爬上了一座山顶,父亲才终于指着右边的一座小青瓦房说,姑姑家在就在那山腰上,我们的山脚下就是岷江。

 

  我无心看山,倒是那宽广的河面,滚滚河水向东流淌,着实气势磅礴。

 

  刚下山走了没多久,一个黑瘦黑瘦的女人站在远处就对着我们直招手大喊了。

 

  父亲告诉我,那就是我姑姑。

 

  原来,姑姑通过电话知道我们要来,一早就开始准备丰盛的午饭,可饭做好了左等右等也不见我们到,那时候我们家里还是座机,联系不上我们人,便出门来走走,想看我们到了哪座山头,哪想在这碰上了。

 

  姑姑好客热情,看到我们后笑逐颜开,摸了摸我头,夸奖一顿,一路上又不停的和母亲唠着话题。

 

  估摸着走了十多分钟,我们到了一座山崖下面,一座月牙形的干涸石坑出现在眼前,石坑长不过十丈左右,深不过两米,坑底凹凸不平,长着些青苔杂草,隐隐有点水渍。

 

  令人瞩目的是,靠近山体一侧,有个漆黑如墨的山洞,洞口足有脸盆大小,山崖上滴下的水,最后汇聚一堂全流进了洞里。

 

  我们绕着石坑外面走,我却忍不住的一直盯着那坑底的洞口,心里满是好奇洞里会有什么。

 

  姑姑看我模样,不由笑着说,你要早生几十年,就能感受到这月牙潭溢水的景象了,潭里的水冬暖夏凉,冬天冒着热气,雾气缭绕,夏天冰凉通透,凉意袭人,坐在旁边,潺潺流水划过,那感觉宛如仙境一般。

 

  不曾想这不起眼的水潭还有这么神奇的功能,再看现在干涸见底的模样,我不禁满脸疑惑的问起姑姑:“现在怎么看不到这景象了呢?”

 

  姑姑两手一摊,惋惜着的说,潭水都干了,还有什么可看的。

 

  我又问,莫非出了什么变故,不然潭水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干了?

 

  姑姑扭头看了看石洞,神神秘秘的说,那是因为潭里的鲤鱼化龙走了。

 

  听到这话我惊呆了,看着这平平无奇的水潭,竟然有鱼在这化成了龙?

 

  那时的我已经十多岁了,从小在老一辈的闲谈中耳濡目染,知道这化龙极为艰难,宛如天壑拦路。

 

  这鲤鱼历经千年才能化龙,中间坎坎坷坷的磨难,既有天劫,更有人祸,稍有不慎便是功亏一篑,重则更是道消身陨,命丧黄泉。

 

  在这么小的一口水潭里,这条鲤鱼是怎么生存千年?

 

  姑姑看我入了迷的样子,便徐徐讲起了关于这个化龙的故事。

 

  姑姑嫁来的时候,那时候已经包产到户了,之所以嫁那么远,看中的是姑爷的勤快老实。

 

  姑姑来的第二年就遇上了大干旱,从五月中旬开始,老天爷就只刮风,却一滴雨都没下过。

 

  本来青福山就是山高水远,再碰上这老天爷不赏饭,可苦了山里的几户人。

 

  附近几个池塘里干了个底朝天,就连村里那个蓄水的大水库也就仅剩点润土水,以示最后的倔强。

 

  姑姑开始还整日愁眉苦脸,茶饭不思,担心再这样下去庄稼没了收成得饿肚子,于是天天唠唠叨叨,盼着下场大雨。

 

  一旁的姑爷却一点都不担心,笑着让姑姑放宽心,说山腰月牙潭的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上百年来,就没谁见过月牙潭的水干涸过。

 

  姑姑看姑爷不像说假,可依然将信将疑,心想就那么巴掌大个水潭即使有地下水流出,可也经不住连续几月的灌溉使用。

 

  可随着附近几户人家天天取水灌田浇地,挺到苞谷掉须,稻谷青黄,月牙潭的水依然不减分毫,依然潺潺往外溢出的时候,姑姑这才彻底开了眼界。

 

  姑爷告诉姑姑,这工整光滑的月牙潭是天然的还是凿刻的谁也不知道,他们祖先躲避战乱往这山里搬时,月牙潭就一直存在了。

 

  潭水之所以不干,那是连绵的山势导致,山里渗下的水源源不断流下来储存在山体里,月牙潭底那石洞与山里的水源相通,所以才能取之不竭。

 

  在姑姑记忆里,月牙潭的水都是清澈见底的,姑爷却是见到了潭水的混浊。


鲤鱼化龙的传说
 

  那些年,家家户户一日三餐能吃饱饭的不多,姑爷为了补贴家用,平时除了耕耘庄稼地,闲下来就下山去河里打鱼。

 

  下山到河边往返一趟得三个多小时,即使早出晚归,空手而回的几率依然不小。

 

  那也是夏季的事,那天姑爷收获颇丰,临近傍晚才扛着渔网,提着网兜回家。

 

  一路陡坡上山,姑爷累的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当路经月牙潭时,自然要坐下乘凉歇会儿。

 

  清爽的凉意袭人,姑爷本想洗个凉水脸,却发现潭水与往日不同,竟然变得混浊不堪。

 

  即使暴雨连绵,姑爷也从没见过潭水混浊,心里猜想肯定是有人搅浑了潭水,于是只好作罢,

 

  再要起身时,心里转念一想,这水温沁人心脾,寻常清洗泥身,不可能有人跳进潭里洗澡,潭水混浊,莫非是潭底有什么东西不成?

 

  山里常年有水,说不定就有鱼群在内,乘这下雨时节,从石洞里出来也不是没这可能。

 

  想到这,姑爷走到山里那侧,捋好渔网沿着潭边就撒了下去。

 

  本来只是一时兴起,姑爷也没真打算能捞起什么鱼来,可就在收网时,忽然网内传来巨大的拉扯之力,似有什么东西拼命的往外逃窜,姑爷猝不及防,差点一个踉跄扑进谭里。

 

  赶紧松了点网稳住身形,姑爷便一脚蹬着潭边一块凸起的石头,拽着渔网使劲往外一拉,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

 

  可这一拉才发现,下面的东西在左右乱窜,那力道十足,这一个人根本拉不上来。

 

  几下姑爷就累的满头大汗,虽然不知道下面是什么东西,可从多年的捕鱼经验判断,潭里定然是条鱼类。

 

  姑爷也不急着收网了,想着让鱼先折腾会儿,时间一长没了体力自然就手到擒来。

 

  可渔网突然没了动静,姑爷怕鱼也养精蓄锐,赶紧提了提渔网,让鱼继续动起来,可这一提,渔网依旧没有丁点动静,姑爷再次使劲一提,渔网直接被拉出来一半。

 

  姑爷看着拉出来的渔网却傻眼了,一条硕大的口子出现在眼前,渔网竟然破了。

 

  姑爷不敢相信,这么一个水潭里,这鱼得有多大,又得有多大的劲,才能把渔网都撕开一个口子,要知道这渔网不是古代那种麻纤维编制,而是复合材料尼龙线,韧性极强的。

 

  姑爷气的不轻,渔网破了,他却连鱼尾巴都没看到,眼看天已经暗了下来,想着夜晚诸多不便,于是决定明天再来。

 

  回去的路上,姑爷心里猜想潭里肯定是条乌鱼,乌鱼以肉食为主,生性勇猛,体力耐久,只有这种鱼类才最有可能能撕开渔网。

 

  第二天一早,天刚亮姑爷就带着借来的渔网来到了月牙潭,可一看潭水,目瞪口呆的就离开了。

 

  潭水经过一夜的沉淀与流淌,又变得清澈见底了,整个水潭一览无遗,哪里还有鱼的影子。

 

  姑爷怀疑,那鱼顺着石洞又游回了山里,后悔昨天没能一鼓作气前来。

 

  往后的日子里,姑爷不时的都关注着月牙潭,可却再也没见潭水混浊过,更别说有鱼出现。

 

  兔走鸟飞,时光荏苒,就这样过了好几年。

 

  又是一年夏天,瓢泼大雨连绵好几天,山涧大水猛涨,几近要涨到月牙潭了附近。

 

  姑爷不放心庄稼,每天都要披着蓑衣出门转转,那天正值下午,姑爷来到月牙潭,却发现大水已经阻断了去路,山上汇聚的水流一泄而下,月牙潭的水也跟着哗哗外流。

 

  天空电闪雷鸣,洪水泛滥滔天,姑爷活了三十多年,从没见过如此吓人的场景,心里隐隐有点不安,往回走了几步,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看,忽然间,发现月牙潭里似乎有鱼在戏水,溅起了片片水花。

 

  姑爷以为自己看花了眼,赶紧走到高处,隔水相望,足足盯了好一会儿却又什么也没发现。

 

  姑爷心里犯了嘀咕,正在离开时,却见月牙潭的水忽然喷涌而出,狂泄而下,就在那喷涌的水中,隐约有条金黄的鱼影。

 

  鱼影摇头摆尾,却让姑爷看的真切了,竟然是条三尺多长的鲤鱼,不时外漏的金黄鱼鳞在阴霾的天空下格外显眼。

 

  姑爷倒吸了一口凉气,三尺长的鲤鱼罕见却并不是没有,可眼前这鲤鱼一看就和普通鲤鱼不同,鱼鳞更黄更亮,鱼须也更长更粗,身躯矫健有型,任谁都能看出不是凡物。

 

  只见那鲤鱼随着潭水混入大水中,顷刻便没了踪影,水流似乎也变得更急更大了些。

 

  姑爷想起了几年前渔网被撕开的事,当初信誓旦旦认为是乌鱼,这才明白,这分明是条要化龙的鲤鱼。

 

  姑爷活了几十年,不曾想能遇到这等祥瑞事,既震惊又庆幸。

 

  天空依旧大雨倾盆,雷声滚滚,那奔腾而下的大水直抵岷江大河,一马平川。

 

  姑爷看着依然冒水的月牙潭,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回去的路上一直猜想,那鲤鱼定然是已经化龙成功了的。

 

  可也从那以后,月牙潭不再冬暖夏凉,还不及冬天,潭水就干涸下来,即使后来出现再大的暴雨,潭水也没外溢过。

 

  【故事完】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善心结善缘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