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神话故事 >

神奇的斗笠

时间:2018-07-16 20:17:20 | 作者:滕国峰 | 阅读:

  一大早,吴家庄的吴有财就扛着锄头出了门,忙活着地里的活计去了。

 

  他刚刚下地还没锄几下,就见地北头的部顶上突兀地旋起一股旋风。

 

  呼啦啦的风声拉风箱般嘶吼着,急速地旋转着,平地卷起漫漫黄土,树叶,还有杂草,一路呼啸着就向吴有财这边就席卷了过来。

 

  吴有财心下大呼‘不好’,躲避看来是来不及了,他便毫不犹豫地扑倒在地上。

 

  就在他扑倒在地的一瞬间,忽然,旁边就有一道快如闪电的白色影子一下闪进了他的身下。用手一摸,软软的,毛茸茸的,还有一对长耳朵,原来是一只小兔子。

 

  ‘嘿,小家伙,你居然会害怕这旋风呀,拿我当避风港了?’

 

  还没待他继续说下去,那风就呼啦啦吹到了眼前,直吹的人眼睛都无法睁开。

 

  那一瞬间,他真切地感觉到了什么叫做风刀霜剑了。

 

  那风裹挟着飞沙走石吹打在身上,就如利刃划过皮肤,硬生生的疼。风的力气大的惊人,仿佛下一秒,就会把他从地上连根拔起抛向空中。

 

  他紧闭着眼睛,使出吃奶的力气让自己紧贴着地面,心里却不停的咒骂着这该死邪魅的风。

 

  也许是这风被他咒骂的羞愧了,忽的就偃旗息鼓了,世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确实感觉到四周的寂静,吴有财一下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我的亲娘唉。’ 他大声惊叫出来,此刻,他的眼睛正对上一双水汪汪红通通的大眼睛。

 

  原来,是那小兔子不知何时从他身下爬了出来,正蹲在他的眼前一瞬不瞬静静地看着他。

 

  ‘小家伙,你是无家可归了吗?要不我带你去我家。正好,我儿子前几天还说想要只小兔子做玩伴呢。’吴有财一边抚着自己的胸口,一边对着小兔子说,仿佛它能听懂他的话一般。

 

  随即,他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拍拍身上的尘土,就把手伸向小兔子。

 

  谁知那小兔子轻盈的一蹦一跳就离开了他一米多的距离。

 

  下一刻,它竟然后爪直立,前爪抱拳,向吴有财作了两个揖。旋即,就一蹦一跳地消失在庄稼地里了。


神奇的斗笠-神话故事
 

  ‘嘿,这年头兔子都成精了呀。’半天,吴有财才回过神来,自言自语道。

 

  他刚想回身,却突然发现就在自己前面的地上,静静躺着一顶崭新的斗笠。

 

  这大概是刚才那一阵旋风刮来的吧,他在心里想着,随手就捡了起来。

 

  正好,早晨出门的时候忘记戴斗笠了,这会子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一会就该热起来了。

 

  真是正想着瞌睡,就有人送个枕头过来,不错不错。

 

  到了该吃早饭的时间了,吴嫂挎着竹篮,拎着水壶向自家的地头走来。

 

  远远看看地里并没有自家男人的身影,吴嫂蹲在地头,一边从竹篮里往外拿着饭菜,一边喊:‘他爹,吃饭了,他爹,孩子他爹……’

 

  ‘哎呀,喊什么喊?大清早的,你叫魂呀?’吴有财一边向地头走,一边不耐烦地对自家婆娘说。

 

  ‘啊,他爹你在哪呢?我咋看不见你呢?’吴嫂循着声音看去,并不见吴有财的人影。

 

  “你个蠢婆娘,我不就在这嘛。”吴有财边说,边拿了水壶咕咚咕咚喝起水来。

 

  吴嫂但见那水壶停在半空不动,只听人喝水的咕咚声,却不见半个人影,已经是万分惊骇。又见那碗筷自动,饭菜不停的在减少,一时间被吓了个半死。

 

  ‘啊,啊,鬼呀,鬼呀……’说完便连滚带爬的想着逃命。

 

  ‘鬼什么鬼?我看你就是胆小鬼,这青天白日的连当家的也不认识了,真是该修理修理了。’

 

  说着,他随手摘下斗笠,一把抓住了自家的婆娘。

 

  ‘啊,他爹,真是你呀?’吴嫂看着自家男人紧抓住自己的手,还是无比惶惑的说。

 

  ‘可不是我还是谁?你今天早上中邪了呀?跑什么呀?’

 

  ‘他爹为啥刚才我一直看不到你呀?只听见你说话,就是不见你人?’

 

  ‘不会吧?明明我一直在这里干活,我也看见你了,你怎么就看不见我呢?’吴有财忍不住搔了搔头。

 

  忽然,他一眼瞅见了刚刚被自己丢在一边的斗笠,一把拿过来戴在头上。

 

  ‘媳妇,你还看得见我吗?’吴有财有些兴奋地问。

 

  ‘他爹,你在哪呢?我只听见你声音看不到你人了。’

 

  看着吴嫂匪夷所思的样子,吴有财得意地摘下了斗笠。反复摘了戴,戴了摘,如此几次后,吴有财终于确认自己这是走了狗屎运,捡了个能隐身的宝贝呀。

 

  现下地也不锄了,拉着一脸懵逼的吴嫂就往家疾走。

 

  ‘媳妇,媳妇,发财了,我们捡到宝了,回家,赶紧回家……’

 

  看着那貌似普通的斗笠,吴有财心里的兴奋劲那就甭提了,小心思一下就活泛了起来。

 

  有了这个能隐身的宝贝那还需要种什么地呀?那不就是想要什么就来什么了?一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过上比财主还富足的生活,他的脸上都笑出花来了。

 

  ‘他爹,你都瞅着这斗笠傻笑了一下午了,是不是魔怔了?’吴嫂看他一副傻笑的模样忍不住有些担心。

 

  ‘你这傻婆娘,刚刚我戴上斗笠你就看不到我了,你就没想到啥?’

 

  ‘啥?只听见你说话,看不到人就觉得瘆得慌。’

 

  ‘真是个头发长见识短的。算了,不跟你说了。等我明天去镇上一趟,回来你就知道这宝贝的神奇了。不过,咱家有这个斗笠的事不许说出去,就连你娘家人也不能说,听到没?’

 

  见自家婆娘郑重地点头,他才放下心来。

 

  一夜的辗转难眠,一场富贵荣华就摆在眼前,他是心生无数的感叹:感谢天,感谢地,感谢爹娘,感谢祖宗十八代,保佑我有财,命里有财终是有呀……

 

  刚刚好,次日就是镇子上赶集的日子。

 

  天刚蒙蒙亮,他就起了床,连饭也没吃,戴上斗笠就出了门。

 

  出村的路上遇到了几个早起的村民,但是每个人对他都视若罔闻,仿佛他就如空气一般透明,并不打招呼,便径直走过去。

 

  而他的心里却是翻涌起阵阵的狂喜,这斗笠果然是可以隐身的好宝贝。

 

  赶了几里路,等他到镇子上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此时他也已经有些饥渴疲累了。

 

  集市上早已经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人声鼎沸的热闹起来了。

 

  他走到一个包子摊前,笼屉里升腾着热气,散发着诱人香气的肉包子令他食欲大动,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噜叫起来。

 

  他摸了摸口袋,一文钱也没。刚想悻悻地走开,忽然,心下一下清明了起来。不对呀,自己戴着隐身的斗笠,摊主是看不到自己的呀,这包子只管吃,又何须买呀。

 

  想到此,他先小心翼翼地伸手从笼屉里拿了一个包子,并不见摊主有何反应,他知道这是没有看到他。

 

  于是,他干脆在包子摊前的小桌旁坐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一个,两个,三个……直到吃的有点反胃的感觉,他才拍着圆溜溜的肚皮心满意足的离开包子摊。

 

  随着人流涌动,他一路饶有兴致地逛着,从来没有如此的惬意与悠闲过。

 

  忽然,他脚下一阵钻心的疼痛。抬脚一看,原来是鞋底不知何时竟然磨穿了,光脚板踩在了石子上了,看来这鞋子要换了。

 

  刚好旁边就是一家鞋店,他溜溜达达就进了门。他有点小心翼翼地四下张望着,但见那守在店门口满面堆笑点头哈腰的伙计并不理会他,他便径直来到了摆放鞋子的货架前。

 

  他拿起一双鞋子反复的在脚上比量着,还别说还真挺合适。见半天也没人来搭理他,他便干脆把鞋子往胸前一揣,便装作若无其事地向门口走去。

 

  心下暗自思忖:若有人发现,只说自己忘记带钱,回家取来,还上便是。

 

  站在鞋店外好大一会,并不见有人追出来,他便是越发笃定这宝贝的神奇,越发有恃无恐起来。

 

  一趟赶集归来,吃的,用的,穿的,吴有财竟是带回来一大堆。那一刻,他只恨自己没有多生出几只手来。

 

  从此后,吴有财便不再下地干活,专门去镇上做些借来取往之事。

 

  村民们眼瞅着吴家的日子莫名就红火起来,下地的活计也开始雇人,吃穿用度都是越来越阔绰,只道是吴有财祖坟上冒了青烟,挖地挖出了金元宝来。

 

  吴家的小日子一天天富足起来,可是附近几个镇子上的治安却越来越不好。

 

  几乎镇上所有的店铺都被小偷光顾过。虽然,官府也下了大力度去查案,布下了天罗地网,可是那小偷却如隐了形一般,东西照样少,贼人的一丝蛛丝马迹也寻不到。

 

  一时间,镇子上的生意人都人心惶惶,有人传言是妖媚作祟,百姓们也是深信不疑。这桩案子只叫县大老爷头疼不已。

 

  吴有财最近也是听了不少风言风语,一时心里也是惶惑,想着就这么下去也是不妥,就怕查案查案哪天就查到自己头上来。

 

  他左思右想,还是决定举家搬迁,远离这是非之地。

 

  只是,搬离此地总是需要花费大量的银钱。虽然,他靠着这斗笠,一应生活用品是没少搬回家,只是他还是守住了做人的底线,偷人金钱的事倒是从来没有做过。

 

  颠来倒去,夜不能寐,他还是下了决心决定平生只做这一次没底线的事。

 

  姑且算做借钱吧,等日后安定下来,日子平稳了,自己一定赚钱将今日亏欠如数还上。等把所有的前路都想好了,便想着此事宜早不宜迟,决定次日就实施自己的计划。

 

  日上三竿,吴有财正在吃早饭,忽听得墙外一阵敲锣打鼓的乐曲声传来,似乎还伴着嘻嘻哈哈的欢声笑语,感觉好不热闹。

 

  吴有财顺手抓起斗笠,戴在头上就出门看热闹去了。

 

  他刚一出门,不知怎的,忽的就吹过一阵狂风,猝然就把他的斗笠吹落在地。随即,斗笠又被吹到半空,忽忽悠悠就被吹向了远处。

 

  吴有财心里一阵的懊恼,刚刚没抓稳斗笠,居然让它被风吹跑了。他一路深一脚浅一脚地追随着斗笠,向着它被吹走的方向狂奔着。

 

  等他气喘吁吁地一路追到了村口,风已经停歇了,他的斗笠就晃悠悠地挂在一棵古槐的枝头。

 

  虽然有了刚刚失而复得的插曲,吴有财还是决定一切照旧,一路行色匆匆往镇上赶去。

 

  到了镇上,他便毫不犹豫的一头就扎进了镇上唯一的辉记票号。

 

  他的运气还真不错,正巧有客人正欲往柜台里存银钱。白花花的银子正摊在柜台上,他便毫不客气地将银子一股脑的收进自己准备好的包袱里,随即转身就走。

 

  刚刚被他的举动惊呆了的众人,一下回过神来‘啊,有贼,抢劫,抓小偷……’

 

  一时间,众人一哄而上,三下两下就把吴有财打倒在地,捆了个结结实实。

 

  ‘你们?你们能看见我?’吴有财嘴角淌着血丝,十分狼狈却又万分不解的看着众人。

 

  ‘笑话?你以为你会隐身术呀?你这么大个活人在眼前,会看不到你?除非我们都眼瞎了。’众人嗤笑着他,深深怀疑这人应该脑子进水了。

 

  早有人报了官,不大一会官差便到了。吴有财被带到大老爷面前,惊堂木一拍,他早被吓得三魂出窍了两魂,一股脑的将他做的好事抖了出来。

 

  总归他还没有犯下大奸大恶之事,但是几年的牢狱之灾那是免不了的。

 

  夜里他正睡在冷冰冰的泥地上,恍惚间就看见了一只毛色雪白的小白兔立在他面前,对他竟然口吐人言:‘那日承蒙恩公助我躲过了风灾,无以回报便将这能隐身的宝贝送与了恩公。没想到竟因此害了恩公,险些铸成大错,终究是一个贪字害人。恩公只管在此好好改造,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你的家人会好好等你回来。’

 

  他正欲要说些什么,蓦然就从梦中悠悠转醒,只是,眼前哪里还有什么小白兔呢。

 

  望着那逼仄的小窗透过来的凄凄惨惨的月光,他不禁涕泪横流:‘佛家说,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