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神话故事 >

爱民如子的殿主爷

时间:2018-06-30 20:20:50 | 作者:生张熟魏 | 阅读:

  永嘉桥头镇在历史上制缸业非常发达,现在还留下许多与烧窑相关的地名,比如金窑村、外窑村、窑底村。金窑村有个烧窑老司金某,手艺高超,他手底烧制的瓮缸、水缸、酒埕,质量堪称上乘。他走的是自产自销的路子,一年四季都要把货运到温属各县去发卖。


爱民如子的殿主爷-神话故事
 

  有一年交冬,金某装了一舴艋船的缸到乐清去卖。温州是江南水乡,水运特别发达,从永嘉到乐清的航道,日夜繁忙。金某把缸运到清江,交付代销店里的老板,就走上了回程。当他撑到翁洋镇北山前村的时候,天色已暗,于是拢了岸,去找一个宿夜的所在。此时天势已冷,村里人早早关门落锁,金某只好在村口的神殿里歇了足。这座神殿失修多年,一片破败景象。金某也管不了那么多,钻到神厨后,不一会就堕入梦乡了。

 

  半夜时分,一阵敲门声把金某从梦中吵醒。随即听到“呀”的一声响,殿门洞开,从外面闯进了一拨人。金某不知这些人的来头,算不牢还是山贼,所以一动也不敢动,大气也不敢喘。突然间感觉殿里的蜡烛点亮了,神厨前的地面和塑像也变得影影绰绰,只听得走进来的几个人一直冲到神厨脚下,为首一人对殿主爷说:“想好了没有?关文催紧,今天你这里无论如何让我带走几个人。”殿主爷回答说:“不行。我血食一方,理当庇佑百姓,使大家安居乐业,你休想从我北山前村带走半个人。”来人沉默了一会,用商量的口气说:“那你把神厨下的那个人让我带走充个数,可以吗?”金某一听,吓得两股发颤,屎尿都拉到了裤裆里。只听殿主爷严厉地说:“这个更不能答应了。这个人有缘到我殿里歇宿,就是我的客人,我不许任何人动我的客人。”说到这里,殿主爷的口气缓和下来了,说:“这样吧,殿前稻田里有头老牛,老病交加,活着也是受苦,你把它带走吧。”来人无奈,吵吵嚷嚷地走了。殿里的蜡烛次第熄灭,又变得阒无声息。

 

  金某在惊魂未定中挨到天亮,一阵风逃出神殿。没走几步,见到殿前稻田里麋集着一群野老村夫,商商量量,原来今早有一只老牛突然得病,发牛瘟死在田里。金某这才明白半夜到殿里带人的是瘟神,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马上回到神殿,跪在殿主爷面前拜了几十拜,千恩万谢。他在心里思忖:“我金窑的本地爷塑落金身,殿宇辉煌,只管享受一方血食,却从来不关心本村的百姓,大长年时死了老少无数。想不到北山前这座破殿里的殿主爷,这样爱民如子,真是个好神啊。”于是悄悄地端起殿里的香炉,放到舴艋船上带回桥头,在金窑起了新殿,这许多年来十分灵验。直到金窑的缸窑换成钮扣厂,这位尊神仍然用心庇护着金窑全村。

 

  而北山前的神殿,自从香炉丢失,殿主爷被请到金窑之后,也就不灵验了。于是北山前村的村民又吵着要把殿主爷请回去。金窑人当然不肯,他们指责北山前的村民说:“殿主爷在你北山前时,爱民如子,你们是怎么对待他的?破墙残垣,神像倒坍了也不修,我们再也不会让他回去受苦了。殿主爷也不愿意回去的。”北山前的人无话可说,只得作罢。

 

  其实这数十年来,经济繁荣,全国各地都在起造寺庙神殿,为神佛重塑金身,可是这些煌煌神佛,只知道享受经济建设的成果,有几个会像北山前的殿主爷一样系心民瘼呢?如今世道浇漓,中国的百姓不仅好官难遇,连好鬼都难找啊。金窑的百姓有福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