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 这个赝品有点玄 这个赝品有点玄 阅读:189次 | 顶:0次

    财政局的刘局长患绝症去世了,家中的这根大梁倒了之后,其后果是灾难性的。 别的不说,单说他儿子刘心艺开的那家餐馆,原本生意挺红火,天天吃客盈门,餐餐要翻...

  • 不二眼服装店 不二眼服装店 阅读:99次 | 顶:0次

    【一眼绝技】 城南有一家名叫不二眼的服装店。店名起得怪,生意却不赖。店主姓罗,是个年逾五旬的跛子。他的生意比别人兴隆,缘于一眼绝技。那就是,无论男女老...

  • 杏树下的狗 杏树下的狗 阅读:169次 | 顶:0次

    狗每年最忙的季节,就是杏子熟了的时候。 父母忙完麦收之后,就会摘下杏子,先是送给周遭邻居们一点,剩下的,全都驮到集市上,换成了灶房里的咸盐、酱油,还有...

  • 缺德的淘宝卖家 缺德的淘宝卖家 阅读:195次 | 顶:0次

    黄小丽是新上海人,她好不容易才找到这套离公司只有半个小时车程,且价格还在自己承受范围内的房子。这间位于上海近郊的民宅,破是破了点。记得当时房东领着她开...

  • 物质贫乏的年代 物质贫乏的年代 阅读:148次 | 顶:0次

    豆腐换豆腐哦 清晨,吆喝声在村口一响,我就坐不住了。 我在烧锅,母亲在炸酱豆。豆秆在锅肚里噼噼啪啪地燃烧,那吆喝声却如鼓点在耳边敲打;炸酱豆的香味飘满灶...

  • 麦子成熟了 麦子成熟了 阅读:141次 | 顶:0次

    我家有十亩地。北地五亩,东地也是五亩。 十亩地,一亩种了油菜,九亩种了麦子。薅了东地的油菜,拖磙碾好晒场,又要收麦了。先收北地的麦子。边割边拉,四把镰...

  • 甜蜜的忧伤 甜蜜的忧伤 阅读:68次 | 顶:0次

    秋秋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强忍着眼泪。同一个办公室的冯月亮拿了一张纸巾给她说:别忍着,该哭还是要哭的。秋秋拿过纸巾擦了下眼睛,没承想眼泪却决堤般地涌了出来...

  • 米耳的数字生活 米耳的数字生活 阅读:130次 | 顶:0次

    米耳被0到9十个数字死死缠绕。 早上,数字6:00闹哄哄地把米耳叫起来。米耳起来,吃数字:5.2;坐数字:公交车640路;等数字:红灯58、57、56看手腕上的数字:7...

  • 酒监王伯杨 酒监王伯杨 阅读:95次 | 顶:0次

    民国年间,西城青年王伯杨从初等师范学校毕业,回家乡向梁镇当了一名高小教师。 向梁高小并不大,二三十位教师,三四百名学生。可在当时,民国才刚刚被小老百姓...

  • 一名特殊的保安 一名特殊的保安 阅读:126次 | 顶:0次

    我们学校的保安是两名即将内退的老教师。与日益严峻的安全形势相比,显然已经不相适应,亟需配备年轻力壮专业化强的保安。 星期天,听一个老师讲,学校从保安公...

  • 戏骨 戏骨 阅读:157次 | 顶:0次

    杜立立注定是演悲剧人物的。 杜十娘、秦雪莲、陈三两、林黛玉等角色,杜立立都演得出神入化,演得彻骨钻髓,一走进戏里,便久久走不出来,直到接手下一部戏,但...

  • 土匪和画家 土匪和画家 阅读:123次 | 顶:1次

    李庆山是在袁店河边放羊时被罗汉山上的杆儿红枪会的人带走的。 正晌午头,基本上没有人发现。大管家觉得日头落了羊群还没有回来,就向袁静侯汇报后,派人来到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