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时间:2017-11-16 17:21:53 | 作者:王东亮 | 阅读:

  马伟朋有个最大的特点,也就是为人太老实,平时他也不太会与身边的人相处,遇到某些事情似乎也说不清道不明,于是有些人便顺口把他的名字,与他的乳名连在一起叫了出来。马伟朋的乳名叫小虎,据他自己讲,他表哥的乳名叫小龙,于是他出生以后,母亲就随口管他叫起了小虎。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有句老话叫“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假,马伟朋就是因为太老实,所以他也经常被身边的人欺负。有些人总是喜欢把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去,尤其是与马伟朋相处的时候,所有的错误似乎就都应当属于他,只要有个人,就敢欺负到他的头上来。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些比较强势的人便随口管马伟朋叫起了“马虎”。马伟朋也向管他叫马虎的人询问过,说你为什么这样不尊重我?对方便解释,说不是不尊重你,你姓马,你的乳名叫小虎,叫你“马虎”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照实说,马伟朋如果敢和谁较一次真,别人也就不会再管他叫马虎,可他偏偏就不会与别人太较真,一来二去,“马虎”这个绰号就叫了出去,仿佛这就是他的名字了。

 

  单位有个女同事,也不知道她要发给什么人一条微信,结果就误发给了马伟朋。微信的内容是“下班后等我”,就这么一句话。马伟朋下班后就死心眼地等起了对方,他就站在对方办公室的门外等起来,结果对方几次探头探脑地出来也没有与他讲话,直到后来那个女同事狠狠地瞪他一眼离去了。马伟朋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晚上回到家里,妻子询问他怎么回来的这么晚?马伟朋随口就答了一句,说单位有点事情。他觉得这样就能把妻子瞒过去,不成想他的脸却突然红了起来,结果就引起了妻子的怀疑。吃过了饭,他也没有看电视,而是直接就倒在了床上。妻子仍然不与马伟朋讲话,他似乎也想尽快把这一页翻过去,于是就头冲着墙壁睡下了。

 

  看完了电视,妻子回到卧室看到马伟朋已经睡着,便把他的手机翻了出来,然后就逐条查看起了通话记录,又看了短信,最后就查到了微信这里,然后就看到了那条微信。妻子觉得那个女人年纪轻轻的,不像是与马伟朋有什么关系,也就没有太在意,但第二天早起之后,就无心地追问起来,说马伟朋,你最近好像有些不太正常。马伟朋就是一愣,说我怎么不正常了?妻子说,你外面是不是有人了?马伟朋就苦笑起来,说就我这种性格,我有什么人呢?妻子说,说最近你有没有与哪个女人约会过?马伟朋就咬死了说,我能跟谁约会,没有的事情。妻子也不和马伟朋解释,直接就找到了乡政府,然后又把这件事情向他的领导,也就是大乡长做了汇报。马伟朋的妻子也就是要他的领导管一管这件事情。

 

  乡长当即就答应了下来,并劝马伟朋的妻子回去听信,说这种事情单位一定要过问,否则风气就会被这种人给带坏了。

 

  劝走了马伟朋的妻子,领导又分别把两个当事人叫了过来,然后就把他们的手机要了过去,经过查找,果然就查到了那条信息,领导就顺着这个线索追问,马伟朋只能讲实话,说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我也等她了,可她却什么都没和我讲,后来她就走人了。领导又去找那个女同事,也是顺着这个线索追问,那个女同事在微信面前,也只是说让她的男朋友等自己,但因为男朋友的头像与马伟朋的头像差不多一样,结果就发错了。

 

  什么事情都没有追问出来,领导也只能给马伟朋的妻子回复什么事情都没有,只是那个女同事把微信发错人了。马伟朋的妻子自然是不相信,微信还能发错?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一定是他单位的领导偏向着他。所以那段时间,马伟朋的妻子,一直因为这条带有暧昧性质的微信与他冷战了十几天。

 

  那段时间,单位的领导也是隔三差五地跟马伟朋“谈心”,就是劝他不要再弄出这种类似于花边性质的绯闻,所以那些天,马伟朋就整天烦躁不安。他阴沉个脸,一副苦瓜相,仿佛天要塌了下来。同事们没事也与他开玩笑,非要他赶紧坦白了。

 

  老实人也总是吃老实亏,单位的领导仿佛也欺负马伟朋。周一开完早会,领导就分配给了马伟朋一项很艰巨的任务,让他下乡去检查低保户的情况,看看那里有没有不符合条件的人在冒领低保款项。马伟朋负责的青山村,机关所有的人谁都不愿意过去,因为那里的梁书记不好惹,那就是一个独霸一方的地头蛇,所以,那里的工作就落实给了马伟朋。领导告诉他,周五必须完成任务。

 

  因为已经有人举报了梁书记,说他把低保款全部都落实给了他的亲属或者并不是很困难的那些人,而这些钱他就差不多能领回去一半。

 

  马虎,这件事情,可是牵扯到了全乡镇的报表,周五你要是完不成任务,那你就周末加班想办法完成,否则,下周开早会的时候,你就在大会上做检讨,并要扣发当月的工资。

 

  领到任务之后,马伟朋不敢怠慢,他当即就开车去几十里之外的山区,然后来到青山村。来到村委会之后,这里只有通信员一个人,可这个人却一问三不知,打手机也没人接,马伟朋知道自己也找不到梁书记,他就坐下来耐心等待,反正你梁书记到了吃午饭时一定得回来

 

  梁书记的家就挨着村委会,果然到了中午时,梁书记经过村委会时,他就走了进来,然后就看到了马伟朋在认真地看着报纸。梁书记走过来低声问了一句,马虎,你怎么来了,又有什么事情了吧?马伟朋见梁书记已经回来了,他赶紧把领导布置的任务传达了一遍。

 

  这个事情归蹲点老孙负责,你去跟他联系吧。梁书记说完就端着茶壶回家睡午觉了,他根本就没有在乎马伟朋。

 

  听说要找老孙,马伟朋当即就出发了。

 

  还算不错,马伟朋总算是见到了老孙,然后就和老孙说,这个事情很重要,周五之前一定要完成。要不,你看这几天村上的人都很忙,我们两个人就辛苦一下,赶紧把这个事情落实了吧。老孙摇了下头,说马虎,你以为下面的事情那么好办呢!现在正是农忙的时候,下午我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这样吧,明天咱们一起去想办法,争取把这个工作完成了。马伟朋觉得明天也行,然后他就匆匆地回了乡政府。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马伟朋又赶到了村委会,老孙已经等在了那里。马伟朋说,事不宜迟,咋们走吧。老孙却说,哥们,我们审计的领导打来电话,说要过来考察,今天我得先陪着他们到附近的几个村子去考察,完了之后,咱们再去也不迟,你就放心吧,一定能完成任务。马伟朋也只能按着老孙的话办,他是拿谁都没有办法。整个一上午,马伟朋就在村委会转来转去,焦急地又等了几个小时。结果到了中午,老孙就在电话里说,一会要陪他们审记的领导去吃饭,那个事情等回来再说。

 

  结果,马伟朋的事情就又耽搁了一天,下午他根本就没有见到老孙的面。

 

  到了周三,老孙根本就没有到村里来,打电话他也不接,急得马伟朋火烧屁股了一般,可他仍然也想不出个好办法来。然后就是周四、周五,这两天马伟朋仍然也没有见到老孙,周五这天下班之后,马伟朋直接开车去了几十里之外老孙的家里去堵他,可仍然是没有堵到老孙。结果是老孙的妻子打了一个电话,老孙这才接了。马伟朋赶紧与老孙讲,说老孙,我的事情你得什么时候帮我办呀?老孙就装聋作哑起来,说你有什么事情呀?马伟朋急得差不多快要哭出声音了,说老孙,你要是再不帮我想办法,我一个月的工资就要被扣发了。老孙就说,哥,你好像没跟我说什么事情吧,你要是说了,我怎么能不帮你办呢?现在是不行了,我正在休假,要不就这样吧,你去找一下梁书记,让他帮着你想一下办法。

 

  周六和周日,老孙的电话再也打不通,如何都联系不上他。

 

  实在是没有了办法,马伟朋就坐在了梁书记的家里。其间,他还给乡党委书记打了一个电话,也就是汇报了青山村这里的情况。党委书记似乎已经接到了梁书记的电话,说那边的情况我知道,你再等一等,如果那边能帮你把情况查清楚,那就最好了。实在查不清的时候,那也没有办法,到了周一你就回来吧。

 

  周一的早会上,领导狠狠地把马伟朋批评了一顿,但没有再提扣发工资的事情。马伟朋提心吊胆地等了半个多月,发工资的时候,他还多领了一周的下乡补助款,结果这件事情也就算是过去了。

 

  后来有个同事和马伟朋讲了一句实话,说你呀,你就不应该到青山村那里去,别人都想办法推掉了那个工作,你怎么就不推呢?

 

  领导也不让我推呀!马伟朋说。

 

  越是基层的工作,越要有大智慧,还要心思缜密。同事和马伟朋解释了一句。

 

  马伟朋如坠云雾之中,尽管他已经陷入了沉思,可仍然觉得听不懂这些话。

 

  马虎,以后你可得长点心眼了。同事又提醒了他一句,说有些人睁着眼睛也能说瞎话你懂不懂?

 

  马伟朋便连连地摇头,他也确实听不懂。

 

  后来就有人编出了几句顺口溜,把马伟朋最近的一些事情也给编了进去:

 

  微信引出事非,等待美女忘归,人去楼空傻眼,原是一场误会。

 

  本想蓬荜生辉,回家已到天黑,妻子追问盘查,马虎觉得理亏。

 

  下乡布置任务,众人得推就推,周一推到周五,只能马虎顶罪。

 

  世道阴暗险危,老实人会倒霉,成事依靠智谋,做人需要智慧。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灵魂的归属
下一篇:伟大的养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