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四套旧校服

时间:2017-10-28 19:21:49 | 作者:吴鲁言 | 阅读:

  儿子的毕业典礼结束,一大批学生和教师从里面蜂拥而出,她混在众多家长中翘首张望着。

 

  终于,小学毕业了,六年的接送可告一段落。


四套旧校服
 

  这时,她看到儿时的伙伴——同村的史海燕,从校门走了出来,于是,有意识地在一位高个子的男家长后躲闪了一下。

 

  “袁芳!你来接儿子啊?”史海燕直呼其名。这令她受宠若惊,又有点难为情,脸颊似乎被烙了一下,微烫,亏得天色已晚,应该看不出来吧。

 

  她将自己从人群中剥离出来,上前轻轻地唤了声:“史局长,你也来参加毕业典礼?”

 

  旁边几位家长听到有人称“史局长”,目光转向了她们。

 

  “什么史局长,我的名字你不知道啊?”史海燕没有一点儿官架子,拉起袁芳的手,示意到一边去。

 

  “这星期回老家不?帮我带个东西给老妈,最近局里事情特别多。”史海燕向来是直来直去的主。她已经好几年没与史海燕说话了,即使逢年过节在村里碰上了,也只是点个头或微笑一下,尽量避开正面接触。其实,史海燕每次见到她倒是很热情的,但她有自知之名,一介平民百姓,何必太接近一位教育局副局长呢。小时候归小时候,毕竟,现在都长大了嘛。

 

  “什么东西,到时我去你哪儿取吧。”袁芳不得不接受这份信任和委托。

 

  “老妈年纪大了,有些便秘,我托人从外面带来一些土蜂蜜,听说效果特好。”史海燕如是说。

 

  “上年纪的人,大多这样。”袁芳劝慰道,“这周儿子毕业了,是要带他去外婆家走一走的。”

 

  “那我明天早上把东西放局门卫,你有空时取一下。”史海燕知道她就在离市教育局不远处的市建交局工作,只是她不是正式编制用工。当然,史海燕心里也知道,袁芳避她,是因工作上的差距。当年,上学时,袁芳的成绩并不比她差。袁芳考的是初中中专,成绩好的学生才能考上中专,成绩稍差的就只能上普高,而史海燕就是后者。但史海燕在普高毕业后,考入了大专,直接被分配到区委办公室工作。而袁芳中专毕业后分配在一家国有建筑公司上班。前几年,国有企业转制了,再聪明的袁芳也逃不脱被改制的命运,幸好她的业务水平一流,手上有各类建筑方面的资质证书。市建交局下面某部门重新聘用了她,于是,袁芳成为了国家机关里的工作人员,但这个工作人员的身份和性质,与史局长的公务员身份完全两回事。说句难听的话,袁芳业务做得再强,为单位赚的钱再多,顶多年底被评为个优秀,拿几百元奖励,一切行政职务永远与她无关。

 

  “对了,你儿子毕业了,那些校服如果还没送出去的话,留给我儿子吧?”史海燕问。

 

  袁芳回过神来,笑答:“当然没问题。只是你局长的儿子还穿旧衣服?”

 

  “怎么不能啊,他才读三年级呢,到高年级段不是还要买春夏秋冬四套校服啊,那四套加起来可不便宜哦。”

 

  “那好,我去找出来,都洗干净了。”袁芳应承道。

 

  “好的,谢谢啦,那我先走了。明天的事,也别忘了。”史海燕边说边离去。她的背影依然如姑娘时一样轻快,活泼,只是气质更好了。

 

  第二天,袁芳在教育局门卫拿到了史局长的土蜂蜜。

 

  几天后,又及时地把土蜂蜜交给了史局长的妈妈。

 

  可一个月后,当她再次看到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的小学生校服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毕竟那是几套旧衣服,说不定史局长只是随口说说呢。难道,真要拿到市教育局门卫去“显眼”?还是送到她家里去?放教育局门卫肯定不太妥当,去她家里更不妥了,儿子的成绩已经出来了,正在重点中学的前后摇摆,读哪个学校还没定呢。去了,史海燕肯定要问她儿子读哪个学校的事儿。当然,她也想儿子读好点的学校,哪怕出个十万二十万的支助费。虽然,夫妻俩都只是工薪阶层,但为了儿子的将来,这点钱,平时省吃俭用还是准下的。此时此刻,说心里不想求着一个当官的,那是假的,她多么希望自己就是教育局局长,哪怕教育局一个科员也好,那些重点学校的校长们也会高抬贵手的啊。

 

  旧衣送还是不送?

 

  这些天袁芳根本没法认真工作,没法认真吃饭,脑子里竟想的是如何去送这四套旧校服。

 

  晚饭时,丈夫看出了她的心绪不宁,劝道:“想开点,孩子读哪个学校都没关系。”

 

  她摇摇头,又点点头。

 

  儿子看到妈妈仍在纠结中,懂事地说:“妈妈,你放心,我无论上哪个学校,都会认真学习的。”

 

  袁芳看了看父子俩,隔了一会儿说:“今天,楼下小斌妈妈问我要你的旧校服呢,可我答应了史海燕,就是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为了省几块钱。我又怎样能把旧校服送给她一个教育局副局长呢?”

 

  “啊?”丈夫抬头,停止了吃饭。

 

  儿子却说:“小事一桩,杨局长儿子每天晚上在我们学校操场上运动,我饭后就把校服给他送去。”

 

  校服送出去几天后,儿子录入通知书也来了,普通中学。

 

  但这次,袁芳的心情很平静。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秀兰的命运
下一篇:人在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