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欢乐镇上的大艺人

时间:2017-10-07 19:33:22 | 作者:贾小彦 | 阅读:

  说起梁德望,人人都说他是个大艺人。欢乐镇上的红白喜事,离了梁德望,事情就会让人过得不踏实。

 

  梁德望身材魁梧,四方脸,两条卧蚕眉,醉在黑宝石一样亮晶晶的大眼睛上。梁德望出门时,脚不离那双圆口老布鞋,胳膊肘儿不离那个黑皮包。黑皮包虽然不大,但笔墨纸砚、黄裱铜钱、罗盘老黄历什么的干活家当,一样不落会整整齐齐装在小皮包里。


欢乐镇上的大艺人
 

  金泰大厦的侯老板,在欢乐镇是屈指可数的大富翁,旗下公司涉足建筑房产、酒店娱乐等诸多产业。正当无数欢乐镇的人都在感叹活着不容易时,侯老板却只需眨个眼,就有大把大把的钞票刮进来,能和侯老板扯上丝丝缕缕的丁点关系,是无数欢乐镇权贵做梦都想的事。

 

  欢乐镇的老百姓说,侯老板只认钱,因为有钱能使鬼推磨。其实,欢乐镇的老百姓想错了,如果侯老板只认钱,梁德望就不可能成他的座上客。

 

  从侯老板还是侯队长时,每逢开工奠基,或房子建成开业,从来都没少过梁德望的影子。到后来,侯老板开疆扩土,华丽转身进军多个产业。侯老板说,梁德望把罗盘一放,他就有银子要进来;梁德望把老黄历一查,他几点几时进银子,那都是死的。

 

  然而,金泰大厦开业那天,侯老板用大奔恁是没能把梁德望接走。梁德望说,你是知道的,纸花街的林阿婆今天要起丧。

 

  多少年了,惜言如金的梁德望有个雷打不动的规矩,那就是:不管多大的喜事,只要和白事撞在一起,喜事都得为白事让步先行。

 

  侯老板虽然满心不情愿,但他只好放了梁德望。更何况林阿婆的棺材,还是自己安排人从哑巴刘那儿置办的。

 

  林阿婆命苦,打小患有小儿麻痹,老早没了爹娘,三十刚过,又死了男人。男人死后,林阿婆万念俱灭,死了几次,都被街坊邻居及时发现。后来,再未改嫁的林阿婆魂灵一样依附在纸花街上。高兴了,就做些简单的纸花,放在街坊邻居那里一起卖掉;愁闷时,就呆呆坐在门口,一坐就是一整天。

 

  送林阿婆时,梁德望比任何一桩红白喜事都穿得庄重,他表情严肃、无限悲伤地送着林阿婆,仿佛棺材里装着的不是林阿婆,而是自己的老母亲。

 

  纸花街的街坊都知道梁德望人品极佳,但没想到他会把林阿婆看得比侯老板还高。

 

  这多少让人有些费解。

 

  他对前来探望他的同行说,阴阳先生这职业,别说过去是下九流的职业,即便现在,阴阳先生也是进百家门、吃百家饭、做百家事的。但只要我们心中有个规矩,不入流的事也会做得让人毕恭毕敬,那就是:我们宁可不去锦上添花,也一定要雪中送炭。只要喜事和白事撞在一起,不管多大的喜事,都要以白事为先。

 

  梁德望死后多少年,欢乐镇的阴阳先生仍在心里记着梁德望的那句话。也因此,欢乐镇的街坊在说起梁德望时,都称他为“大艺人”,大家竟忘了他还是个阴阳先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