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逃犯回家

时间:2017-10-06 17:56:08 | 作者:张焕波 | 阅读:

  垦丁有个愿望,就是能有机会回家,因为垦丁是个逃到国外的"逃犯",其实垦丁很冤,胆子又小。他不过是在处里当财务会计的职务,算不上有贪污腐败的力度。签字拿钱的都是领导的大笔一挥,批下来就拿走了。他只不过是履行自己的职责而已,但是,有时领导会悄悄地塞一些钱给他。他也莫名其妙的收了。也不敢问什么?生怕惹领导生气,财务会计的工作就砸了。这个世道,找工作难啊。垦丁不过是一介草民,又无背景,老妈一直有病,躺在养老院里,姐姐离婚,到南方去打工。父亲走得早,没留下什么,只留有一间40多平米的旧房改房。所以,家里家外全靠他一个人,而他的工作薪水却只够吃喝治点小病啥的,想买车和新房子,那是猴年马月的梦,况且,老妈还有病卧床需要人照顾,费用也不少。


逃犯回家
 

  垦丁工作很努力,又很谦卑,也肯帮大家的忙,同事都很喜欢他,所以,有好事都让着他,垦丁很感激。所以总想报答各位同事的关怀。可是没钱啊,这让垦丁很伤脑筋,处长看出来了,他把垦丁叫到办公室,垦丁战战兢兢的,心里十五个水桶上下提搂着,心想完了,单位裁员该裁我了吧?老妈怎么办?以后怎么办?想着,想着,垦丁的眼睛就红了,处长一看,渍渍的称赞垦丁对工作的勤奋,你看你把眼睛都熬红了,真是一心扑在工作上啊,一番话,把垦丁弄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里说,说得好听下句话该是解聘下岗了吧?垦丁猜错了。

 

  处长拉开办公桌的抽屉,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垦丁一看,心一下子凉了,下岗遣散费都给了,么么哒了,垦丁正在胡思乱想,却听到处长说:鉴于你的表现突出,处里决定奖励你一万元,乌云散开见太阳,垦丁一下子蒙了,一只苍蝇飞到脸上,也没有感觉,处长又神秘地说,这是“红包”,不能和任何人说,懂吗?以后好好干,红包大大的有,处长说完,然后就诡秘地阴笑着,笑的垦丁脑袋一激灵激灵的,头皮发麻半天没反过乏来,以垦丁的经验,立刻眼泪涕零的齐下,鞠躬感谢的话一箩筐,这样晃来晃去,也没把脸上的苍蝇晃走。看来苍蝇也喜欢垦丁,不用说,垦丁请同事的饭局,一定很丰厚,而且,也让垦丁直起腰来,没有了先前的谦卑,老妈的病情也有了好转,营养也上来了。垦丁上班有了欢笑,搬进了新房,还买了新车,想谈女朋友了。因为“红包”越来越大,大的让垦丁夜里睡不着觉,总觉得像是在悬崖上悬着,随时会掉下深渊。

 

  垦丁想起了那只苍蝇,那天离开处长的办公室,它就没飞走。好像定居在那里。“妈妈的,这讨厌的畜生”肯定学了《阿Q正传》里的阿Q的那句经典台词,在心里骂着安慰自己。不久的一天,垦丁上班,陡然看见处长被拷着走进警车,那只苍蝇也进了警车,嗡嗡的得意的飞着。垦丁立即懵了,蹲在角落里发呆了许久,才平静下来,他想起上班前接到了一个短信,因为着急上班,就没有看,他打开一看,原来是处长的短消息,写的是:出事了,快逃,你的护照在我老婆那里。垦丁顿时啥也想不起来,跌跌撞撞的去拿了护照,连行李都没拿,就上了飞机,处长的老婆追着问,他也不顾。

 

  八年了,垦丁在国外飘着,连电话都没有敢往家里打。身上的钱花光了,就打工或者乞讨。东躲西藏的在异国苟活着。胡子蓄得就像哲学家一样,一身破衣烂衫,倒挺时髦的。还能吸引几个外国女人想勾搭他,垦丁是不会乱来的,因为他的良心没有泯灭,他还想着老妈是否还活着,还想着自己怎么就落到这个地步。“我只不过是拿了红包而已。工作上是领导签字,我去银行提款支付给他。没有做错什么?我逃跑什么?”垦丁想的头疼。突然,几只苍蝇围着垦丁八年没洗的臭脚丫子,嗡嗡地叫着。垦丁恍然大悟。一定是那只苍蝇倒得运。唉,活该不走运,垦丁狠命的跺着脚。惊得那几只苍蝇哗的飞走了。

 

  垦丁下了决心回国,回到祖国,回到家里。回到妈妈的身边,八年了。老妈怎么样了?身体还好吗?见到我回家一定很高兴吧?下了飞机,垦丁才感到亲切,终于离开了那讨厌恶心的一身羊膻子骚味的国度。离开了整天围着他转的臭苍蝇。

 

  一顿大米白菜炖肉,让垦丁坐回了中国人。只是年迈有病的老妈等不到他的归来,留给他的是慈祥的亲切的疼爱的微微的笑脸遗像。终于回家的垦丁疯了。他仍然蓄着他的大胡子,穿着破衣烂衫,他赤着脚像阿Q一样到处诉说着他的悔恨故事。街上的孩子们都管他叫外国的山姆大叔。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三枝红玫瑰
下一篇:不能收的银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