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娴子的故事

时间:2017-09-20 20:16:49 | 作者:温宇新 | 阅读:

  娴子出生的时候,正好赶上了九月初九。

 

  有人说娴子生来不吉利,是个凶种,大了后是要害人的,娴子妈听了,吓得把娴子丢到了稻草堆上,幸好娴子的二姑妈看了不舍,又把她捡回来,养在自家的瓦屋里,好生照料。娴子出生后不到两年,娴子妈上了一趟城回来,染了病就死了,娴子从小到大,都跟二姑妈住在一起,那栋破瓦屋,是娴子睁眼看到的第一间屋子。


娴子的故事
 

  娴子八岁便上了学,学校是公立的,上学不用钱,二姑妈帮娴子买了一个麻包,两只炭笔,让娴子带上,好去学校沾沾味。娴子起初是爱上学的,学校发的课本让娴子爱不释手,在每年的期末,娴子都拿到了学校评的优秀。

 

  放农假的时候,娴子是不用上学的,那时娴子十二岁了,长得跟个姑娘一样高,有人取笑娴子,说这摸样儿,可以当模特来画了,娴子不知道说这话的人是谁,娴子听了后只是悄悄抓起姑妈新买的炭笔,在纸上书上随意地画些东西,刚开始这画里是看不出东西来的,后来不知怎么的,渐渐就有了模样。

 

  农假的前一天,娴子看见了同班的学生抓了一只麻雀,这麻雀娇小,又被皮绳捆着,娴子看不过去,就趁着同学不在,偷偷把它放了,那个学生知道了,总吞不下这口气,就在娴子还在放农假的时,烧掉了娴子存下的几本画册。画册被烧了后,娴子就再没画过画。

 

  娴子的同桌英秀是看着娴子的画被烧掉的,几日后娴子回来,英秀拉着娴子,喃喃地说道:“惹不起的你偏惹,好的不得罪你偏得罪坏的,几只鸟儿算的什么,抵不上你辛苦画的画?”

 

  娴子回话时没有看着英秀,那时秋天已经过了,鸟儿也飞得差不多了,娴子望着树上的几处泛了黄的叶子,只低声地回道:“那鸟儿也是要回家的。”

 

  娴子十四岁的时候,村里发了一场大洪水,那场洪水淹了姑妈家的三亩地,也把娴子住的瓦屋给冲毁了,那一年娴子和姑妈住在用麻布搭的蓬账里,娴子白天上学,晚上帮姑妈修房子,有时候姑妈干累了,娴子就会接过姑妈的石担,自己先干起活来。有一回姑妈问起娴子,长大后想要住什么样的房子?娴子松下石砖,只身坐下。

 

  “娴子要盖一座风吹不倒的,水淹不坏的屋子。”娴子回答,那天晚上姑妈没有睡觉。

 

  姑妈把瓦屋修好后,娴子又要升学考试了,村里的学校升学后便要收费,娴子的许多同学交不起学费,干脆就不读了,跟着村里一些年纪较大的人,赶往城里打工去了。那一年娴子十六岁,已经是个大姑娘了,邻村有个小伙子从城里回来,家里的爹妈都吆喝着要讨儿媳妇,有些热心的人见了,就想跟娴子牵这条红线,娴子姑妈本想接了这婚事,怎料娴子死活不愿意,娴子蹲在房里哭了一夜,第二天起来眼睛都肿了,姑妈看了心疼,自己心里也舍不得,索性就不让娴子嫁了。这一年的七月,娴子收到了城里的升学通知书。

 

  上学的学费不低,姑妈借了好几趟钱才凑够了娴子的学费,娴子刚上了中学,暗暗记着要用功,于是便总抱着几本课本,在村前的路口不停地念叨,没人知道她在念什么,过路的人只道娴子傻了,连上学都不会了,有个上城里打工的邻里回来,看见娴子那可怜样,就劝她别读了,再怎么上学,以后都是要出去混的,这混的好不好,跟上不上学没啥关系,娴子听了不信,眼睛仍旧看着课本,心里想着要怎么给姑妈过上好日子。

 

  娴子十七岁那年,得了一场怪病,连城里的医生都治不好,人们只说娴子活不长了,治不了了,姑妈不信,掏了压箱底的积蓄,带着娴子来到乡邻说的大城市,娴子没去过大城市,只看见这城市繁华昌盛,灯红酒绿,娴子想起了同桌英秀说的话,英秀已经出去打工了,她只说城里的房子漂亮,比全村最漂亮的房子还漂亮,娴子望着眼前的高楼,突然就想起了自己盖的那座破瓦房子。

 

  去了趟城里回来,娴子病突然便好了,可病虽好了,人却不见有什么起色,有时娴子经常望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姑妈只道娴子学习压力大,要好好养养身体,怎料娴子的学业一直上不去,最后娴子在升学考试的前三个月,毅然地辍了学。

 

  娴子辍学的时候是三月份,在家养了一段日子后,娴子便随英秀去城里打工了。那年娴子十九岁,跟在一群打工妹后面,年纪也算不小了,娴子很快便在城里找了份杂工,一天到晚都在厂里做活,工厂环境不好,娴子落下了一些小病,身体也不如从前了。娴子在二十二岁时回了趟家,家乡的变化很大,似乎稍大一点的孩子都出去工作了。有些还在上学的孩子,专门跑来姑妈家,问娴子城里好不好。娴子只管把城里新鲜的东西讲给他们听,孩子们听得眉开眼笑,娴子却在背里悄悄落了泪。

 

  乡里的热心人知道娴子回来了,喊着要和娴子说亲,说亲对象也是同乡人,性子憨厚老实,早年在城里做工,现在有了一栋房子,娴子和那对象见了面后,自觉还算满意,就应了这门亲事,在娴子回乡后两个月,娴子就完婚了。

 

  娴子结婚后不久就有了孩子,姑妈要娴子回娘家养胎,娴子依了,挺着一个大肚子就回了家,在那破瓦房里娴子翻出了上学时老师评的奖励,还在课本里找到了一支没用完的炭笔,娴子想用炭笔画点东西,却怎么画也画不出来,这时是秋天了,几只小鸟儿飞到窗台上,不一会儿便飞走了,娴子望着窗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等到姑妈喊吃饭的时候,娴子才发现头底的枕巾已经湿了。

 

  一年后,娴子生了个女孩,取名叫阿贤,阿贤出生的时候,正好是七月初四,那年娴子二十三岁。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便宜的暖气
下一篇:一锅糠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