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偷米贼

时间:2017-09-16 17:35:09 | 作者:李平湘 | 阅读:

  “王书记,明天没米了!”

 

  “啥?又没米了?"

 

  “嗯!”

 

  “你咋弄的?每个月最后一天都会没米!”


偷米贼
 

  红旗人民公社是石山县的标杆公社,“三反、五反”,“合作化”,“大炼钢铁”这么多大事,红旗公社啥时落过第二名?从来都是第一。党委书记王新民,正在办公室眉头紧皱地看着一九六O年六月的《社情通报》,报表死亡失踪人数一栏显示,红旗公社排名第一。“他奶奶的,这死人怎么也成了咱们第一了?县委他娘的肯定搞错了!”“啪”的一声拍着桌子,部队转业回来的王新民忍不住暴了句粗口。

 

  公社食堂司务长,小心翼翼地前来汇报着食堂的伙食情况。“王书记,这己经是第五个月了,不知道问题出哪儿了?”

 

  王新民正为《社情通报》的事情烦躁,随口没好气地训斥:“你是吃干饭的?你怎么就不知道去追查一下。”

 

  司务长委屈地回话:“食堂就我和刘长发两个人,没发现有啥不对,库房他没钥匙。”司务长觉得这话有点歧义,胆怯地看着王新民,“您……您不会认为是我偷了米吧?”

 

  王新民有些乐了,盯着司务长:“你说呢?”

 

  “王书记!王书记!我……我……”司务长吓得说话直哆嗦,有些语无伦次了。

 

  王新民知道司务长不会有问题,他是个土改时期的老党员了。问题究竟出在哪儿呢?每个月定量买米、定量煮饭,怎么就不多不少,只差一天的米?真是怪事。他顿了顿便对司务长询问:“你觉得刘长发有没有可能?”

 

  司务长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不可能,不可能,我知道他,他家就两闺女,他不致于就动了偷的念头。全中国最老实的人就数他了。前天体检通知他已患上了水肿病,在食堂上班能患上水肿病,这也是全国的独一份,况且他也是个老党员呢!”

 

  王新民眉头紧拧着:“喔?还有这种事?”他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轻轻吩咐道,“不能冤枉好人,也不能放过坏人。明天把米买回来后……”如此这般交待一番。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偷米之人浮出水面,就是刘长发。他利用去库房铲米时,乘人不备,悄悄抓把米塞进裤腰,由于裤脚已掖进袜子里,所拿之米全部落入裤脚。

 

  王新民感觉这事有些诡异,决定亲自过问一下这个案子。

 

  支开了所有的人之后,王新民问了一句:“说吧!为什么?”

 

  刘长发平静地看着王新民,沉默不语。王新民又问,还是不说话。半晌,刘长发嘟噜了一句:“跟我走。”

 

  刘长发领着党委书记王新民、党办主任、武装部长干事、司务长一干人来到刘家村。

 

  刘长发把大家伙领到村尾刘长顺的家,二间低矮的小屋。大家依次进入屋里。室内有些昏暗,刘长顺一只手拄着拐杖,一只手端饭碗,一瘸一瘸地来到床前,递给他母亲。

 

  仔细看去,碗里盛着一碗略有些浑浊的汤水,浮在汤上的是几片野菜。

 

  刘长发从房间柜子找出一个木匣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小本,上面写着“抗美援朝残废军人荣誉证”,对着王新民说:“王书记,长顺哥在上甘岭战斗中腿负了伤,刘叔三个月前没饭吃……”他已经泣不成声了:“去……了!”

 

  王新民眼眶里噙着泪水,带着几近哽咽的声音,拍着刘长发的肩头:“长发,怎么不早说?长顺娘俩就靠着你的一把米?……唉!苦了你了,苦了长顺了,这事我有责任,今后……”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湾河村的故事
下一篇:有些钱不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