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读卖书屋的主人

时间:2017-09-15 18:25:56 | 作者:王乃春 | 阅读:

  矿区繁华街路中段,出现一块鲜亮的牌子——读卖书屋。

 

  书屋的主人是位三十出头的男子,消瘦苍白的脸庞上还能读出昨日的苦闷和彷徨。他经历了从精神到肉体的努力,终于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只是一条左腿变成了假肢。


读卖书屋的主人
 

  读卖书屋的生意不错,从早到晚总有客人光顾,书屋主人站在柜台里,答话声沉稳而清晰,表情平静,外界的任何刺激都不能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

 

  书屋的主人喜欢书,尤其喜欢文学书籍。读卖书屋里尽管图书种类挺全,最多的还是文学类。闲暇,他便捧一本《百年孤独》或者《浮躁》,神游到另外的世界中去。除此之外,他非常固执地坚持设置一个专柜,陈列煤矿安全书籍。茹苑依了这个固执而又让她倾心的家伙,很想医治他心中的那块隐痛。

 

  书屋主人由衷感谢茹苑,却一丝一毫不表露,决定不给茹苑一点温情,免得她非嫁他不可。但他知道,无论怎样冷淡茹苑,怎样刺激茹苑,都不能熄灭茹苑情感的火焰。他怎么也弄不清茹苑如何洞察他的内心的。

 

  自从腿残之后,他不得不离开采煤队,终日闭门不出,却渴望登上半砬子山。茹苑把他推出了门,让他坐着轮椅“蹬”上了山顶。在这矿区最高的山顶上,他想起那次冒顶事故,想起丢掉的左腿,在阵阵清风中真想大哭一场。

 

  开办读卖书屋是茹苑建议的,也是茹苑前窜后跳张罗起来的。茹苑说,读卖,关键是读,然后才是卖。读书就有心得,就能使生活丰富多采,茹苑的鬼点子就是多。他喜欢读书,下窑的时候,甭管多累,也要看一会儿书才能睡觉。有了读卖书屋,他像干渴的行者遇见了甘甜的泉水。

 

  书屋开业没多久,书屋主人遇到一个特殊的客人。她是一个文静的小姑娘,三天两头到书屋来,捧着一本书看个没完,却没见她买过一本书。

 

  “你在看什么书?”书屋主人忍不住问。

 

  “我……我看的时间长了吧?”姑娘有些惊慌,“我不看了,这就走。”

 

  “没关系,”书屋主人见小姑娘在读《爱迪生的故事》,“这本书不错,你接着看吧。”

 

  书屋主人捧起了《老人与海》,仿佛站在小渔船上,与那条大得惊人的鱼较量。他胜利了,虽然拖上岸的是白森森的鱼骨。抬头看去,小姑娘已杳无黄鹤,《爱迪生的故事》在柜台上。他向茹苑说起这个小姑娘,茹苑忽闪着黑睫毛说,这小姑娘一定买不起书。

 

  书屋主人对茹苑的话将信将疑,盼望小姑娘再来。那是一个星期天的早晨,书屋主人刚刚打开店门,那个单薄秀气的小姑娘怯生生地出现了。他为之一振,赶紧把她叫进店来。

 

  “你喜欢书为什么不买?”书屋主人递过那本《爱迪生的故事》。

 

  “我……没钱。”小姑娘低下头,把书紧抱在胸前。

 

  书屋主人暗自佩服茹苑的判断力,好奇心使他禁不住打听小姑娘的情况。小姑娘犹犹豫豫,吐吐吞吞。他听了个大概,心中又是一震。小姑娘的父亲在井下牺牲了,母亲下岗了,那点抚恤金除了生活之用,所剩无几。偏偏小姑娘爱看书,又买不起,就到书店看书来了。

 

  “你喜欢什么书,我送给你。”书屋主人擦擦渐湿的眼睛,从书架上取下一本又一本,捆扎停当,叫来出租车,请司机把小姑娘送回家。

 

  茹苑来了,看着空了两格的书架,说:“送人了吧?”书屋主人没接话茬,递过一卷红纸,茹苑展开一看,上面写着:

 

  启事

 

  本店从即日起开展有奖读书活动,内容为煤矿安全,矿区各界人士均可参加,可谈读后感受,也可谈切身经历。有意参加者,请到本店索取有关书籍。读卖书屋

 

  几天功夫,参加这项活动的人络绎不绝。书屋主人的脸上现出越来越多的笑容。

 

  虎子带着一瓶冠山白和猪心牛肺之类的熟食,吵吵嚷嚷地进了书屋。“大哥,想死我了,咱俩半年没喝了,今天干几盅。”说着,虎子把熟食和酒放在柜台上,大大咧咧地坐下了。

 

  书屋主人脸一沉,“拿走,这是书屋。”他忘不了那场事故,忘不了因事故被吓出矿工队伍的虎子,一摆手,说:“卖你的熟食去吧。”

 

  “别介大哥,你看看。”虎子掏出几张纸,递给书屋主人,“咱不是做买卖那块料。”

 

  书屋主人拂平纸,闪进眼帘一行大字,《从5.28事故谈自我保安的重要性》。

 

  书屋主人问:“你写的?”

 

  虎子脸色一肃,“请大哥审看。”

 

  书屋主人露出笑容,“那叫审阅。”

 

  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读卖书屋的门前燃响两挂鞭。书屋主人身边站着茹苑、虎子,还有那位文静的小姑娘,迎接前来领奖的工友们。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爬杆能手
下一篇:意外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