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爬杆能手

时间:2017-09-15 18:16:03 | 作者:王乃春 | 阅读:

  小陈规规矩矩地站在我面前,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他刚从省里载誉归来,全省供电行业技术大比武,他夺了爬杆比赛第一名。


爬杆能手
 

  我忽然想起了他爸爸。他刚满周岁,他爸爸就死了。

 

  我与他爸爸陈志刚既是朋友又是对手,一同来到线路工区,同住一个宿舍。我知道这份工作来之不易,不敢有一丝偷懒,可不管干什么,都比不上陈志刚。特别是爬杆,陈志刚像猴子一样爬上爬下,我赌气,不与他说话,成天拧着脖子。

 

  志刚看出了我的心思,一个夏日傍晚,他把我拽到一片树林中。

 

  “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我把爬杆的技术告诉你。”他说。

 

  志刚详细地说了一遍他摸索出来的爬杆技巧,开始我并未往心里去,渐渐地被他的话吸引住了。听得出来,他的这些体会都是真的实的,没有骗我。

 

  “只有不停地练,没有别的路可走。”他又说,然后指着那些高高的白杨树让我看。树皮都已斑斑驳驳,一看便知是被脚扣子卡的。我这时才恍然大悟,晚饭后他经常失踪,原来是到这里练功的。

 

  “练吧,我等着你超过我。”他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我雄心大振,每天晚上都在树林里爬上爬下,脚蹬出了血泡,手磨破了皮。我练功的时候,志刚守在一旁,不时地指导做示范。一个月下来,我仍然超不过他爬杆的速度。我说:“志刚,我服气了。”说完这句话,我的鼻子发酸,泪水在眼眶里直转。

 

  我们哥俩买了一瓶子酒和熟食,在宿舍里大喝一通。志刚很快就醉意朦胧了,眼里流露出让我说不清的神色。

 

  “我快毁了,我有预感。”

 

  他不停地说这句话,听得我毛骨悚然。干我们这行,时时都面临着危险。不过,我知道他命大,好几次滑杆都让他躲过去了。

 

  “志刚,你别想得太多。”我说。

 

  “名气这玩艺,害人呐。”他说。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他的名气确实不小,省局命名的爬杆能手(尽管我背地仍愿意叫他“钻天猴”),到处去介绍经验做表演。

 

  志刚终于大醉不醒了,我也天旋地转,扎在床上不知魏晋。第二天早上醒来,他惨然笑笑,又收拾行装到邻县去,为那里的供电同行献艺。

 

  一晃月余,志刚回来了,一身征尘,一脸疲惫,明显地消瘦。我知道我表现的机会来了,不离他的左右,为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让他尽快恢复体力。他的脸色刚刚好转,省局的一个技术比武现场会在我们这里召开了。

 

  我对志刚说:“咱哥俩再露回脸,你拿第一,我拿第二。”志刚不置可否地笑笑,默默地检查用具。

 

  果然实现了预定的目标,志刚也松了口气,我们正要出去庆贺一番,线路工区的李区长找来了。

 

  “别忙着走,省局领导让你们再做一次爬杆表演。”

 

  志刚说:“太累了,还是算了吧。”

 

  “那不行,坚持一下。”

 

  我忽然觉得我们像两只木偶。

 

  上杆之前,志刚很忧郁,说:“我感觉不好,你也多注意呀。”我点点头。

 

  我迅速攀杆向上爬去,渐渐接近杆顶,眼角一瞟志刚,他几乎接近杆顶了,我立即凝神,奋力上攀,忽听观众席上一片椋叫,扭头一看,志刚已经急坠而下,重重地摔在地上。

 

  “志刚——”我喊了一声,迅速下杆,扑到志刚跟前,“志刚,志刚。”志刚费力地睁开眼睛,张张嘴,一股血涌了出来。“照顾好我儿子。”

 

  志刚永远的去了,那年才27岁。

 

  志刚的儿子就站在我的面前,19个春秋又塑造了一个志刚。

 

  秘书推门进来,说:“局长,外面已经准备好了,等小陈做爬杆表演。”小陈露出自信的微笑,但瞒不过我的眼睛,这微笑的背后藏着难言的疲惫。

 

  “取消表演项目。”我对秘书说。

 

  “怎么向上级领导解释?”秘书问。

 

  是啊,怎么解释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