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刘三爷的遗嘱

时间:2017-09-02 19:35:12 | 作者:徐殿岭 | 阅读:

  那天早晨,我刚进办公室就接到父亲打来电话说,刘三爷病了。我刚参加工作还不到一个月,找领导请假不太好,就说,等星期天我再回去看他吧。谁知第二天就传来了刘三爷去世的消息。弄得我心里怏怏的。


刘三爷的遗嘱
 

  刘三爷回来村里颐养天年(用他的话叫落叶归根)的时候,我还小。听大人们说,刘三爷在当里国民党队伍里曾是个不小的官,大陆解放时可以随老蒋退到台湾,但他未走,后来被放黑龙江改造并在那里安家落户。刘三爷当时曾救过共产党的一个干部。这个干部被抓进去后很坚强,严刑拷打都未吐一个字,在要被杀害的头天晚上写了自白书,声明今后不再参加共产党活动。刘三爷拿着这份自白书,再三请示上司后,就放了人。这个人因此被清出了革命队伍,直到解放后,刘三爷交待罪行时才道出了内幕,这个人才得以平反。那份自白书其实是刘三爷模仿其人笔迹写的,他说不然他无力保住这个人的性命。这个人就是我爷爷。

 

  刘三爷和我爷爷从小到大一直是好兄弟,只是走入戎马生涯时走了两条道。刘三爷回村定居时,我爷爷已经死了。刘三爷就很伤感,说向我爷爷道歉的机会都没有了。

 

  那年高考,我一举中榜,一家人愁肠百结冲淡了喜眉笑眼,为啥?没钱呗。刘三爷说,好容易出了这么个才子,大学不能不上,得想办法。父亲说,能想的办法都想了。刘三爷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丢在桌上说,这不是办法。父亲说,哪能呢!刘三爷说,我昨晚做了个梦,梦见他爷爷了,他爷爷对我说:“我们是好兄弟,我在阴间有力使不上,你代我当一回爷爷尽一份责吧。我不把这事做好,哪一天过去了他肯定不会饶我。父亲说,您老说笑话呢,这钱……刘三爷眼一翻说,这钱什么呀,你以为是白给呀,得打欠条,等大孙子毕业了,工作了,拿钱了,得连利息一并还我。没想到我工作了第一个月工资还没拿到,刘三爷就去世了。这阴阳债怎么还,我想只能每年回去多烧点纸钱了。

 

  刘三爷去世一个星期后,我意外的接到一张数目不小的汇款单和一封挂号信,是从老家里寄来的,我很纳闷。信的内容是这样的:李小钉先生台鉴:本想在入土前当面交待,但来不及了。有道是,宁欠阎王债,莫差小鬼钱(我死了就变成了小鬼),你所欠的钱帮我做一件事,具体怎么办详见遗嘱。此事交由县律师事务所刘元备律师督办。你的欠条及这次汇款单复印件已由其保管。十年后你凭汇款单据收回你的欠条,失敬之处望见谅!遗嘱是这样写的:兹有李小钉欠我款1.8万元(欠1.3万,现汇款0.5万),交由律师刘元德监督用于资助云南思茅市XX山区周小妍的今后就学费用。欠款汇出计划:该学生在小学阶段每月50元;中学阶段每月80元;高考中榜时一次性汇出1万元;大学阶段每月200元,汇款总额超过1.8万元的部分算作借款利息。如届时其经济能力有限,欠款的利息部分可由刘元德律师付出。

 

  信和遗嘱落款是刘三爷的名字。

 

  我按他的遗嘱粗略算了一下,就失笑出声,这个刘三爷,是放高利贷呀,本息来了个驴打滚。后来,我知道了,刘元德律师是刘三爷的儿子,刚从东北调到我们那个县。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八爷给的奇迹
下一篇:老单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