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大海和渔民

时间:2017-08-28 19:16:29 | 作者:侯发山 | 阅读:

  夜已经很深了。海风轻轻吹来,飘荡着一种大海特有的鱼腥味的味道。热闹一天的码头没了脾气,只有路灯和渔船上闪烁的灯火还显示出些许生机。大勇提着一袋鱼走上码头时,一眼就看到了慧芳和她的三轮车,疲惫一扫而光,加快了脚步。自从慧芳开上三轮车后,只要大勇出海,不论刮风下雨,不管回来的有多晚,她都在码头上等他。


大海和渔民
 

  没等大勇走到跟前,慧芳就突突突地发动了车子。大勇把袋子撂进车厢,然后自己也跳了上去,随即,三轮车就突突突地开走了。

 

  大勇看着慧芳花白相间的头发,说:“嫂子,出海回来没有早晚,以后就不要等我了。”其实,这话他已经说了好多遍。

 

  慧芳呸了一声,说:“别自作多情了,我等你?我是等生意哩。”

 

  大勇说:“你等生意?我坐车你可从来没收过钱……”

 

  慧芳打断大勇的话,说:“你给我鱼也没要过钱啊?”

 

  “我跟秋魁不是朋友吗……”大勇话一出口就意识到不对了。秋魁是慧芳的丈夫。十二年前,大勇和秋魁一起去南海捕鱼,遭遇台风,秋魁葬身海底,连尸体都没找到。给秋魁办后事时,慧芳扎了一个草人,穿上秋魁的衣服,拿到海里去涮一涮,沾沾海水的味道,才将草人埋了起来。此后,好长一段时间,慧芳都打不起精神。她和秋魁结婚才八年,他们的孩子小海刚上小学,她能不伤心吗?后来,为了补贴家用,就买了辆三轮车在镇上跑出租……这么多年,慧芳似乎忘却了痛苦,现在提起了秋魁,不是又勾起慧芳的伤心事了吗?大勇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慧芳打破了沉默,用轻松的语气说道:“大勇,以后不要把打来的鱼给我了,还是赶紧攒钱找个媳妇吧。”类似的话,她也说了无数遍。

 

  大勇说:“要找一个像嫂子这样贤惠的难啊。”他曾托人给慧芳说过多次,甚至当面说要娶她,她都以小海还小为理由拒绝了。

 

  慧芳轻轻叹了口气,转变了话题:“大勇,求你一件事,行不?”

 

  “好,好,好。”大勇忙不迭地应道。

 

  慧芳说:“小海马上就高中毕业了,我想让他跟着你出海,学习下氧……” “下氧”是当地的俗称,就是潜水捕鱼,潭门最普遍的一种捕捞方式。和其它地方的渔民不同,在南沙由于多数都是岛礁,渔民只得采用深海捕捞方式,下到10多米深的海下捕鱼。

 

  “不行!”大勇很坚决地拒绝了。

 

  “为什么?你的技术不外传?出海就是兄弟,遇事互相帮助。这可是咱潭门祖传的规矩。” 慧芳有点生气了。她知道,大勇10岁起就出海去南沙了。从小就在海边长大的他,不穿潜水服,最深的时候可以潜到水下20多米,一口气下去能在水里呆上四五分钟。

 

  大勇是无论如何不会同意小海出海的。慧芳的命运很苦,两岁时,父亲出海遭遇海难再没回来;结婚八年,丈夫也出海未归。如今让小海也出海,难保不出事……唉,大勇叹了口气。

 

  慧芳显然知道大勇的心思,说:“大勇,咱这里的人都是‘海里的渔民’,离了海怎么能行呢?我为啥把孩子取名小海?再说,如今渔船都是机械动力了,船上有卫星导航系统、电台,有气象预报,还有南海救助队,能有啥危险?”

 

  话虽如此,但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今年潭门镇死了两个“下氧”的水手。大勇忍不住说道:“嫂子,你为什么不同意嫁给我?不就是担心哪一天我……”

 

  “不许胡说八道!”慧芳猛地踩了刹车,扭过头来狠狠瞪着大勇。

 

  大勇看着慧芳的凶狠劲,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副等待着大人处罚的样子。

 

  慧芳忽然软着声音说:“大勇,嫂子求你了,就让小海跟着你出海吧。”

 

  大勇说:“嫂子,珊瑚礁里的东西越来越少了,而且它们都成了保护生物,连珊瑚礁,也已成为保护对象。”

 

  慧芳不服气地说:“咱潭门镇渔民的祖先就是以珊瑚礁为生……”

 

  “嫂子,还是让小海继续上学吧,就上海洋大学……听说咱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已经攻克了珊瑚的繁殖发育难题。不远的将来,也会解决各种贝类的人工养殖问题。到那时,咱潭门镇的渔民就有出路了。”说到这里,大勇的眼睛闪烁着光芒。

 

  慧芳猛地按了一下喇叭,加足了油门。三轮车猛烈颠簸着,像扑进水里的鱼儿撒欢般地往前窜。

 

  大勇忽然叫道:“嫂子,停车,停车,我到家了。”

 

  “你到家了,我还没到家呢。” 慧芳大声说道。

 

  大勇打了个尖利的呼哨,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侏儒母亲
下一篇:沙漠里鲜艳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