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善良的疯婆子

时间:2017-08-20 17:10:01 | 作者:素墨清风 | 阅读:

  故事发生在一年前的魏家村,时逢稻谷飘香、果硕鱼肥的金秋八月。这天午后,村里突然来了一个疯子,是个四十来岁的女人,污头垢面、破衣拉撒,手里攥着一件白底蓝花的小棉袄,嘴里嚼着半根儿干瘪的油条。当时人们正忙着在田里收庄稼,是村里徐老大头一个瞅见的。


善良的疯婆子
 

  “快看啊,那有个疯婆子,正掰曹小六儿家玉米呢!”徐老大站在地埂上嚷嚷着。

 

  “走!咱过去看看。”一旁干活儿的忠河叔说道,随后带了徐老大、四辈儿,三个人朝那疯子走去。

 

  “嗨!疯婆子,你哪来的?放下手里的玉米!这叫偷,知道吗?”嚷嚷的还是徐老大。

 

  “嘻嘻...嘻嘻嘻......”那疯子跟没听见似的,抱着几根玉米棒傻笑着。

 

  “算了吧,看她疯疯癫癫的,别理她了,她就是再长出两只手能拿多少啊,由她去吧!”忠河叔劝住徐老大,“快回去干活吧,回去吧。”

 

  三个人转身往回走,走出没多远,四辈儿回头看见那疯婆子竟然跟了过来。见有人回头瞅她,她停住了,四辈儿转回头去,她又跟着。

 

  “我说,这疯婆子不定看中咱们当中谁了,呵呵……她可一直在后面跟着咱呢。”四辈儿小声说。

 

  “别瞎嗡嗡儿!回去干你的活儿得了,不用理她。”忠河叔掳了一下四辈儿的后脑勺儿说道。

 

  三个人回到田里继续干活儿,那疯婆子就蹲在一旁直直地瞅着。

 

  “哎!快瞧,疯婆子肯定是看上徐老大了,眼睛都直了,哈哈哈....”四辈儿还没忘刚才那茬儿,笑着调侃道。

 

  “兔崽子!少拿我找乐儿哦,我不就斗鸡眼、酒糟鼻子这点遗憾嘛。”徐老大还嘴道。

 

  “那倒是小事儿,主要是这些年你光棍儿还没耍够呀?”四辈儿不肯放过徐老大,接着调侃道。

 

  “我...我...”徐老大让四辈儿挤兑得脸通红,竟然说不出话来了,连忠河叔也跟着笑了起来。

 

  “呵呵呵……呵呵呵……”蹲在一边儿的那疯婆子也跟着捡乐儿。

 

  “你们看!这疯婆子笑起来还蛮好看的呢。”四辈儿笑着道,“我看配徐老大有富余,嘻嘻……” 徐老大有气无力地瞪了四辈儿一眼。

 

  那疯婆子笑起来的确不难看,其实仔细端详,就是不笑也不难看,特别是她那双大眼睛,仿佛要跟这三个庄稼汉诉说些什么。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只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游过了四季荷花依然香,等你宛在水中央……”那疯婆子起身手舞足蹈地唱起歌来,田里的庄稼汉竟然被她的歌声惊呆了。不怪他们吃惊,若闭上眼睛听那疯婆子的歌声,谁也不会相信这是一个中年女人嗓子里发出来的声音,柔美清脆、句句靠谱儿。这水平,要是上“毕姥爷”的星光大道,指定能被领上道儿。

 

  最吃惊的是徐老大,两只斗鸡眼一眨不眨地盯着那疯婆子,嘴张得下巴快要掉下来了。

 

  “老大,还用寻思吗?直接领家去得了,哈哈……”四辈儿还没放过徐老大。徐老大仿佛四辈儿的话没入耳,依然呆呆地望着疯婆子。

 

  “你俩快干活儿吧!一会儿天都黑了。”忠河叔说道。

 

  疯婆子这会儿也不唱了,竟然几步走到田里帮他们掰起玉米来,脏兮兮的脸上带着孩子般纯真的微笑,她的举动越来越让这几个庄稼汉吃惊了。

 

  傍晚时分,田里的活儿进入尾声,几个庄稼汉把收下来的玉米棒都装上了大卡车准备回村子里。疯婆子站在旁边,手里捏弄着那件小棉袄儿,眼神里流露出难言的失落与无助。

 

  “这女人怎么办?丢下她不管吗?天都快黑了。”徐老大此时竟关心起那疯婆子,皱着眉头说道。

 

  “这还真是个事儿,人家又给咱唱歌,又帮咱干活儿,忠河叔您说怎么办呢?”四辈儿在一边问道。

 

  忠河叔沉默了一会儿,走到疯婆子身前问道:“你从哪来的,还记得吗?”

 

  疯婆子低着头无语。

 

  “你有家吗?”忠河叔接着问。

 

  疯婆子摇了摇头。

 

  “忠河叔,叫我看咱们带她回村上吧,她肯定无家可归,怪可怜的。”四辈儿说道。

 

  “是啊是啊,带她回咱村子吧……”徐老大眨巴着那对斗鸡眼,看上去好像都有些着急了,说道。

 

  “跟我们回村里,你愿意吗?”忠河叔问那疯婆子。

 

  疯婆子抬起头,冲着几个庄稼汉开心地笑了。

 

  几个人回到村子里时,天已经黑透了,街巷里亮起了路灯。

 

  “这疯婆子往哪安置啊忠河叔?”四辈儿问道。

 

  “路上我就想好了,咱村东边的老学校现在虽当了仓库,但院里还闲着一间屋,有门有窗,热不了冻不着,就让她去那住吧。”忠河叔说道。

 

  “那她每天吃饭怎么解决啊?”徐老大在一旁急切地问道。

 

  “吃饭问题包给你了。”机灵的四辈儿诡笑着说。

 

  “这……这……”徐老大嘴上支吾着,心里好像挺乐意,因为他一路上眼睛就分秒没离开过那疯婆子。

 

  “我看行!”忠河叔早看懂了徐老大的表情,说道:“召唤村里几个妇女帮她梳洗梳洗,再看看谁家有余富不用的被褥、不穿的衣服……”

 

  “我有,我都有……”徐老大没等忠河叔说完就自告奋勇了。四辈儿撇着嘴、忠河叔憋着笑,徐老大胡撸着脑袋,脸比白天更红了。

 

  就这样,魏家村多出了一个疯婆子,也多出了一段故事。转眼到了农闲季节,冬天来了。

 

  这段时间,疯婆子在老学校的那间屋里过的很幸福,因为每天都有孩子们跑过来跟她玩捉迷藏、打水仗、过家家儿。每天都能看到徐老大拎着吃喝儿来来回回、连颠儿带跑的身影。她跟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一点都不像个疯子,脸上总是带着和孩子们一样纯真的笑容。

 

  一天夜里,疯婆子扯着嗓子哭了起来,徐老大光着膀子,裤腰子都没提上,慌慌张张地从疯婆子屋里溜出来,一溜烟儿跑了。

 

  一天清早,徐老大家门口贴了大红喜字,燃起了热闹的鞭炮,疯婆子一身红,在一群孩子的簇拥下走进了徐老大家的院子。

 

  雪花飞舞、腊梅迎春。大年三十这一天,魏家村沉浸在喜悦祥和的气氛之中。家家户户包饺子、贴春联,每个人的脸上洋溢着幸福、涂抹着欢笑。

 

  “丁丁……丁丁……儿子……你上哪去了……”四辈儿媳妇在大街上拼命的喊着,脸上流满了泪水。

 

  “你家丁丁怎么了?”闻声出来的人们上前问道。

 

  “傍晚他和几个孩子在门口玩,一眨眼功夫就没影了,天这都黑了,别家孩子都回来了,就我家丁丁没见人,这可怎么办啊?呜呜……”四辈儿媳妇急得直跺脚。

 

  “弟妹别急,咱们大伙儿一起去找,一定能找到的。”徐老大领着疯婆子也闻声赶来,上前说道。

 

  “快!大伙儿回家拿手电筒,分头去找!”忠河叔喊道。

 

  时间一秒秒一分分的过去了,去找孩子的乡亲们一个个、一群群,垂头丧气地回来了。四辈儿媳妇瘫软在地上放声痛哭,四辈儿傻傻地低头站着……魏家村刚才喜悦的气氛,此时却凝重如冰。

 

  “妈妈……妈妈……”人群外突然传来孩子的喊声,循声看去,是丁丁,孩子一身精湿,小脸儿冻的紫红。

 

  “谁看见我家疯婆子了?谁看见了?……”徐老大气喘吁吁地从远处跑来。

 

  “在那!”丁丁小手儿指着刚才他回来的方向。

 

  乡亲们循着丁丁指的方向一路走、一路叫喊着疯婆子。在荒草杂丛遮掩的池塘边,人们发现了疯婆子每天都攥在手里的那件小棉袄。池塘的冰面上有个打开的大窟窿,徐老大“噗通”跳了下去。乡亲们围成一圈,焦急地向冰窟窿里望着、等着……不多时,徐老大把疯婆子的尸体从冰窟窿里举了出来。

 

  “妈妈……疯婆婆,是疯婆婆把我弄上来的……”丁丁拽着妈妈的衣袖儿仰着小脸儿说道。

 

  “你个狠心的臭娘们儿、疯娘们儿!我还没听够你唱歌呢,你就这么走了……”徐老大的哭喊声在寒冷的空气里回荡着……骤然间,天上飘起了雪花。

 

  新年的钟声敲响了,电视机里唱起人们早已熟悉的那首老歌:难忘今宵,难忘今宵,无论天涯与海角……魏家村里往年在这个时刻,街巷胡同里总会弥漫着浓浓的鞭炮烟火的味道,今年却只有纷纷飘落的雪花,地上一片冰冷的洁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