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骆驼的眼神

时间:2017-08-10 13:34:57 | 作者:赵卡 | 阅读:

  骆驼被喻为“沙漠之舟”,是黄沙世界的至宝。但出现在我家的一只小公驼却突然被“生活”所锤,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


骆驼的眼神
 

  父亲舍了大价钱,买回一峰金色的骆驼,栓在院子里的一棵柳树上。

 

  一开始,骆驼站在树下,一对鼠眼轻蔑地扫了一圈院子,父亲在给它装修棚子,母亲正喂鸡呢,一只四眼狗懒洋洋的趴在窝边做梦,偶尔抽搐一下,仿佛噩梦来袭。骆驼放心了,伸长了脖子捋着吃柳树梢,就像牧人喝酒一样,一会儿那棵柳树就光秃秃的了。

 

  骆驼毕竟是第一天到我家,起码的宽容心我父亲还是有的,它捋光了柳树梢,父亲只是骂了一句,然后牵着它到压水井边喝水。兴许是真的渴了,骆驼也不客气,兔唇嘴贴在水桶的沿儿上,滋滋滋吸溜起来,水在慢慢往下沉,骆驼的脑袋往里深,卡进去了,骆驼喝完水,一抬头,铁桶箍在了驼头上,怎么甩也甩不下去,咣当咣当的。父亲又开始骂,一只手拽着穿了鼻孔的缰绳,另一只手费了好大的劲,也搬不下这只铁皮桶,只好喊了母亲,取了老虎钳子,扯断桶皮,才把驼头弄出来。

 

  父亲又把骆驼拴在了柳树上,然后转身修那只破铁皮桶去了。骆驼望了望父亲的背影,又抬头看了看光秃秃的柳树梢,不动声色的慢慢卧了下来,就好像那事不是它干的。

 

  这是一峰母驼,父亲和母亲的意见一致,耕地或拉车的时候,尽量不能把骆驼累坏了,她得积攒体力,说不定一高兴给下一个小骆驼。

 

  在父亲母亲的宠爱下,骆驼越发趾高气扬,走在大路上,鼻子里哼出的声音也是蛮横的,每当看到毛驴车或马车,它的眼神总是不屑一顾,大跨着有力的步子,身上的绒毛厚厚的覆盖着,威风凛凛。但这母驼在一年后,还是令母亲失望了,它就是不孕,父亲的态度无所谓,只要能干活就行,生不生小骆驼听天由命。

 

  有了力大无穷的骆驼,父亲又动了心思,除了自家的那十几亩地,还要给别人家耕种,反正是为了挣钱,耕一亩五块呢。那么,一峰骆驼就有点气力不济了,父亲和母亲一商量,又买了一峰小骆驼,是个公的,父亲说,来年它就能干活了。

 

  父亲的想法很快就被这峰小公驼给破坏了,这家伙对什么都新鲜,先是捣毁了狗窝,后又吓傻了羊圈里的羊,院子里的老母鸡被它追得飞上了墙,没有办法,父亲只好把它拴在靠墙的一棵大杨树上,饿了,给它草料,渴了,给它提一桶水,反正,过了年,它就得乖乖干活。

 

  冬天的时候,小公驼已经非常壮实了,它的绒毛是深紫色的,嘴唇发黑,嘴里每天嚼着白色的沫子,离老远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刺鼻的呛人味道。父亲说,这家伙发潮呢。潮就是公驼发情的意思,有经验的驮工都知道,公驼发情是最危险的,比较疯狂,六亲不认,极具破坏性。但父亲没有经验,一次他又端了一笸箩玉米碴子给小公驼喂,没想到趁他撅起屁股用棍子搅拌饲料时,那小公驼一口咬住了父亲的脚后跟,父亲头朝下给生生提了起来,然后公驼的脑袋一扑棱,把父亲给甩在墙上了,当时父亲就瘫软在地,小公驼那时已是兴奋至极,又要去咬父亲的脚后跟,被我看见,一边喊,一边拎着棒子劈头盖脸抡在了小公驼的脑袋上,才把父亲救出来。

 

  父亲缓了半天才算缓过劲儿来,一手扶腰一手指着小公驼破口大骂,然后和我要了棒子,又把小公驼抡了一顿,然后决定罚小公驼晚饭一顿,以示惩戒。

 

  春天的时候,小公驼长成大公驼了,力气大的出奇,细一点的缰绳根本拴不住它,尤其是一次和母驼搭配耕地,平时母驼一个能干完的活儿,搭配上了公驼,只能干一半,父亲懊恼的说,一天的主要精力全使它身上了,别的牲口是老老实实耕地,咱家的公驼四处物色母牲口,一旦发现中意的,飞奔过去把别人家的母牲口给按倒了,专咬脖脊,搞得别人家怨声载道,唉,本来以为是个硬劳力,没想到买回来个麻烦,这可咋办啊?愁得父亲好几天睡不着觉。

 

  直到乡里兽医站的老兽医周二棍子到我们村劁猪,发现了这峰公驼的问题,父亲求教治驼的方法,周二棍子说,所有的问题都出在这家伙的卵子上,你要把它的卵子给骟了,保准不再调皮捣蛋,它没那个功能了,耍什么流氓?但要骟了公驼的卵子,公驼的力气会减少三分子一,不过,再也不会给你惹麻烦了,因为它再也不能发潮了。

 

  父亲恍然大悟,他宁愿公驼减了力气,也不想再让公驼咬他脚后跟了,当机立断决定,要周二棍子给骟了这峰公驼,周二棍子应承了下来,说过几天他忙完了劁猪的任务,亲自给这峰公驼动手术。

 

  几天后,周二棍子派来了他儿子周强,要给公驼骟掉卵子。我父亲认为周强年轻,劁猪可以,劁骆驼怕手艺不行,不放心,还是让他父亲周二棍子来。周强说他父亲感冒了,没有办法,他亲自上阵,周强还说他跟他父亲学了好几年了,别说骟骆驼,就是骟人都没问题。

 

  父亲就没再坚持让周强的父亲来,父亲的逻辑是,老子英雄儿好汉,说不定周强比他父亲还厉害呢。

 

  骟骆驼那天,父亲在周强的指挥下,左邻右舍叫了七八个人,给公驼五花大绑扔在了地上,公驼平时欺男霸女惯了,一旦被捆成了粽子,兔唇抖动,哀鸣不已,眼神里流露出了深深的恐惧。周强可不管那些,把布兜平摊在地上,从里面摸出一把闪着寒光的手术刀,给公驼的卵子上抹了一些酒精,手腕一抖,随着四溅的鲜血,两只卵子就从公驼的屁眼下飞了出来,掉在地上打了两个滚儿。公驼就像死了它娘似的,顿时嚎啕不止。

 

  父亲在趁周强给卵子包皮处上麻油之际,和周强说,是不是惨了点,连麻药也没上。周强一拍脑袋,哎呀,我怎么忘了这茬了!气得父亲非要扣下周强的手术费,说骆驼疼就是我疼,周强连说好话带作揖,苦苦哀求,才讨了一半的手术费,骑着摩托走了。

 

  接下来的日子,是公驼和父亲一起难捱的日子,公驼每天哀鸣不已,头几天还声音很大,后来就只有蚊子般的叫声了,它卧在地上,屁眼下面总是血流不止,我父亲给他最好的饲料,连鸡蛋和牛奶都用上了,可公驼看也不看。我父亲只好骑着自行车到了乡兽医站,找周二棍子,说明了公驼的情况,周二棍子说,正常,正常,我给你配点消炎药和止疼药,给骆驼服了,一般这种情况一个月以后就没事了。父亲只好抓了药,回来给骆驼煎了,然后早晚各一顿给骆驼灌服了。

 

  一个月后,原先那峰活蹦乱跳的小公驼已经形销骨立,一身好看的绒毛也脏兮兮的,尤其是公驼的眼神,早已失去了光彩,眼屎糊了一圈,父亲每天还得给他除眼屎。再好的饲料在公驼看来也是食之无味,它总是吃上两口就不吃了,然后卧在那里,低低地呜咽。父亲后悔了,只拍自己的脑袋,自责不已。

 

  一个月后,那峰公驼瘦成了一把骨头,死了。死的时候,父亲守在了公驼身边,公驼的眼神里除了责备和怨气,也有楚楚可怜的余光,直至咽气时余光散尽。

 

  有人来买死去的公驼,父亲没有卖,他抽自己嘴巴子还来不及呢,把买死骆驼的牲口贩子给轰走了,然后把死骆驼埋在了屋后的一棵大杨树下。院里仅剩下的那峰母驼,它也是小公驼由小到大的见证者,每次父亲看到母驼,发现它的眼神里尽是恐惧,原先的那种傲慢荡然无存,父亲就气不打一处来。

 

  一天,父亲喝了点酒,骑了自行车到乡兽医站找周强讨说法,周强不在,周二棍子在,父亲就大骂周家父子,几十年的老兽医了,动手术居然忘了上麻药,活活把一峰公驼给疼死了。周二棍子也觉得这事太荒唐了,他先是给父亲赔礼道歉,然后和父亲说,其实也不是疼死的,公骆驼嘛,和男人一样,你把人家的卵子给骟了,它就是太监了,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公骆驼还怎么出去见母骆驼,骆驼也有自尊的,它是羞愤而死。这事儿归根到底怨你,是你主张骟了人家公骆驼的,是不是?

 

  一听这话,父亲就酒醒了,也不言语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买来的男友不值钱
下一篇: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