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邻居是个印度老太太

时间:2017-07-14 19:02:40 | 作者:李琦 | 阅读:

  女儿家的邻居是一个深居简出的印度老太太。她在家时门总是半开半关,我上楼下楼都要从她家门口过却很少能遇见她。她不像其她印度老太太额头上点着一颗猩红的吉祥痣,这让我断定她是一个孤寡老人。如果看见她穿上轻柔的莎丽裹裙和窄脚裤,脚穿人字拖额头上点上红痣出门,那八成去神庙或去会朋友走亲戚,可以例外的在眉心中央点上痣,让她年轻了不少岁。不像有的印度男人随随便便的像是用牙膏点上白色的痣。如果不小心蹭了一下,那颗痣形状像是“逗号”又有点像“蝌蚪”。


邻居是个印度老太太
 

  老太太有个奇怪的习惯。每天早晨,都会从她屋里飘散出来一阵阵怪异的香味,总是熏得我头昏脑胀的,持续的时间大约有半个钟头。香味散去之后,她会开始播放歌曲,那些歌曲远没有印度电影《大篷车》和《奴里》里面的音乐好听。歌曲反反复复的仅此一首,声音也大的要命,日子久了,我被她灌输的也能跟着哼哼下来了。

 

  印度是世界宗教发祥地之一。直到现在,很多印度人仍然笃信宗教。印度人移民到这个小岛国,绝大部分人仍然虔诚无比,我猜想老太太每天播放的那首音乐一定和宗教有关,可是没完没了地总听这支曲调平平、如诵经一般的歌曲确实很闹心。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了,于是便打开女儿家的音响设备,而且还挑选了一首叫“我和草原有个约会”的歌曲,并把音量调到和那支印度神曲差不多高的分贝播放起来。突然,老太太屋里的声音戛然而止。只见她跑过来冲着我说了一嘟噜话,我认为那是印地语,于是便连连地摇头。她见我一头雾水,又立马改说了英语,我仍是一脸茫然。老太太手一扬肩一耸便回了自己的屋子。不一会儿,只见她穿了一身苹果绿的莎丽,点上了那颗很少见到的红痣锁上门,然后就走向了电梯口。

 

  将近中午时,老太太才转了回来。这一次她没有回屋,而是径直走到我家门口,然后就“哈喽,哈喽”地叫我,我从里屋出来还给她一个微笑。她便把手里的一张纸递给我。我看到那上面分别用英文、印度文和华文写了几行字。歪歪扭扭的繁体中文写的是:“我的邻居,如果您不爱听我每天都在播放的音乐歌曲的话,我可以用最小的声音或停止,对给你带来的烦恼我在这里向你道歉。”我赶紧冲着她摆摆手说“No、No!”

 

  晚上,女儿下班回来,我把那张纸递给了她。女儿看后说,这几句中文翻译的不是很准确,她应该这样说,“对我所播放的歌曲,假如你没有理解或不能忍受的话……”

 

  我让女儿按照我的意思和我的名义在下面用英文写到:“我的邻居,一点不,我完全被你播放的美妙音乐迷住了……”女儿写完这几句话,我忽然觉得自己好虚伪,但还是给老太太送了过去。我觉得总得给老太太一个回复才对,不管怎么说,我们同在异国他乡,邻里之间,更需要和睦地相处。不管我喜不喜欢那首“神曲”,自己都要耐心地听完,而不是像我那样,以敌对的心态予以回应。我强迫自己必须接受老太太的那首“神曲”,这也标志出一个中国人应有的品质与修养。

 

  太阳每天照常升起,印度神曲每天依旧响起。我每天继续享受着那个枯燥乏味的音乐,久而久之,那支神曲便扎根于我的脑海深处,如果听不到时,仿佛还缺失了一些什么,现实生活就是这样的奇妙。

 

  大年初一的那天,按当地华人的习俗,我给这位印度邻居送过去八个橘子。

 

  不大一会儿,我忽然看见老太太换上一身艳丽的印度传统莎丽走向电梯口,似乎准备外出。时间不长,她回来时,手里却举着一个红信封,并冲着我使劲地摇了摇。来到我家门口,老太太说着我听不懂的英语,但瞧见她要将红包塞到我手里,这才恍然大悟,老太太肯定是去找她认识的华人朋友,咨询了中国人过春节的习俗,这不,她是来给外孙儿送压岁钱来了。

 

  谢过了老太太,又送走了她,我赶紧打开红包,里面装了10元新币。我大至算了一下,这十元新币至少可以买24个橘子。我便自嘲地念叨了一句,大年初一就发了一笔!

 

  显然,我和这位印度邻居已经相处成了好朋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最珍贵的奖品
下一篇:变质的饼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