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认贼作父

时间:2017-07-01 15:50:34 | 作者:厉剑童 | 阅读:

  这天是星期天,天高云淡。大街上车来车往,人流熙熙攘攘,摩肩接踵。摆小摊的占满了路两旁的人行道。往日宽阔的街道顿时显得苗条了许多。大纲在大街上走着,一边走一边看一眼街道两旁的风景。


认贼作父
 

  正走着,大纲突然觉得被谁碰了一下,大纲下意识地摸了一下上衣口袋,糟了,钱被偷了!大纲的口袋里装着3千块钱,那是上午纲去要回来的欠账。眼下他正打算存到银行里去。

 

  3千块对大纲来说不算什么大钱,可白白让人偷了算什么事?大纲赶紧在人群里找寻那个窃贼。可人来人往的,哪里找得到?正着急着,有个妇女拽了大纲一把,神秘兮兮地朝路那边指了指。顺着大纲很快明白过来。

 

  顺着妇女手指的方向,大纲看到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穿着一身旧蓝布衣服,顶着一头乱蓬蓬的灰白头发,正紧张地朝这边看。正巧与大纲的眼神碰了个照面。“灰白头发”赶紧低下头,急急地一瘸一跛地朝那座楼的角落里走去。

 

  这人是小偷?不像啊,十足的民工。大纲跑上去,一把拽住那人的衣袖,把手一伸,气愤地说道:拿来!

 

  那人红着脸,抖抖地把钱包拿出来,很不舍地递给大纲。

 

  大纲一把夺过来,厌恶地放那人走,大纲突然变了主意:这人不像个小偷啊?怎么会做了贼呢?我且问个明白。

 

  “说,为什么偷钱?”

 

  “我……我……”灰白头发看着大纲,吞吞吐吐地说,“你……一定想知道?”

 

  大纲重重地点点头。

 

  从灰白头发的叙述中,大纲得知,灰白头发是个单身汉,几年前跟着村里人出来打工,不想出了事故,丢了一条腿,老板给安了假肢后就把他给打发了,靠捡破烂为生。一年前,在大街上捡了一个流浪儿,认作了儿子,两人相依为命。不想,儿子一个月得了病,无钱医治。他只好昧着良心出来找钱给儿子治病……

 

  大纲将信将疑,现在这种骗人的事太多了。大纲决心想当面印证一下,如果有假再送他去派出所不迟。

 

  大纲跟着灰白头发来到城西护城河下的一座大桥下。指着一个桥洞里用破苇席围起来的“屋子”说这就是家。大纲低着头进去,只见苇席上有几个破洞,有冷风嗖嗖吹进来。地上铺着几块破木板,板子上铺着一床露着黑棉絮的破被子,一个满脸脏呼呼的男孩蜷缩在那里。

 

  大纲心里一软,眼泪差点流下来。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大纲拿出2千元给灰白头发,拿着,先给孩子看病吧。灰白头发嘴唇颤抖着,接了钱,就要跪下,大纲赶紧一把拉起来。

 

  走出那个窝棚,大纲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眼泪哗哗流下来。

 

  第二天,大纲又揣着3千元钱去了那座窝棚。不想,灰白头发和孩子不见了,窝棚也不见了,涵洞里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骗子,一定是个骗子!大纲心里很沮丧。

 

  一连几天,大纲始终处在懊恼、失落和愤懑之中。

 

  这天,大纲正在大街上走着,突然觉得被人拉了一下,一看,不是别人,是那个灰白头发,手里还提着几个馒头。

 

  好你个骗子,还有脸见我!大纲心里很生气,手一伸,拿来!

 

  灰白头发愣了愣,嗫嚅着,来回搓着手,局促地说,“我……我是给儿子……”

 

  大纲听明白了,原来,那天走后,灰白头发带着儿子去看病,回来时发现桥洞前多了两个人,那人说上级要来检查护城河治理情况,让他们搬出去,以免影响检查。现在儿子还躺在医院里。

 

  大纲将信将疑,跟着去了医院,见到了老人的儿子。医生告诉大纲,来得太晚了,这孩子没救了。几天后,老人的儿子“走了”。

 

  大纲一连几天睡不宁,满脑子都是那个灰白头发的老人——那个偷过自己钱的贼。

 

  几天后,大纲工厂的大院里,多了一个60多岁灰白头发腿有些跛的老人,穿着一身新衣服,天天乐呵呵的。老人很勤快,每天都把大院打扫得干干净净。大纲向大伙介绍说,这就是我失散多年的老父亲,老人家一刻也闲不住……爹,别累着,歇会儿。大纲温和地叮嘱道,说这话的时候,大纲脸上写满了满足和幸福。

 

  只是人们不明白,不知为什么,每次老板这么说的时候,老人显得特别激动,眼睛红红的,仿佛有眼泪要流下来。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奶奶和灶神公
下一篇:被拐卖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