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能掐会算的本领

时间:2017-06-23 18:15:14 | 作者:周传荣 | 阅读:

  新上任的县公安局政委汪海,听说他的搭档——公安局局长刘玉,是个多谋善断、能掐会算的人物,有什么案子撞在他手上,他只需眉头一皱,便可计上心来,很快就能悬案告破。汪海为此十分愉快,他既为在新单位有这么一位靠山而放心,也为能有这么一个老师而高兴。


能掐会算的本领
 

  不料,他俩见面头一天发生的事情,却让汪海大为失望,事情是这样的:

 

  刘玉是个小矬胖子,操着一口典型的山东老赶儿口音,说话很土气,甚至在点不够文雅。行动也有些迟钝,走路慢吞吞,特别出乎汪海预料的是,他根本不具备人们常说的、与自己职务相称的一双睿智而敏锐的眼睛,眼小而无神,还是双小三角眼儿。经过一个小时的攀谈,汪海甚至完全否定了人们向他提供的那些对刘玉的称赞,汪海干公安多年了,看人总是八九不离十。他肯定。

 

  夜深了,他们彼此寒暄了一阵儿后准备各自回家。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响了。汪海知道,夜间往公安局打电话的人,多数都是报案。因此,他没接电话,想借此机会对刘玉局长进行一番实地观察。

 

  刘玉,慢吞吞地走到办公桌前,用他那胖乎乎的手抓起电话听筒。果然,听筒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话音:“喂,县公安局吗?”“啊对。”“刘局长在不?”“是俺,有啥事儿说吧。”“喂喂,我是县化肥厂保卫科,一个小时前,我们化肥仓库的窗户被撬,被盗走了五袋化肥。能帮我们破一下子案不?”办公室里十分安静,即使站在几米开外也能听清电话里的声音。

 

  在汪海看来,这个案子虽然很不起眼儿,但要在短时间内侦破它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是他,他会马上找值班人员开会分析案情、研究方案、然后开赴案发地点,实地侦察、拍照、访问等等,这套工作,作为一个有经验的公安局长,也就是几分钟的事儿。然而,刘玉呢?汪海有些疑惑。

 

  刘玉听完案情后,眼睛有些发直,甚至有些发呆,身上也没有一点马上就行动的表示。经过几十秒钟的考虑后,他对着话筒慢吞吞地问:“这个案子是谁报地案?”“是曹二虎。”“曹二虎?就是那个后脊梁上长着一块黑记地那个曹二虎嘛?”“是他。”“他为什么报案呢?”“他今天值班儿,责任心很强,发现案情就马上报了案。”

 

  听了这段话,刘玉和汪海都陷入了深思,汪海的眼睛不时扫视着刘玉毫无表情的脸。

 

  须臾,刘玉仍然是慢吞吞地对准话筒说:“中咧,这五袋化肥你们就找曹二虎要吧,他肯定知道化肥是谁偷儿去地,他要不说,那就肯定是他本人偷地。”“是吗?”“没错,就是他!”刘玉的话语十分坚定,满有把握,眉宇间流露出一丝自信的神情。

 

  随着电话听筒的放下,汪海的心里也“咯登”了一下子。他为刘玉局长这等草率而且又是这等不负责任的判断而惊讶。在他看来,这位局长这么办事,是彻头彻尾的鲁莽行为,根本不像个警察局长,倒像鲁智深、夏伯杨,弄不好要出大笑话,必须给予纠正。于是,他恳切地对刘玉说:“刘局,我听别人说你是能掐会算,原来您就是这么楞掐糊算哪!咱们是专政机关,动动嘴皮子可就是人命关天,也关系到一个人的政治生命问题,一举一动都要按照国家的法律法规办事,怎么能凭感觉乱猜办案,放下电话了事呢?”

 

  “哎我说……”听了汪海的奉劝,刘玉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激动,嘴里也像拌进了大蒜,似乎有许多话想说又说不出来,只是崩出了这么几个字:“那,咱就走着瞧吧。”

 

  第一次见面就发生分歧,办公室里的空气都快凝固了,墙上那座一分钟摆六十下的挂钟,即便乘上一倍的速度也难以赶上这两位公安局领导干部的脉搏,十分钟、二十分钟,就这样,时间在宁静中很快过去了。

 

  “叮零……”,电话机发出了似乎是为他们解围的铃声。这回抓起听筒的手不是那只胖乎乎的手,而是另一只手——汪海的手,他打算,如果是化肥厂的来电,那就马上收回刘玉刚才的判断。“喂!”电话里的声音很激动,“喂喂,刘局长吧?您地判断是正确的,化肥就是让曹二虎偷去地。刚才我们把他叫到办公室问话,开头他还不承认,后来我们告诉他是您说地,就找你要,他当时就蔫了。老老实实地做了交待。他交待说,想弄几袋化肥又不能让人发觉,好几天都没敢下手,今天想好了个监守自盗、罪人先告状地办法儿,自己值班地时候下了手。那五袋化肥,有两袋他用自行车托走了,其他三袋扔在高粱地儿里。我们跟他到了高粱地儿,嘿嘿,到那儿就把化肥拿回来了。哈哈,我说刘局,你真地是个能掐会算哩,谢谢啦……”这声音像从高压水枪里喷出来的水,想堵都堵不住,想压都压不死,一下子把人的心都呲开了花。

 

  放下电话,汪海惊愕了,他那张富于表情的脸上堆起了标准的感叹和羡慕表情,随即又变化为标准的惭愧和尴尬。他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为好,找不出准确表达他心情的语言,只是口不由衷地对付着说:“老刘,你真是能掐会算,神、神啦。”

 

  回答他的仍然是刘玉那有些呆板的憨憨的笑。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汪海仍然沉浸在对刘玉的钦佩之中,因为在与刘玉的深入交往中,在与全局同志的交谈中,他终于理解了刘玉为什么会有这种能掐会算的本事。他也弄明白了,这本事其实并不神秘,只是功到自然成的结果。那里由于刘玉他心里对全县的每个不良青年都有一本经,曹二虎也早在他的视线之中,他对曹二虎的个性早就了如指掌。

 

  汪海问过刘玉,你怎么能做到这一点,他说无非是实事求是,密切联系群众。群众都说,他刘玉其貌不扬,可心灵比早晨的彩霞还美,他的小眼儿不大,可要比探照还明。汪海服了,他心里默默地念叨着,跟刘玉好好学吧,将来准能学成能掐会算的真本领,比诸葛亮还诸葛亮。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