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业务员的险招

时间:2017-06-21 14:11:29 | 作者:刘雪峰 | 阅读:

  焦卫东是个幽默风趣的人,凡事喜欢开个玩笑,可他却生活在一个实诚人的圈子里,他的调侃未必有人欣赏,于是就有人说焦卫东喜欢吹死牛。

 

  有人说焦卫东那张嘴适合去做保险,焦卫东笑笑说没试过。后来保险公司秦经理知道了焦卫东,几次接触后还真把他增进了公司。初进公司那时,焦卫东对公司早会上又唱又跳氛围不太习惯,他觉得这帮人都疯了。他看到主管或精英表态时那气宇轩昂的架式,觉得很是羡慕,心想一个人就得自信,只有相信自己,别人才会相信你。

 

  刚进公司,焦卫东表现的很低调,培训学习、每天早会都能准时参与,表现的也十分积极。秦经理为焦卫东的转变而欣喜。


业务员的险招
 

  公司启动季度业务冲刺。团队属员个个都象注了鸡血激情澎拜,焦卫东之前从未见过这阵势,自然也受了感染,当大家签下冲刺目标的时刻,焦卫东再也按奈不住了,只见他噔噔噔跑上台去,在最高档次的目标板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顿时全场哗然,让焦卫东的举动给镇住了。焦卫东仅仅是才入司的新人,尽管脑子聪明,但二十万的目标可不是小数目。主持人邀他发表感言,焦卫东初生牛犊不畏虎,调侃说:我看二十万的目标没人敢签,那不是方案失策嘛?既然签了,我焦卫东也把话搁在这里,如若达不成目标,提头来见!

 

  焦卫东掷地有声话一出口,全场暴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而那阵掌声更多是在为焦卫东在这样严肃的场合出风头而喝倒彩,秦经理看到焦卫东那洋洋得意的形象,羞愧的把头低了又低。当初有人都说焦卫东爱吹死牛,她还不信,现在看来真是自己看走眼了。

 

  季度冲刺时间一天天逼近了,焦卫东的业绩还挂着零。起初人们看了还笑笑,说看焦卫东如何提头来见。渐渐谁都不把他当回事了,都知道他所签的目标是不可能达成的。秦经理心里好一阵的郁闷,情绪低沉得厉害,却又不便发作出来。人们的议论句句都摎在她的心上,焦卫东毕竟是她增来的,心想这回算是把脸丢大了。

 

  秦经理想找焦卫东谈谈,即便不能完成二十万,三万、两万的也该有所进账,零一直挂着,秦经理的脸却挂不住了。管考勤的组训老师却说焦卫东请假了,说要一周后才能回来参加早会。秦经理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一向好修养的秦经理牙咬得嘎嘎直响。心里暗骂:这焦卫东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秦经理对焦卫东不抱任何希望了,庆幸的是团队里别的伙伴本次冲刺表现突出,团队整体业绩依然保持公司在公司前列。

 

  早会刚结束,秦经理把几位主管留下来开碰头会,要求大家一鼓作气再拼一把,争取保住团队冠军的荣誉,主管们个个摩拳擦掌。偏偏就在这时,一个电话将秦经理那刚刚昂扬的情绪又击打的一落千丈。电话构皮滩派出所打来的,说你公司员工焦卫东在峰岩村集镇实施诈骗时让当地老百姓围攻,现在峰岩村委会,要公司去领人。秦经理本想了解更多信息,派出所的同志说他们也是刚接到报案正准备往峰岩那边赶。

 

  秦经理毕竟是女流之辈,再说也从没和派出所打过交道,无奈之下只好把事情的原尾向总经理室作了汇报。钱总听了情况,十分冷静的说,焦卫东是我们公司员工不假,但对他的个人行为公司不可能负责任,这事公司层面不便出面,既然派出所把电话打到你那里,你先过去了解一下情况,有什么事及时沟通……

 

  峰岩很偏远,贫穷落后闭塞,一直不为人们重视,直到新世纪初,国家要在下游建一个大型的水电站,峰岩所处的位置低洼,成了淹没区,大片的粮田沦为泽国,当地的居民获得了巨额的移民补尝。随后,一条高速路又从村子里穿过,当地居民再次获得赔尝,当地的居民因为补尝富了起来。于是便有许多嗅觉灵敏的商人以及社会各类人群纷纷涉入这里。

 

  焦卫东几天前来到峰岩,在村集镇上来来回回的走了好几趟,几乎把各家各户的情况都了解得八九不离十,最后选准一户老实巴交的农户介绍公司新近推出的理财产品,说这产品不仅收益高,最关键的是还有保险保障。这户人家只有女主人在,自称姓刁,焦卫东叫她刁姐,刁姐对焦卫东说的理财不懂,说让我弟来和你谈。

 

  刁嫂的兄弟刁二在村子里是出名的二杆子,接到他姐的电话放下手里玩着的牌匆匆赶了过来,见有人和她姐说投资的事,不由分说就破口大骂,说瞎了你的狗眼,啥子理财不理财的,欺负我姐不识字,有本事你骗老子试试。焦卫东显得特有修养,见对方情绪失控,也不与他理论,说要不我们去你们村委会评评理。刁二说去就去,主任是我大舅,看他为谁说话。说着刁二把焦卫东一阵的推攘往村公所去了,一边走还一边吆喝镇街上的人,说大家快来看哟,这个骗子想骗我姐的钱,让我逮个正着。

 

  街上的人们已经没了土地,闲得有些无聊,平日里除了赌钱打牌几乎无所事是,对突出其来的事端自然趋之若鹜,很快一队临时集结起来的人群跟随刁二和焦卫东的后面浩浩荡荡的朝村委会的方向走去,整个村子都万人空巷啦。

 

  村主任是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见刁二扭送一个陌生人过来,简单问了情况之后也拿不定主意,正好刁二要把焦卫东送派出所,主任便打了派出所的电话。焦卫东说我真是保险公司的业务经理,要不你打电话给我领导,于是要村主任把秦经理的电话告诉了派出所,说让他们去求证。

 

  当秦经理驱车来到峰岩的时候,村委会门前的院子里已经站满了看热闹的人,大家议论纷纷,说这年轻人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村子里转,看来是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今天见刁嫂一人在家,以为机会来了,却没想到遇上刁二这个主,这回有好戏看了……

 

  焦卫东坐在村委会的调解室里,那表情十分镇静,并没有觉得自己惹下大祸,看到秦经理的到来,朝秦经理点了一下头算是打招呼,一点愧意都没有。秦经理看了气不打一处来,也没好脸色待他,正想说点什么,外面的人说政法委曾书记带着派出所的人来了。

 

  秦经理觉得事态有些严重,却束手无策。曾书记和派出所长把村主任叫过来了解情况,秦经理连忙上前递上自己的名片表明自己的身份;派出所另位两名干警把调解室的门关了,对刁二和焦卫东分头进行询问;院子的里人们依然还在那里议论纷纷。

 

  秦经理听了村主任的情况介绍,慢慢的放松了些,看来焦卫东并没有什么大的过错,应该只是一场误会。可她怎么也想不通,焦卫东乍会去找一个目不识丁的农村妇女作为突破口呢……

 

  事情很快弄清楚了,本来就不复杂。

 

  曾书记让派出所干警把当事双方都叫到会议室。曾书记不愧是官场中人,讲话就是水平高,对刁二不分清皂白诬陷他人的做法作了批评,对焦卫东深入基层宣讲家庭理财给予了肯定,但他说下次要注意方法。曾书记调侃说,按说我在乡里也分管金融,现在农村保险意识差,理财观念淡薄,往后还仰仗你们的鼎力支持呢。

 

  秦经理面对领导的指示唯唯诺诺一直点头。焦卫东似乎早就知道曾书要讲这样的话,眉宇间悄悄掠过一丝狡狤的神色。曾书要他发个言。他说:曾书记及时到来澄清了一场误会,今天的这场误会是我工作方法简单所造成的,在此我要向刁二兄弟表示深深的歉意;同时,我还要感谢曾书记对我们保险从业者的理解和支持,服务三农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与义务;拉下来我有个不情之请,既然事情已经澄清,乘今天村民们都在,我们秦经理也来了,不防就利用这个机会让我们秦经理给大家普及一下保险知识,顺便也给大家讲解一下家庭投资理财观念。

 

  曾书记一听满口赞成,说这个好,峰岩的老百姓突然有钱了,很多人都忘忽所以了,讲讲理财是好事,教教他们怎么打理财富,平时我们也想对村民们作些培训,只可惜没有专业讲师,今天有两位保险公司的大经理在,自然求之不得,秦经理一双眼睛疑惑的盯住焦卫东,深遂而狡狤。

 

  村民们本想看好戏,突然气氛发生了转变。村委会的几个年轻人迅速把院子摆上椅子,村民们各自的找位置坐了,村主任把前面误会作了解释,专程介绍了秦经理和焦卫东的身份,曾书记还作了重要讲话。之后秦经理从社会保障体系入手,从保险保障功能到家庭投资理财展开讲了很多、讲得很透,句句说到那些手里留不住钱的村民的心坎上,整个场子鸦誉无声,连同曾书记在内的每一个人都听的聚精会神。

 

  最后,焦卫东看火候到了,忙把事先准备好的投保单拿出来,指导着已经开窍的村民如何填写,一时间,场子里一阵骚动,大家争无恐后的朝焦卫东跟前挤。看见焦卫东实在忙不过来,刁二自告奋勇的过来邦忙……

 

  临了焦卫东朝刁二递一支烟过去说:兄弟,在家没什么事做的话,进城来我们一起干保险吧。刁二欣喜若狂的说:我能行?焦卫东说,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说完两人都开心的笑了。

 

  回城的路上,秦经理掂量着手里五十多万元保费的几十份保单,乐得有些手舞足蹈,焦卫东依然保持住那份镇定。突然,秦经理十分不解的问:你怎么会想到去找刁嫂作突破口?你怎么知道曾书记一定会替你收拾残局?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前来为你擦屁股?焦卫东狡狤一笑:天机不可泄……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