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彼此请进生命的亲人

时间:2017-06-19 17:03:55 | 作者:佚名 | 阅读:

  昨晚艾米在群里说她想我们了,她说她想回到学生时代,那时的我们虽然没手机却天天在一起,而现在虽然天天在联系,却是千山万水。

 

  屏幕这边的我突然间就感到好难过,想起上次见面还是在她的婚礼上,距今也有半年之久了,然而,再次见面,还得再等半年。


彼此请进生命的亲人
 

  艾米和木子是我的高中同学。高中时的我们形影不离,但自从毕业后就各奔东西,相聚对于我们来说也变成了一件极其奢侈的事。

 

  农村的孩子读书,从来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我家到学校有5公里的山路,学校没有宿舍,交通又不方便,所以像我这样的学生大多会住在学校所在的镇子上。

 

  艾米和我住在一个院子里,那时的艾米,喜欢仰起年轻的脸蛋,斜着眼睛看周遭的一切,对于我这种肯努力,爱学习的乖女生,她是打心眼里瞧不起的。从她的冰冷的目光中,我一次又一次的看到了自己的卑微,这样的女生,我选择敬而远之。

 

  高中班主任喜欢按成绩来排座位,开学第一天,所有学生站在教室外,他拿着成绩单从第一名开始点名,就这样学生按照名次依次进入教室。木子是后面进来的,她看到我身边的空座就坐了下来,就这样我们成了同桌。

 

  木子是个瘦弱的可爱女生,上课时她总是喜欢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刚开始,对她的噪音还有一定的免疫能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免疫系统彻底崩溃,最终,在浅移默化中变得和她臭味相投,学习成绩也一落千丈。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艳阳过后的午后,艾米红着眼眶坐在门口,看着她失落的神情,我递过纸巾想要安慰,她却突然大哭。原来是她的生活费被她朝夕相处的舍友偷走了。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再骄傲的女生也抵不过几块钱的丢失。从那之后,艾米看我的眼神少了些许寒意,她开始和我结伴而行。后来,她干脆搬来和我同住。

 

  木子在高一后半学期失恋了,那个男生告诉她说他想调戏一下隔壁班的那个漂亮女生,让木子帮忙写封情书,然后木子洋洋洒洒的给那女生写了一封情书,因为木子的情书,木子男朋友和那女生双宿双飞。后来,木子在我怀里哭的昏天暗地,艾米也不断的拭泪,但对于分离这样的事我们从来都无能为力的!

 

  上高二分了班,我在四班,她们两个在五班,每次课间,我们总喜欢凑到一起说个没完,每天放学后一起做饭,晚上又挤在一张床上,我们乐此不疲,我们像极了热恋时的情侣,只不过我们是三个凑成的一对。

 

  我们熟悉彼此的父母,见过彼此的家人,知道彼此最不为外人道的秘密。我们说要上同样的大学,嫁同一个地方的人,在一起生活一辈子……

 

  高考过后,漫长的假期过于难熬,我和艾米南下去了深圳。

 

  高耸的楼层,温热的天气,人们匆忙的脚步,我和艾米像是两个被扔在时空外的流浪者,满目惊奇,却又不知所措。

 

  好奇还未退却,就到了开学的日子。买火车票的那天,艾米一直黑着脸,在我将身份证递给售票员时,她一把拉住了我,她告诉我她不读了,她还有两个妹妹,她要在这里替父母扛起一片天……

 

  我和木子上了同一座城市的不同大学,每个周末我们都争取在一起度过,而艾米在她每次回家之际都会顺道来看我们,然后,拿着她辛苦赚来的血汗钱和我们一起花天酒地。

 

  我们曾努力试着在一起,怎奈天不随人愿,最后的我们天各一方,相聚也只能是在短暂的假期。

 

  木子曾说过“不管遇到多少个男人,你们永远是我最爱的女人!”一转眼,马上就十年了,时间改变了我们的容颜,结束了一段又一段的风花雪月,但我们的感情依旧如磐石,如蒲苇,我们的手依旧紧握在一起。

 

  忽然想起去年我们逛街时遇到的同学,他见到和谐如初我们无比吃惊的问道:“你们三个怎么还在一起?”

 

  是的,我们还在一起,我们是彼此请进生命的亲人,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卖煲仔饭的男人
下一篇:买来的洋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