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等待领导检查的农田水利设施

时间:2017-06-07 18:09:40 | 作者:厉剑童 | 阅读:

  饭时早过了,杠子老汉还没回家,老伴到门口望了三四趟,就是不见人影,心里生起了闷气:老东西,不叫你去你偏去,放水的事又不光咱一家,操那么多心干嘛?你算哪根葱?人家能听你的……唉,也是,天这么旱,麦子都快死了,眼睁睁看着水不让放,这算哪门子事?

 

  老伴正嘟囔着,杠子老汉气呼呼回来了,见面就说:“气死我了,守着水库不让放水,说什么非要等上级验收完了再放,这要到猴年马月?那不把庄稼全旱死了?到时候黄瓜菜也凉了!”


等待领导检查的农田水利设施
 

  杠子老汉说的验收指的是旮旯村后玉石沟小流域改造项目,那是一大片梯田,梯田最上端有一座小型水库。以前学大寨那回也曾有过像模像样的水渠,自从包产到户后,这些水渠渐渐地废弃了,好端端的一大片地只好靠天吃饭,丰产田成了低产田。

 

  这不,上头重视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县里从省里争取了小农田水利建设项目,拨付了专项资金,去年秋对玉石沟流域进行改造,修复了原来的水渠,新建了喷灌等设施。今春恰好又碰上几十年不遇的大旱,按说麦田该旱涝保收了,可杠子老汉和村民们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原定工程一结束就来验收,现在却迟迟没来,不来就不准放水,免得放完了水影响观瞻。

 

  杠子老汉的二亩多地在梯田最下端。从开春到出了二月,滴水未下,眼看着天越来越旱,小麦都要枯死了,杠子老汉心里那个急啊,嘴角起了一长串燎泡,密密麻麻,比赛似的。他一年的口粮都在这里了。杠子老汉坐不住了,一趟趟跑村支书家要求放水,王支书就是不松口。

 

  “老王这人太死板了,一点也不知道变通!”杠子老汉恨恨地说。

 

  “他哪是死板?他是怕得罪上级,丢了头顶的乌纱帽。”老伴说。

 

  “难道说麦子旱死了也比他那顶破乌纱帽要紧?”杠子老汉吼道,把老伴吓得一哆嗦。

 

  “跟我瞪什么眼?吃饭。”老伴心烦,不愿再说这个话题。

 

  “我哪是跟你置气?我是跟……跟我自个,不吃了不吃了。”杠子老汉把刚端起的饭碗又放下,发出咚的一声响,拍打一下后腚,气鼓鼓出去了。

 

  正是中午时分,风呼呼刮着,到处尘土飞扬,天气越发显得干燥。

 

  杠子老汉蹲在自家的田里,粗糙的大手轻轻抚摸着无精打采的麦苗。仨儿子他都从没这么抚摸过一回。

 

  此时,他心潮起伏,去年村里修水渠,自己第一个报了名,垒水渠石头不够,他把老屋东墙都扒了……原想水渠修好了,再也不怕天旱,可没想到因为迎查,迟迟不让放水,也不准随便抽水。

 

  再不放闸浇水,麦苗眼睁睁就要被旱死了,杠子老汉心里冒火,找村里,得到的答复就一句话:不见镇上通知,谁也不能放水!杠子老汉找到镇里,镇里说,再坚持一下,等县里来了通知,检查过去立即放水。

 

  杠子老汉有心找到县里,被老伴挡住了,只好一趟趟找村支书老王。老王被闹哄得没办法,又请示镇里,镇里稍微松了下口:抽水挑水都行,开闸放水坚决不中!

 

  像遇到大赦似的,旮旯村顿时热闹起来,机器轰鸣,肩挑人抬,男女老少齐上阵,日夜不停,一派抗旱保苗的繁忙景象……水库水位迅速下降,几天功夫下去了一大截。

 

  正干得欢,镇里突然下达紧急通知,立即停止抽水,必须等省里来检查过去之后,再统一放水灌溉。

 

  村民守着水干瞪眼,找到杠子老汉,让他再往上找找,反映反映。不料杠子老汉接连几日挑水抗旱累倒了,哼哼唧唧起不了床。

 

  没了挑头的,大伙大眼瞪小眼地观望。

 

  旱情一天天加重。刚浇过的麦地又干了,没浇的地块地面龟裂,麦子大半枯死了。可没几个人再为浇水的事着急上火,村民纷纷外出打工。因为他们算明白了一笔账,早找到活,在外多干十天半月,就能赚回一亩地的收入。

 

  这天,杠子老汉刚下床,就听大喇叭嗡嗡响了:“全体村民注意了,省里不来验收了,各家各户做好准备,明天开闸放水……”

 

  大喇叭还在兴奋地反复喊着,天色突变,刮起了大风,紧跟着大雨哗啦啦下起来,砸得地面尘土飞扬,不一会儿,地上到处水汪汪的,一个个大水泡在水面上飘移着,空气里夹杂着雨和尘土混合在一起的特殊味道。

 

  杠子老汉和其他村民一样,没有像往常天旱突降大雨时那样,兴奋地跑出家门,放鞭炮,到地里看雨量……偌大村子静悄悄的,只有哗哗下雨的声响和狗的大叫声,久久在田野里在村子里回响……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家暴的悲剧
下一篇:红色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