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看不见也摸不着的空中楼阁

时间:2022-07-15 21:09:33 | 作者:佚名 | 阅读:次 | 手机版

  马强是马家村的第一个大学生,毕业后在省城上班,但至今还是单身。对此,马叔老两口十分着急,每次打电话,总忘不了提这事,催他赶紧找对象。

 

  最近,马强来电话说有了对象,是在老乡群里认识的。马叔十分高兴,关心地问:“这女娃是啥学历啊?”马强回答说:“她比我强,是个博士!”

 

  马叔愣了一下,担心地说:“这女娃的学历也太高了,能不能找个大专的啊?”

 

  马强没反应过来,问:“爹,难道学历高不好吗?”

 

  马叔说:“你是个本科,我和你妈怕你心里头委屈。”

 

  五一前夕,马强带着对象一起回来了。等对象回家了,他偷偷问父母:“这姑娘你们满意吗?”

 

  马叔没吭声,马婶说了一句:“我就是觉得女娃学历有点高了。”

 

  马强说:“妈,学历高工资也高啊!我们已经商量好了,后天就准备订婚。”

 

  马婶一听,十分意外:“这么快啊?我和你爹还没合计好呢!”

 

  马强觉得很奇怪,自己没对象时天天催,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却又不急了!他不解地问:“妈,你和爹这是咋了?”

 

  原来,镇上这些年出了个不成文的规矩,女方家向男方要彩礼时,居然和学历挂上了钩。高中学历5万,中专是8万,大专10万,本科达到了15万,至于博士,现在还没人碰过,大概至少翻番。老两口到哪里去弄这笔钱?

 

  马强一听,大吃一惊:“为什么啊?”

 

  马叔叹了口气:“这不明摆着吗?学历越高,之前花的钱就越多,有些家长觉得亏了,就想着法子把花出去的钱补回来。”

 

  马婶在旁也轻声说道:“咱结婚是为了传宗接代,不该去花那冤枉钱。”

 

  马强听了父母的话,也开始犯怵了,如果对方父母真要收这么多彩礼钱的话,那咱家就是砸锅卖铁也凑不齐呀!思来想去,他决定先探听一下对象父母的口风。

 

  马强马上给对象打了个电话。挂了电话,马强愁眉苦脸地对马叔说:“爹,她父母倒是不想跟风要彩礼,但却提出要我在城里买一套房子。”

 

  老两口一听,愣住了。马婶叹口气,说:“买套房子少说也得花上五六十万,还不如让他们收彩礼钱呢!”说完,把目光转向了老头子。

 

  马叔不紧不慢抽完了一锅烟,边磕烟灰边说:“先答应下来,订完婚再说房子的事!”

 

  订完婚后,儿子和对象回省城上班了。马婶忧心忡忡地问:“老头子,儿子年底就回来结婚,你说你拿啥钱给他们买房子啊?”

 

  马叔说道:“活人总不能叫尿憋死吧,就一个字,借!”说着拿出一张纸,把所有亲戚的姓名列在纸上,把哪家能借多少,挨个儿粗算了一下,正好能凑够买房的首付款。接下来,马叔就拿着这张纸骑着自行车去各家借钱了。

 

  谁知一圈跑下来,却连三万块钱都没借到,急得老两口捶胸顿足。

 

  这天,一个远亲在城里买了房子要搬家,请马叔去吃酒席。下午,马叔回到家,一进门就喊:“老婆子,房子有着落了!”说完,手里亮出了个红色的本本。

 

  马婶惊讶地问:“你哪来的房产本?”

 

  马叔嘿嘿一笑,说:“你还记得我那个表哥吗?我吃酒席时正好碰上了。他又买了套新房,要把现在住的这套卖掉。我爹在世时,表哥家日子过得困难,我家没少帮过他们。为了报答,他说把这套房子便宜卖给我,房产本都给我了,说房钱啥时候有啥时候给。”

 

  当天晚上,老两口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儿子,让他踏踏实实上班,年底回来结婚。


看不见也摸不着的空中楼阁
 

  很快,马叔买房子的事就在村里传开了。他趁热打铁,在镇上请了个好厨子,杀猪宰羊,把村里人和亲戚们都请了过来,热热闹闹办了几十桌酒席,说是喝乔迁喜酒。

 

  到了腊月,儿子媳妇回来了。马叔带着亲家看了房子,亲家十分满意。两家一合计,就择了个好日子,把孩子的喜事顺顺当当给办了。

 

  办完喜事,小两口回了省城,而第二天,马叔也进了城。回来后,马叔对马婶说:“老婆子,我把表哥的房子给退了!”

 

  马婶听了,一下子瞪圆了双眼:“老头子,你疯了!你把房子给退了,儿子媳妇回来咋交代啊?”

 

  马叔一脸神秘地说:“我们上了表哥的当了,那房子里死过人!”

 

  马婶吓了一大跳:“啊,你咋不早说啊!”马叔说他也是刚得知的。

 

  马婶问:“接下来该咋办?”马叔嘿嘿一笑:“你咋这么糊涂啊,把两次办酒席收的礼金拿出来,去买新房啊!”

 

  这些天,马叔又去了一趟城里,回来后,笃定地对马婶说:“我打听清楚了,最近房价要跌,再等等,到时候捡个大便宜!”

 

  谁知,半年过后,马叔又到城里看了一趟房子,一进家门就气呼呼地说:“简直乱套了,房价不但一分没降,反而嗖嗖嗖蹿上去了,这点钱连首付都不够了。还让不让人活了?”马婶一听,也没了主意。

 

  立冬后,马叔忽然咳嗽不停,去医院一查,已经是肺癌晚期。马叔倒十分镇定,就一句话:“反正早晚是个死,花那冤枉钱干啥?”他坚决不肯住院。

 

  进入腊月,马叔的病情开始恶化。眼看不行了,他把儿子叫到炕前,把家里的钱全部交到他手里,断断续续说出了一件让马强怎么都想不到的事:“儿子,爹对你说了谎,你结婚的房子不是亲戚卖给我的,而是我从中介那儿临时租来的。在城里买套房子,对爹来说就是个看不见也摸不着的空中楼阁啊!本来我计划好了,等你结完婚回省城后,就拿着收来的礼金去买房子,可没想到房价涨得比地里的野草还要疯,谁能受得了啊……”

 

  听到这儿,马强呆住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

 

  马叔接着又说:“我走后,一切丧事都从简,但酒席一桌都不能少摆。等收了礼金,买房子的首付就差不多凑齐了,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先把房子买下来。不然,媳妇要是跟你闹离婚,你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2)
100%
上一篇:村妇巧锄奸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