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手工打米糖

时间:2021-07-23 13:43:21 | 作者:佚名 | 阅读:次 | 手机版

  费海平对老槐说:“老哥,过年给我打两锅米糖吧。”老槐莫名其妙地盯着费海平:“满大街都有卖的,谁还自己打啊?”“我更喜欢手工打的,真正甜而不腻、脆而不硬,比机器生产的口感好多了,更何况是你老槐打的米糖。”“呵呵,行!”老槐的脸笑成一堆褶子。

 

  乡下的年来得早,过了腊八,家家户户开始准备年货,杀猪、打大米果、做扣肉滑肉,打米糖也是一项。老槐以前就是打米糖的,在十里八村很有些名气。只是后来手艺歇了,毕竟超市里什么都有卖,本地也有好几家工厂做米糖,想吃的话随时都能买。对那些包装得花花绿绿的米糖,老槐的评价总是鼻子里的一声“哼”。

 

  答应了费海平,老槐便开始准备。打米糖用的手工栏搭还在,只是布满灰尘,翻出来清洗一下就可以使用。再去邻居家要点糯米,弄些麦芽、芝麻、白糖、豆末,万事俱备。

 

  老槐先将糯米淘洗,浸泡三四个小时,然后磨浆、上锅,用柴火蒸熟,搁麦芽发酵后滤渣,熬制成饴糖。饴糖在逐渐冷却的过程中缓慢成形,就可以上手工栏搭拉糖。老槐将糖坯缠绕于木棍,双臂裸露,将饴糖拉直再反向缠回木棍,像极了咏春练功手法。米糖打得好坏,这一环节至关重要。如此反复,糖变成白色,搁案板搓捏制成圆袋状,灌上配制好的芝麻、豆末和白糖,从一个口上抽丝成条形,剪成一寸左右的糖段,一锅米糖大功告成。


手工打米糖
 

  老槐打米糖是在室外空地上,引来不少人驻足观赏,都啧啧稀奇,还有一中年男子求购。老槐说:“我这不卖,是给朋友打的。”中年男子仍不死心:“卖给我吧,朋友那你再打呗。”

 

  老槐心想也是,离过年还早,便算了算成本,说了个价钱。小赚几十,心里挺畅快。至于对费海平的承诺,继续打便是,保证不耽误。

 

  接着又是蒸米熬糖打糖,虽然费些体力,但老槐身子骨没问题。说来也怪,一连十几天,每天打两锅,最后都卖了。老槐家地处河埠老街,常有城里人来玩,见老槐打米糖觉得新鲜,顺带就买上几斤,甚至还有人上门定货。白花花的银子,老槐要不挣也是情不由衷。先前准备的糯米、芝麻等早就用尽,老槐又采购了几次。倒是费海平的米糖一直没有着落,老槐多少有些不安。费海平帮扶老槐两年多,人挺好的。

 

  眼看就要过年,老槐算着日子,准备了最后两锅。蒸糯米时,费海平来了,笑嘻嘻地说:“听说你最近打了几十锅米糖,生意好得很啊。”老槐嘿嘿一笑:“这两锅就是给你打的。”

 

  两人正说着,一辆小车开到一边,下来两人,其中一个说:“这,就是在这买的。”另一个便对老槐说:“师傅,请给我打两锅米糖。”老槐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行不行,这两锅得给我朋友,人家早定了。”“师傅,我可是从县里专门跑来的,就卖给我吧。”老槐仍摇头。

 

  费海平说:“人家大老远来不容易,你就先给他吧。”“给了他,你的米糖咋办?”

 

  费海平附在老槐耳边说:“我有糖尿病,吃不得糖,一点都吃不得。”说完,费海平拍拍老槐的肩膀,大笑而去。

 

  老槐摸了摸后脑勺,一脸呆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轮椅上的志愿者
下一篇:老娘的唠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