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侗乡好女婿周永金的故事

时间:2017-05-23 13:43:59 | 作者:史琴 | 阅读:

  春日暖阳,在大山里微笑。

 

  枝叶吐绿,鸟儿吟唱,成片的油菜花在山坳里旖旎,一切都是最美的模样。


侗乡好女婿周永金的故事
 

  2月28日,中午时分,新晃鱼市镇华南村塘边组,一栋破旧的木房子里,炊烟袅袅。旁边是一栋仅盖了一层的砖瓦房,看样子已经停工了许久。这,便是外来女婿周永金的家了。

 

  从贵州到新晃,周永金已经在华南村生活了整整17年。就是这样一个铮铮铁汉,就是这样一个被当地百姓交口称赞的好男人,却先后面临孩子胎死腹中、妻子突发疾病去世等一连串的打击。

 

  命运的不公,并没有让周永金自暴自弃。擦干眼泪,他为爱坚守,替妻照顾岳父岳母。

 

  这一守,已是11年。

 

  这一守,将是一辈子。

 

  【噩运突袭,美好的生活成为泡影】

 

  这一天,天还没亮,周永金便起床洗漱、做饭,随后赶6点的班车前往乡政府办事。“娘的身体还没好利索,我要赶紧办完事回家洗衣服、做饭。”一路上,周永金心里默念着:“娘的肚子最近一直不舒服,还要去镇上给娘买一些药……”

 

  办完事,回到家时,周永金的岳母杨桂清刚吃完女婿准备的早饭,在日头下打着瞌睡。彼时,屋后的两条黄狗正在叫唤、猪栏里的四头大肥猪也嗷嗷叫着。“他们许是饿了!”来不及喘一口气,周永金便忙开了。

 

  忙过一阵后,周永金一边洗着衣服,一边和岳母杨桂清一起回忆那些过往的岁月。

 

  1999年,24岁的贵州玉屏人周永金来到新晃打工,经人介绍,认识了漂亮的新晃姑娘吴秋梅。青春灿烂的年纪,两人彼此欣赏,开始了恋爱。“从此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你的爸妈,就由我来养。”由于吴秋梅的独生女,2000年,周永金和吴秋梅结婚,成为上门女婿,发誓要好好照顾岳父岳母。

 

  结婚后,夫妻俩恩爱有加,从未吵过一次架、红过一次脸。因为勤劳肯干,小日子过得很是美满。2005年,妻子吴秋梅怀孕了,小俩口满心期待着新生命的到来。

 

  然而,幸福却从这时候开始,戛然而止。

 

  怀孕六个月时,吴秋梅小产,因为大出血在手术时被切除子宫,散失生育能力。那一段日子,夫妻俩一直以泪洗面,不愿意面对这个现实。吴秋梅甚至要求离婚,让周永金重新找一个有生育能力的女人。“别说傻话了,不能生孩子,咱们抱养一个就是。我答应过你,就绝不会离开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和家人的。”周永金这样回答。

 

  2006年,新年过后,周永金留下身体尚未完全康复的妻子,远赴贵阳打工。5月,妻子吴秋梅突发疾病,由于农村医疗条件落后,还来不及送医院便去世了。那是个农村通信不发达的年达,吴家人无法第一时间将女儿的死讯通知远在贵阳的周永金。

 

  “那一段时间,我一直觉得心里慌,老想回家。”周永金回忆道,也许是心灵感应,他总觉得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等他回到家时,妻子已经去世半个月了。

 

  妻子走了,家不成家!“你还年轻,回来重新开始吧。”远在贵州的老父亲多次要求周永金离开新晃,回到贵州。邻居们也纷纷劝他,趁年轻,离开新晃,重新娶妻生子,开始新的生活。

 

  “我走了,爸怎么办?娘怎么办?”“我答应了秋梅,她的父母就是我的亲生父母,我要照顾他们终老。”

 

  毅然而然地,周永金选择了坚守。

 

  【一诺千金,外地女婿替妻尽孝】

 

  妻子走了,家,还是家。

 

  从2006年起,周永金就成为了这个家唯一的支柱。走南闯北,周永金到各地打工,养家糊口。考虑到只有岳父岳母两人在家,每隔一段时间,周永金便会回到家里,给老俩口送生活费,陪他们待上一阵。

 

  2008年,岳父吴承键突发脑溢血去世,家里就剩下周永金和岳母两个人了。看着女婿忙前忙后,却始终是孑然一身,岳母杨桂清急坏了。“是我耽误了他。”有很多次,杨桂清都要“赶”周永金走,要他走了就别再回来了。

 

  “其实,我哪里舍得他走。他走了,我就真的无依无靠了。”杨桂清抹着眼泪告诉记者。

 

  自那之后,周永金走得再远,也只是在周边县城打工,过一段时间仍会回到家中,伺候岳母。

 

  2015年,心疼女婿的杨桂清为周永金讲了一门亲事,将一位有智力障碍的女人娶进了家门。最终,由于周永金继续照顾岳母杨桂清,女方家将女人接了回去。“娘是第一位的。如果不支持我,我就不再娶。”周永金说。

 

  “换作别人啊,怕是早跑了。”在华南村,说起周永金,一个个都竖起了大拇指。村民杨寒生说,这些年,勤劳、善良的周永金任劳任怨,无微不至地照顾杨桂清,这份孝心连亲生儿子都比不上。

 

  2013年冬天的一个早上,做好早饭的周永金喊岳母杨桂清起床,却发现杨桂清突发疾病,躺在床上昏迷了。来不及思考,周永金抱起杨桂清,便往村部赶。寒冬腊月的清晨,北风呼啸,道路泥泞,周永金硬是不喘一口气,以最快的速度叫上一辆面包车,将杨桂清送往新晃人民医院。

 

  由于抢救及时,突发脑血栓的杨桂清转危为安。在医院的半个月时间里,周永金忙前跑后,将杨桂清细心照料。

 

  “年纪大了,有一身的毛病。不是他,我活不到今天。”杨桂清告诉我们,最近这几年,她前后三次入院,都是周永金细心照料。而今,刚动完阑尾炎手术的她无法干活,女婿更是将所有家务活包揽,让她安享晚年。

 

  【自建房屋,让娘有生之年住进宽敞的屋子】

 

  “永金,你那个房子,打算怎么搞哦?”这一天,在村部附近的小卖部,村民吴承钊关切地问周永金。

 

  “还能怎么办呢?慢慢建啊,现在娘生病了,我又不能出外打工,什么时候能建好,还真没把握啊。”明媚阳光里,周永金满是无奈。

 

  “你看看,这房子是用以前的旧木料建的,很多地方被虫蛀坏了。”周永金摩挲着老房子的门槛,告诉记者,光门口的那根梁,就换了两次。每逢下雨天,老木房漏雨厉害,无法住人。

 

  因此,建一栋新房子,迫在眉睫。

 

  2014年,为了让岳母在有生之年住进新房子。周永金做了一个决定:将多年来打工存下的钱建一栋房子。

 

  然而,这一建,就是三年。

 

  “这个房子啊,一直都是我一个人在弄。”周永金说,三年来,他一半时间在外打工,存了一点钱,就回到老家建房子。建建停停,三年过去了,由于时间和金钱有限,房子始终无法建好。

 

  时间回到2016年春节前,周永金一个人在自建工地上忙碌。“永金,我痛啊!”此时,在房间里的岳母杨桂清突然喊了起来。看着岳母痛得厉害,周永金赶紧杨桂清送进了医院。由于岳母身体每况愈下,连家务活都没法做,在建的房屋只能停工。“更可恶的是,那段时间,因为要照顾娘住院,家里养的两头牛也被偷走了。”周永金无奈地说,本来他还打算将牛卖了建房子的,这一下,全都泡汤了。

 

  无法打工,勤劳的周永金就想方设法在家门口赚钱。今年,周永金买了四头猪养殖,种了四亩水稻,再加上山林的几十株金秋梨,可是怎么算下来,一年才能有几千块钱的收入。值得庆幸的是,源于党的好政策,杨桂清是失独母亲,每个月尚有补助,吃饭不成问题。

 

  “这房子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建成。”看着堆在墙角的砂石砖块,周永金坐在墙角,喃喃道。此时,之前对生活一直充满乐观的大男人,泪眼模糊。

 

  然而,伤心只是短暂的。对于41岁的周永金来说,未来的岁月还很长很长。

 

  无畏于贫穷,无畏于孤单!周永金告诉我们,接下来,他将继续努力,争取让岳母的有生之年能住进新房子。这样,他将无愧于当初的承诺,无愧于那份对妻子深沉的爱。

 

  采访结束时,远处油菜花的清香弥漫开来。

 

  春天来了,希望好女婿周永金和他的岳母杨桂清,也能迎来他们人生的又一次春天,温暖微笑。

 

  请给这份孝心,传递一份温暖

 

  千金一诺,终生无悔。

 

  贵州人周永金,因为爱,来到了新晃。还是因为爱,留在了新晃。

 

  日复一日,他倾尽全力,照顾着岳父岳母;年复一年,他竭尽所能,履行承诺,替妻照顾岳父母,感动着身边的每一个人。“既然答应了妻子,就不能说话不算数。”一句质朴的话语,多年温暖的守候,折射出周永金博爱、诚信的品格。

 

  采访周永金时,我一直问他,是什么让他一直坚持留在新晃,留在亡妻的家中。“连我都走了,他们怎么办?这是我的本分啊。”周永金这样反问我。

 

  在周永金的眼里,这是他的本分。可就是他眼中的这些本分,让记者看到了他那颗金子般的心。也许,他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也许,建一栋房子的时间还要很长很长。但是,漫漫人生路上,他一直在努力。

 

  大山无言,周永金的这份大爱,却演绎得深沉。

 

  我们多么希望,每一个读到此文的读者,可以关注周永金,关注如周永金一样生活艰难却努力活着的人们,给他们一份温暖。让更多的爱,在你我之间,幸福传递。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