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木匠大爷的故事

时间:2017-05-16 16:50:16 | 作者:华得瑞 | 阅读:

  我刚离开木匠大爷家,就发现阿江哥也出了门。阿江哥用手按着右脑袋,眼泪汪汪的。我心里一凉,知道是我害了他。父亲叫我去木匠小姑爷家借一把铲树皮的刮刀,木匠小姑爷不在家,我就偷偷地钻进木匠大爷家,偷偷地找到阿江哥,借了这把刮刀。估计还是被木匠大爷发现了,惹得阿江哥挨了他父亲光栗子。村子里的老少都晓得,木匠大爷的工具从来不借给别人。我站在那里,低头说,哥,刮刀还给你吧,我不借了。阿江哥拍了拍我肩膀,讪笑说,你借不到东西,你爸也会骂你,我去我奶奶家等着,你爸用完了就还给我,走!

 

  其实,身为小学教师的父亲从来不打骂我。父亲听完我借刮刀的过程,一边刮树皮一边笑着说,阿江哥这孩子以后一定有出息。我不懂出息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阿江哥是个小木匠,是他父亲最后一个关门徒弟。老木匠带着小木匠,在家干点杂事,但很少有人上门找他们干活。


木匠大爷的故事
 

  手艺人吃百家饭,村子里的手艺人家都很殷实。木匠大爷最辉煌的时候,就是村子里只有他一个木匠。做门窗户扇,打家具箍洗澡盆,干完上家到下家,一年到头忙。特别是人家盖新房吃大席的时候,木匠大爷坐在首席,笑得一张大嘴咧在脑后。

 

  咧嘴,是木匠大爷干活时养成的习惯。墨斗弹线,一头钉在木头首,拉开墨斗线,木匠大爷站在木头下方,眯上一只眼睛,另外的一只眼睛透出精光查看墨斗线位置。就在他眯眼时,嘴角纵起,咧出两颗黄黄的大门牙。木匠大爷对徒弟也咧嘴笑,但是凶巴巴的。听大人说,木匠大爷带过很多徒弟,但徒弟们个个都怕他。上次在叔家做桌子,阿江哥刨好木板,木匠大爷左看右看,然后一遍又一遍地用手轻轻上下摩挲,像摸木匠大娘脸似的。突然,木匠大爷冷不丁地转过身子,磕了阿江哥一个光栗子,吓得我们几个小毛孩一溜烟地逃之夭夭。

 

  摸脸,是阿江哥的弟弟阿发说的。阿发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梭转着黑亮的眼珠子,偷偷地告诉我们,他看见那天傍晚她妈喂猪时,他爸站在旁边,摸了几下他妈的脸。木匠大娘个子修长,脸蛋白净,喜欢摸我们小脑袋,我们小孩都喜欢她。晚上没事的时候,我们都去木匠大爷家找阿发玩会儿。有次去早了,他家刚好吃完晚餐,木匠大娘正在收拾碗筷。菜碗没收,大娘将热水倒进菜碗里,晃了晃,又倒进另一只菜碗里。三只碗晃了一遍,大娘吹了几口热气,咕噜噜地喝进肚子里。腿上坐着阿发的木匠大爷咧出大门牙,冲着大娘笑,拉出满脸的褶子像一层层花瓣似的。我这才相信,手艺人家的油水果然比我们家重。

 

  木匠大爷似乎永远冲着木匠大娘咧嘴笑。但也有稀奇事,我就见过一次他们翻脸不认人。那是一个下雪天的下午,在人家做手艺活的木匠大爷,突然赶回家,站在门口敲门。就这样大声地拍门,拍出左邻右舍的脑袋。大人们都探头探脑地不敢出来,倒是我们几个小孩好奇地站在木匠大爷身后。门开了,木匠大爷一把推开大娘,冲进房里,然后陀螺地转了回来。他咧着大嘴抓住大娘,一把将大娘按在地上,大锤似的拳头砸在大娘身上。跟我们一起的阿发哇地一声哭喊着妈妈,扑在大娘身上。几家大人贼似的闪进屋里,拉开了打人的木匠大爷。木匠大爷为啥打大娘,我回来后就问妈妈,妈妈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凶巴巴地说,小孩子家以后再敢提这事儿,小心我磕你光栗子!

 

  有手艺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我们这个村庄,无论什么手艺,只要村庄有这种手艺人,外村手艺人是不敢来干活的。大人说,这就是江湖。邻居家的小姑入赘的小姑爷也是个木匠,铁板一块的江湖很快就被击碎了。人高马大的木匠小姑爷也是一脸笑容,要是路上碰到我们这些小孩,他都要放下木匠担子,将我们一个个地抱起来,一个个地亲一口。大人也经常夸木匠小姑爷人好,借啥木匠工具都行,做事那就更是麻利快,一张桌子一天就能干完,速度要比木匠大爷快两天。

 

  木匠大爷从此退休了,他带着阿江哥在家干些木匠杂活。后来,阿江哥带着木匠工具去了北京,进了一家具厂。

 

  那时候,阿江哥每次写信回家,木匠大爷和木匠大娘乘着夜色走进我家。父亲戴上眼镜,将信里的内容一字字地读给他们听。父亲又倾听他们嘱咐的语言,整理回信,又一字字地读一次。整个过程,咧嘴笑的木匠大爷,一张脸挤成核桃褶子似的。

 

  晃碗的瞬间,已经在外地工作数年的我回老家探亲。闲聊时提及木匠大爷,我这才晓得阿江哥在北京办了一家家具公司,专业打造高端精品家具,聘请了木匠大爷做他的技术总监。父亲笑着说,这活儿还真只有木匠大爷能干。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另类火巴耳朵的故事
下一篇:兄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