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另类火巴耳朵的故事

时间:2017-05-16 16:35:08 | 作者:叶舞 | 阅读: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走廊里传来一阵火巴兮兮软绵绵的嘻嘻哈哈,火巴耳朵L来了。

 

  L是我旧同事,又是我师哥。那时办公室还不兴格子间,而是桌子两两相拼那种。L跟我桌子对桌子。我俩每天大眼瞪小眼。


另类火巴耳朵的故事
 

  说火巴耳朵怕老婆不假。L属于巴幸不得自己老婆和老婆以外的女人都喊自己火巴耳朵的男人。不说多了,光我晓得嘞,他老婆撵办公室打他都不下三次。有次把日关灯管都打断了一支。

 

  修理过地球又修理过机器的L,咋个看都跟阳刚没有关系。他每次烫完头,随时随地把披披毛儿捋一捋,然后晒完香水、衬衣领子雪白着,笔挺的西装外套加伸抖的藏蓝色毛哔叽西装大衣,咋个看都像一个真正的奶油小生。一张口,更让你心头和骨头都麻酥酥的。

 

  L小有文采,只要逮着写文章的机会,特别是上头喊写的那种,他总是言必称希腊,芝麻当西瓜。但私底下绝口不和我摆文章和我们两个的本专业学问。倒不是卖石灰的见不得卖灰面的,而是我俩都心知肚明,那是这世上最没用的东西。

 

  L比较看重功名。这种人有个特点,事业一顺则百顺;事业一不顺,人就像霜打的茄子。而这个机关名校精英遍地,光我的师哥就有6个。同类多容易形成汉大帮。但同质化也意味着僧多粥少,弄不好还窝里斗。最可能的结果是汉大帮在这个机关整体被忽略。所以L要成功,难!

 

  火巴耳朵容易有女人缘。L念大学前就结了婚有了娃娃,但在机关内外仍有不少女朋友。有段时间,美女些喜欢张口尼采,闭口萨特的男人,觉得洋气又深刻。每当听见L在走廊里牙尖十怪地打着哈哈,就知道他又在向女同胞卖乖了。从道法自然到女人如何穿衣化妆,涉猎的范围很广,演讲的地点很招人嫌。倒很难说L究竟是在公开撩妹还是因为夸张带来的动作变形,他的做派给人印象深刻。L的为人像他的打头和辞藻华丽的文风一样,母兮兮而略显张扬。

 

  L突然变得沉默起来是包括我在内的4个校友相继被提拔以后。领导的脑壳头和名单中都没有L,你说气人不气人?

 

  升职后我就不再和L拼桌子了,而是搬到一个小间,跟另一位副职拼桌子。走廊里暂时没有了L的高谈阔论和欢声笑语。

 

  再见L阴转晴,已经是半年后的事。这天他兴冲冲地跑办公室摆龙门阵,说要推荐一本“让人茅塞顿开并彻底颠覆你的价值观”的奇书给我看。我一瞟,那是本已经被翻得皱巴巴脏兮兮的书《人性的弱点——微笑是一种推销术》。

 

  不等我吭声,L已经用他火巴兮兮软绵绵的腔调宣讲开了:“你一定要看,一定要看,哲学家总是用自己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是要改变世界!这就是一本可以改变我们自己进而改变世界的书呵……”

 

  我正准备洗耳恭听,L兄突然转了风向,凑我耳边悄咪咪地问:

 

  “师弟,家里的沙发该换得了哇?”

 

  看我一脸狐疑,L忙说:“朋友开了间沙发厂,最近刚刚推出狗皮沙发,巴适得板,一套只要800元哩!”

 

  我赶紧推说我们全家都坐惯了硬板板椅,下次如果要换,我一定记到找他朋友买一套。

 

  后来某次开会遇见隔壁处室的老张。老张张嘴就说:

 

  “你们处L最近咋子咯!”

 

  “咋个?向你推销朋友的沙发啦?”我悄悄问。

 

  “哪儿哦,明明是他自己在外头开沙发厂贼呵呵当老板!我们处好几个女同志买他的狗皮沙发,才坐几天就张口子了,这不是兔子专吃窝边草吗?”

 

  被坑的女同志们终于没有向L索赔。毕竟低头不见抬头见。再说,面对一个始终面带微笑的火巴耳朵,哪个女的好喊赔钱嘛。

 

  L再度振奋是在有二分公事后。当时,一把手看别的单位折腾得闹热,想起本单位在云雾山中还有块荒地可以用来开发。H主动请缨,条件是给自己名字后面冠个后缀:(相当于副处级)。

 

  一把手操着普通话说:“且干着吧,干好了啥都好说。”

 

  走廊里于是又回荡起L火巴兮兮软绵绵的高谈阔论和欢声笑语了。

 

  三个月后,L出事了。一天凌晨,在通往一个三线城市的公路上,一辆崭新的轿车以超过100公里的时速撞向了停在路边检修的一辆大货车。车上4人,除司机成了植物人,其他3人当场死亡。大货车上没有人员伤亡。L在已经被撞瘪了的轿车上。

 

  出事的车是社会上的车,但单位还是给了L因公殉职的待遇。

 

  知情者说,开车的是个小老板,而另外一男一女两个死者是大款。他们此行是到一个三线城市办理买卖土地的手续。他们去的那个地方与云雾山南辕北辙。

 

  知情者还说,L这一死,可把借钱集资跟着他炒地皮的女同志们坑苦了,就像先前买他的狗皮沙发一样。

 

  参加过L后事处理的办公室副主任后来告诉我,出事时,L坐在后排。他的遗容很安详,身体也没有受到别的伤害,只是他后脑勺正对印堂的部位有个小洞,那是他的致命伤。

 

  “你说,他后脑勺咋个就会跑出个洞来呢?”见多识广的办公室副主任说: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赃物拍卖
下一篇:木匠大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