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消防员的故事:他们都是默默无闻的时代英雄

时间:2021-02-07 01:44:21 | 作者:三心草 | 阅读:次 | 手机版

  秦诗沅和摄像师风尘仆仆赶到苗里县的时候,距离这一年的清明,还有两天。

 

  她站在那扇灰蓝色的铁门前,怎么也叫不开门。门上贴着一对儿喜庆的对联,在风雨的侵袭下,泛出斑驳的颜色,那已是去年的款式。

 

  隔壁大妈见秦诗沅一副焦灼的样子,忙道:“姑娘,你来得不巧,这陆家人一早便去烈士陵园扫墓了……”

 

  “那陆翊呢?他也去了吗?”秦诗沅问。

 

  “当然,如今老陆家就剩下这一双孤儿寡母,不管去哪儿,他们都在一起……”大妈叹一口气。

 

  还是晚了一步!

 

  秦诗沅不由地皱了皱眉。

 

  “秦老师,那现在怎么办?”摄像师问。

 

  “打车!去烈士陵园!”秦诗沅斩钉截铁地说,“采访素材我们一定要在明天之前传回台里!”

 

  没有人知道,为了这个系列专题报道,秦诗沅筹备了多久。

 

  去年,一场“3·21苗里特大森林火灾”震惊全国,秦诗沅作为资深的电视新闻记者,第一时间深入现场。

 

  她永远也忘不了烈火被扑灭后的惨状,那一棵棵参天大树瞬时失去生命,化作漆黑的一团。在那旁边的空地上,摆放的是十来具消防员的尸体,或沧桑或年轻的脸上还残留有烟火熏过的痕迹。

 

  秦诗沅实在不忍卒睹。


消防员的故事:他们都是默默无闻的时代英雄
 

  而她记得,自己和陆翊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之后的家属见面会上。

 

  和别的人家不同,陆家母子并没有呼天抢地,夹杂在一众悲痛欲绝的人群中,他们显得格外冷静。

 

  敏锐的职业直觉告诉秦诗沅,在这种场合下,他们或许是最好的受访对象。

 

  她很快请摄像师架起了机器。

 

  后来,秦诗沅时常想,那个时候,要一位中年女性在遭遇如此巨大的变故后仍通过镜头表现出最大的善意,她一定是为难她了。

 

  “去世的人,是我丈夫……”

 

  灯光前,陆妈妈轻声道,“从嫁给他的那一天起,我就已经做好准备,接受这份职业带给我们的一切……”

 

  秦诗沅的心蓦地一紧。

 

  她可以落泪的,对电视台视之如命的收视率来说,稍加引导,煽情的效果会更好。但不知怎的,秦诗沅没有那样做,因为她在陆妈妈坚毅的眼中没有看到自怨自艾,相反却有一丝振作。

 

  她不想破坏她的骄傲。

 

  “苗里县地势偏僻、气候干燥,每年入春,森林防火便成为重中之重……”陆妈妈道,“但我们这里是少数民族聚集区,宣传相对困难……不少县民防火意识薄弱,总以为‘进入林区,不要带火’只是一句空洞的口号……据统计,近十年已查明火因的森林草原火灾中,人为原因引发的占97%以上,着实令人痛心……”

 

  秦诗沅点点头,对陆妈妈的说法十分赞同。

 

  “如今,明火虽然已经扑灭,但清烟点、守余火、严防死灰复燃的工作仍然不能松懈……”陆妈妈道,“希望你们电视台在这方面多一些报道。毕竟,逝者已矣,往前走才是更紧要的……

 

  秦诗沅惊呆了,这说得简直太专业!

 

  “冒昧地问一下,你妈妈是做什么工作的?”秦诗沅侧身,偷偷拉一拉站在一旁的陆翊的衣袖。

 

  陆翊道:“什么工作?为了支持我爸,我妈从结婚那一天起,就一直做家庭主妇……”

 

  听到他俩的对话,陆妈妈清了清嗓子,解释道:“我的父亲曾经是苗里林业局的一名守林人,三十多年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几乎把一生都献给了这片森林。所以,我耳濡目染,也知道一些……”

 

  怪不得,秦诗沅恍然大悟。

 

  “了不起啊!”秦诗沅感叹,“这是多么珍贵的感情,又是多么伟大的付出!你们难道从来没有想过放弃?”

 

  “为什么要放弃?”陆妈妈反问,“原始森林是国家的宝藏,我们有幸守护,高兴还来不及!”

 

  听罢,秦诗沅动容了。

 

  谁说这个时代没有英雄?或许正是有无数像陆妈妈这样淳朴的县民,作为苗里县森林保护最强大的后盾,才会涌现出那么多舍生取义的消防员和守林人,他们都是默默无闻的时代英雄!

 

  “陆阿姨,谢谢您!”秦诗沅道,“同时,也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灯光暗下来,秦诗沅麻利地从胸前摘下麦克风。

 

  “要不去我家吃饭?”待她收拾完毕,陆翊悄悄从背后探出头来,“我妈做的腊排骨可好吃了!”

 

  “这不合适吧?”秦诗沅有些犹豫。

 

  “有什么不合适?”陆翊坚持道,“就当……我们感谢你为火灾报道所付出的辛苦和努力!”

 

  秦诗沅回头看了看陆妈妈,她亦微笑着点头。

 

  但在转身的那一刻,她分明看见她的眼角流出了一滴泪。

 

  两声虔诚的祷告将秦诗沅从回忆拉回现实。只见陆爸爸庄严的墓碑前,摆满了洁白的百合花。陆家母子微闭双目、双手合十,秦诗沅远远地看着,没有打扰这一份安宁。

 

  半晌,礼毕。

 

  陆翊抬头看见秦诗沅,热情地冲她招手:“阿沅,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随即又转向墓碑,“爸,阿沅来看你了……”

 

  秦诗沅缓步上前,鞠一个躬,把手中的鲜花奉上,道:“陆叔叔,好久不见。”

 

  话音未落,一股寒风袭来,松柏发出阵阵低吟,秦诗沅忽然想哭。

 

  整整一年,因为这个追踪报道,她和陆家母子的一期一会,到今天就要结束了。在他们眼里,彼此之间的感情早已相处得和亲人一般,秦诗沅舍不得。

 

  “陆阿姨,您不说点儿什么吗?”摄像师把镜头对准陆妈妈,秦诗沅举起话筒。

 

  “愿从此山河无恙、人间皆安……”陆妈妈道。

 

  多美好!

 

  用来做结束语再合适不过!

 

  但还不待她把话讲完,陆翊的手机响了。他的表情从舒展变为急促,“不好,刚接到任务,苗里森林又起大火……”他说。

 

  大家一时震惊。

 

  “怎么会?”秦诗沅喃喃自语,“我刚来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

 

  “别管那些了!”陆妈妈叮嘱道,“阿翊,你快去!别耽误最佳的灭火时机!”

 

  录播改为直播,秦诗沅和摄像师也跟着陆翊上了前线。天色暗下来,消防员们以最快的速度集结完毕,一辆辆消防车轰鸣着鱼贯而出,就像划过夜色的红色闪电。

 

  再往前去,就是灾区了。

 

  秦诗沅和摄像师被拦了下来,只得眼睁睁看陆翊和他的同伴抄起水枪,冲进漫天火海。

 

  请一定要平安!她在心底默念。

 

  人群即刻被疏散,逆行者的背影还在眼前挥之不去,秦诗沅似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好消息传来:森林中多处明火已被扑灭,已有不少先遣队员陆续撤回。长时间的高强度作业使得消防员们疲惫不堪,他们来不及褪去外衣,席地而卧,不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

 

  秦诗沅他们蹑手蹑脚地过去,进行拍摄……

 

  这是一群多可爱的人啊,被火舌炙烤过的脸蛋儿黑红相间,花猫也似。地面很凉,却更衬托出眉宇间的无畏……

 

  但心急如焚的秦诗沅没有在队员中找到陆翊。

 

  哦,是了,她想起来,自从一年前,陆翊承袭父亲的遗愿也成为了一名消防员,并在专业考核中凭借过硬的技能晋升为队长。身为排头兵的责任便时时刻刻都在提醒他,哪怕胜利,他也该要最后撤离。

 

  她不能拖他后腿。

 

  再等等吧。

 

  月亮升起来了,秦诗沅踮起脚尖,伸长脖子,向森林深处望去。

 

  凛冽的夜风呼呼地刮,只见那里一片漆黑,像一团无尽的深渊。忽然,一道刺目的金光闪过,耳边随即响起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不好了,山火复燃了……”

 

  听到动静,倚靠在墙角的消防员们顿时清醒,站起身来,整装待发。秦诗沅再也抑制不住,疯狂地冲上前去,语无伦次地说:“陆翊是不是还在里面?你们刚才有谁看见他了?他现在会不会有危险?”

 

  “请您先冷静!”一名队员安慰道,“我们一定会尽力寻找!”

 

  但秦诗沅怎么能冷静?

 

  他们还不知道,她是他即将成婚的新娘啊!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陆翊打动了她,秦诗沅说不清楚。也许是帅气的外形,也许是善良的内心,也许是他誓死守护的信仰。从十二次的采访中,她对他的了解逐渐加深。如今,她只想待在他身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本来最后一期报道完成,秦诗沅就准备递交辞呈,放弃大城市安逸的生活,来到陆翊的家乡,与他共度余生。他们不知道,在她的皮包里,大红的“喜”字,都已经买好。

 

  “暂未发现陆队长的踪迹!”从对讲机中断断续续传来最新的消息,秦诗沅几乎崩溃,恨不能亲自冲进火场,同陆翊一起。

 

  “您放心!我们会尽力的!”有人在说。

 

  但秦诗沅听不见,只默默掏出手机,一遍又一遍地拨打陆翊的号码。

 

  “你在哪里,请跟我联络……”

 

  秦诗沅反反复复念叨着这句话,全然不顾旁人的劝阻。从听筒那头传来的,只是“嘟嘟”的忙音。

 

  秦诗沅的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从前,陆翊出任务的时候,她从不跟他联络。

 

  秦诗沅体谅他的工作,千钧一发之际,势必要争分夺秒!她不打扰他,即使心里担心得要命,她还是努力做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孩,等待他事后报来的平安。可陆翊不能这样待她,为了回报她的深情,他答应过会一辈子照顾她,他不能食言!

 

  她不允许他食言……

 

  “你在哪里,请跟我联络……”

 

  秦诗沅不休息,在火场周围来回奔走,不停地说。手机电量显示不足,火借风势,愈演愈烈,第二批消防员亦已投入复燃的火场。

 

  眼泪顺着脸颊滚落。

 

  秦诗沅还有好多事没有和陆翊做。

 

  春天,她想和他去山顶赏辛夷花。夏天,她想和他去海边看日出。秋天,野餐什么的,她最喜欢。冬天呢,就不要出门吧,依偎在温暖的地毯上,靠在他的肩头,看一出偶像剧。来年,她还想为他生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宝宝。

 

  陆翊,他听到了吗?

 

  远处,有些微的朝霞从层层叠叠的云朵中发出光来,秦诗沅嘶哑的声音久久回荡在山谷……

 

  “你在哪里,请跟我联络……”

 

  没有人回答。

 

  她的眼前,是一片熊熊燃烧的烈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