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必须要把你的那把秤扔了

时间:2017-05-15 15:13:44 | 作者:韦乔友 | 阅读:

  我在和老碧长吁短叹地聊着关于生意难做、生活艰难的事。


必须要把你的那把秤扔了
 

  我说:“当初我认为交通运输是现代人致富奔小康必不可少的环节,因此我买了一辆车,但我没想到生意竟然是如此的冷淡。”

 

  老碧说:“其实每一行的竞争都是如此的激烈,在这种情况下,要想有点儿活干,就得有一些关系、人脉和熟人,因此我认为你要去多交些朋友。”

 

  这时候,那个到乡村里收购松脂的狗胜给我打来了电话,叫我明天一早去帮他运松脂。

 

  这狗胜……我一下子就心情复杂了,我犹豫了一下,说:“明天我没空啊,要帮老碧运木头!”

 

  放下电话,一旁的老碧奇怪地对我说:“我并没有木头让你运,你刚才还长吁短叹没有生意可做,现在生意来了,怎么又不做了呀?”

 

  我叹道:“这狗胜,太不厚道了!”

 

  “他欠你钱不还吗?”

 

  “这倒不是,而是他是个混蛋,骗农民的钱,那是些可怜的老实巴交的农民!”我愤愤地说。

 

  老碧问:“此话从何说起?”

 

  于是我把上次也是第一次去帮狗胜运松脂的事告诉了老碧。

 

  上次的事是这样的:

 

  我开着农用汽车运着十个大塑料桶去山村里帮助狗胜收购松脂,副驾上坐着老滑头狗胜。那些村民看到上门收购和自己运到街上的价格是一个样的,当然乐意卖给狗胜。因此,一停下车,村民都纷纷把自己采割的松脂挑了过来。每一担松脂都要用杆秤来称重量,因为是以重量来计算价钱的。今年的松脂价格相对来说比去年提高了一倍多,因此农民朋友们的脸上就多了许多喜悦。他们视狗胜如财神,就差夹道相迎了。至于称松脂,那是用狗胜带来的那条杆秤。开始时有村民开玩笑说你狗胜这秤准不准的呀,狗胜就说这杆秤是在镇里某某那里买的,不准你就去找那个某某算账。在这个镇里,几乎谁都认识开店的某某,于是对于他的话就无人批驳,对于他的秤也不再存疑。这时其实我也相信狗胜的秤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但后来,就出了问题。这种杆秤的“二脑”是从10斤起到80斤止,而“头脑”是从80斤起到300斤止的。在“二脑”,一个星表示1斤,即所谓的“一星管一”,而“头脑”是一个星表示两斤的,即所谓的“一星管二”。有时称一小桶或者两小桶,就用“二脑”,称三桶以上时,已经超过了80斤,就用“头脑”。老滑头狗胜就抓住了村民的善良、老实和信任,用“头脑”称重时,一星当一斤看,所以有时每称一次,就会多得差不多十斤。比如称坨的绳子停在100斤加九个星那里,实际上已经是118斤了,而它却假装糊涂浑水摸鱼,说是109斤……这样的手段都不知称了多少!

 

  后来在别的地方称到一个老头的松脂时,老头觉得这秤不怎么妥当,就换了自己家的一把。狗胜当然得欣然同意。

 

  我得知这个情况时,还以为是狗胜糊涂中无意犯错的,谁知在回来的路上,他对我说:“他妈的,让那老家伙发觉了,不然就多捞些啦!”

 

  我心里暗吃一惊——这老滑头并没有糊涂,他竟然是早有蓄谋!草草一算,这样一天下来他起码骗取了3000元……想到那些可怜的老实巴交的农民朋友,想到他们污脏的衣着,朴实的笑脸,信任好客的话语,还有他们为了采割这些松脂流下的汗水甚至鲜血,他们所受的日晒雨淋和奔波辛苦,我心里发颤,继而感慨万千!我不明白狗胜怎么下得了手呢!难道发财非得这样坑蒙和耍滑吗?难道无商不奸就是这个意思吗?

 

  出于生意上的关系,我当时没有指责狗胜,只是在心里有了芥蒂。我觉得我恐怕再不会和他合作了。

 

  过了一会儿,狗胜又打来了电话,他说:“找不到车啦,你明天无论如何都要帮我了。”

 

  我装作为难地说:“明天我真的没空呀。”

 

  狗胜并不罢休,说:“实在找不到车,明天你一定得帮我,后天再去帮老碧运木头吧,我可以打电话和老碧说说!”

 

  挂电话后很快身边老碧的电话就响了。

 

  老碧摊摊手说:“你让我怎么跟他说嘛?”

 

  “就说你要运木头。”

 

  “我和他毕竟有些交情。”

 

  “那随你怎么说吧!”我有些无奈。

 

  老碧于是接通了狗胜的电话,听到他哼哈几句就挂了。随即我的手机又响了,只听到狗胜说:“行了,老碧说可以让你先帮我运松脂。”

 

  看样子我是难以推辞了,就说:“那好吧,那你明天不能带秤去。”

 

  “怎么不带秤,那不方便的。”狗胜说。

 

  “那农民的家里都会有秤,我们何必多此一举呢!”我说。

 

  “那好吧,明天早点出发哦!”狗胜说完就挂了电话。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老母亲,你可安好
下一篇:返老还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