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农村女汉子

时间:2020-08-31 16:41:15 | 作者:佚名 | 阅读:

  三哥是个女孩子。

 

  那一年冬天,我大伯起早拾粪,回家时粪筐里多了一个包袱,裹着一个哇哇哭叫的女娃子。我大娘说一声这是谁作的孽啊,就一把把孩子抱在怀里。我大伯家已经有了两个女孩子,被捡回来的女娃就排行老三。

 

  小时候和三哥一起玩,每一次都是三哥把我打哭。有一次我让我哥揍了三哥一回,打得三哥的脸肿得像馒头,三哥硬是没有掉一滴泪,咬着牙关不说话,刀子一样的目光在我身上划来划去,倒把我吓哭了。

 

  三哥带着我上树掏鸟窝,眨眼之间就爬到了树梢上,气得我大娘直跺脚,提心吊胆地喊她小祖奶奶。还有一次我撒尿时,三哥好奇地看着我,要用一把木头手枪换我的小鸡鸡。我当然同意了,从三哥手里接过木头手枪,高兴得一蹦一蹦的。三哥要我的小鸡鸡时,我又后悔了,我说给你我就不能撒尿了。三哥说没事的,我没有小鸡鸡不是照样撒尿吗?我一边退裤子,一边极不情愿地说那就给你吧。三哥点点头,伸手猛地一拽,疼得我大叫起来。正好被我娘听到了,把三哥骂得狗血喷头,吓得三哥很长时间不敢找我玩。


农村女汉子
 

  我在元城上中学时和三哥是同班。三哥像男孩子一样,留着谷茬一样的短发,比男孩子的还要短。我喊她三姐,她白了我一眼说,不许你喊我三姐。我说那让我喊你啥?她仰着头笑笑说,你喊我三哥。我笑得前仰后合,说就是不喊你三哥。她的眼睛一瞪,说不许笑。我就不敢笑了。后来我不敢再叫她三姐,可是我也从来没有喊过她三哥。

 

  放学回家要过一条小河,我和三哥挽着裤腿,淌过浅浅的河水,牵着手回家。那一次走到河中心,三哥突然松开我的手,在河里摸鱼。鱼没有摸到,白嫩嫩的小脚丫上划了一个大口子,血像小虫子一样从腿上爬到了脚上。三哥上了岸,找一棵荠荠菜用嘴嚼烂了敷在伤口上,说回家不许你告诉别人。我点点头,就若无其事地向家走。

 

  还有一次过河时发现一条水蛇,吓得我两腿发抖,战战兢兢地说,三姐快看,蛇。三哥说害怕什么,亏得你还是男孩子呢。说着话,三哥就把水蛇抓到手里说,凉丝丝的,不信你摸摸。我当然不敢摸了,向后退了几步。三哥说,对了,你刚才喊我什么?

 

  我看着她笑。她说不行,你不喊我三哥就不和你算完。我害怕她手里的蛇,但是我就是不喊她三哥,一转身跑回了家,气得三哥好长时间不理我。

 

  三哥的胸前隆起来的时候,三哥跟我说她要去当兵,她总是羡慕电影里那些穿军装的女兵。

 

  秋天乡里征兵,三哥就去找村长。村长说你一个小妮子家,疯什么?还没有听说谁家的女娃娃去当兵呢。三哥不服气,径直到乡里找到从部队上来带兵的人。带兵的人微笑着说,你不是城市户口,我们不收农村的女兵。

 

  三哥绝望了,三哥不去摘棉花,也不吃饭,睡了好几天。后来,三哥从县城买了一套橄榄绿的军装回来,穿在身上,笑声就像村头小河的流水。她留着短发,看背影还真的把她当作男人呢。

 

  大约是1989年的春天,三哥要结婚了。对象是在青海服役的军人,老家是我们邻村的,比三哥大10岁,刚刚死了老婆。三哥给他当填房,说是嫁过去可以随军。三哥就是看中这一点才答应嫁给他的。

 

  三哥去青海完婚的前一个晚上把我约出来。三哥说,你喊我一声三哥吧。我痴痴地看着她,总是张不开嘴。三哥抱着我就哭了。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三哥哭。

 

  三哥留给我一个包裹,说你一定要好好的保存着。我打开了,是她经常穿的那套军装,领口和袖子已经洗得有些退色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苦命醉花脸
下一篇:养鸡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