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耀眼的红蘑菇

时间:2017-05-10 17:04:24 | 作者:厉剑童 | 阅读:

  仗打得异常惨烈,从清晨打到傍晚。鲜血将落在西山顶上的一缕晚霞涂抹得通红通红,抓一把腥气刺鼻。


耀眼的红蘑菇
 

  两名一高一矮年轻的八路军战士一手抓着枪,一手搀扶着一个大胡子重伤员,沿着一条牧羊小道,踉踉跄跄,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山顶上爬。山顶密林处有个隐蔽得很好的山洞。两个小战士一边爬,一边扭头往后看一眼。

 

  他们又累又饿,已经没多少力气了。两人将重伤员靠在山道旁的一棵大松树下,停下来喘一口气。这时,山下隐约传来枪声。他们知道,那队鬼子正狼一样嗅着血腥气息朝这边搜索过来。显然,再这样走下去,三个人迟早会落入鬼子的魔掌。

 

  大胡子的脊背紧紧靠着树干,大口喘着气,鲜血不断从胸口的那团纱布里渗出,染红了成了碎片的下半截褂子。大胡子歪着头,目光落在两个小战友的脸上。两张稚气未脱的脸上满是尘土和血迹。

 

  要不是野狼的入侵,他们应该和我儿子一起在学校念书的啊,可小小年纪却卷入了这场战争……想起儿子,大胡子眼圈红了,几年前的一幕瞬间浮现在眼前——

 

  那年秋天,他从地里干活回来,妻子在家做饭,他去学堂接儿子回家,刚到学校门口,鬼子的轰炸机飞过来,扔下两颗炸弹,瞬间将学校炸成平地。十几个孩子和老师就这样消失了……

 

  该死的小日本,我日你姥姥,我跟你们拼了!大胡子嘴里骂着,一只手撑着地,挣扎着想站起来,可几次努力都是徒劳。他狠狠地朝一条冒着血的腿上捣了一下,骂道:奶奶的,这不争气的腿!

 

  两个小战士扭头看一眼大胡子,瞬间扭过头,眼睛死死盯着山下的一举一动。鬼子的身影越来越清晰,几十把明晃晃的刺刀在太阳下泛着可怕的白光。

 

  决不能扔下大胡子不管!

 

  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大不了跟鬼子同归于尽!

 

  两颗年轻的心想到了一起。

 

  大胡子的眼睛慢慢从小战士身上移开。倏地,他眼前一亮,就在他一旁赫然长着两朵大蘑菇。那两团圆圆的顶,厚厚的肉,红红的杆,那么鲜艳,那么可爱。多肥美的野蘑菇,要是再加点盐,放上一把头刀韭菜,熬一锅汤,那该多美啊!大胡子心里想。

 

  小时候,他可没少跟爷爷喝蘑菇汤。看着耀眼的一团,大胡子恨不得立即爬过去摘下来囫囵吞枣地吞下,好让辘辘的饥肠暂时闭上嘴巴别再叫嚷。可只一瞬间,他明亮的目光又黯淡了下去。

 

  山下传来鬼子叽哩哇啦的声音和皮靴碰着碎石发出的杂沓声。

 

  两个小战士一个躲在大石头下,将枪架在石头的缝隙里,一个把枪架在一棵老树的枝丫上。俩人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山下,时不时扭头看一眼躺在树下的战友。他们虽然是一个部队,却不是一个连队,刚认识没几天,甚至瘦高个小战士还不知道大胡子的名字和来路。命运就这样把他们牵在一起。

 

  大胡子喘息着,慢慢爬过去,一把抓住那两朵红蘑菇。这时,一个小战士听到动静,扭头看了一眼大胡子,大胡子赶紧把蘑菇紧紧攥在手里。小战士转过身,大胡子放开手掌,蘑菇已经钻成了饼子。

 

  两个小战士眼睛死死盯着山下,两杆枪架在树杈上、大石头上,已经做好伏击的准备。

 

  大胡子一把将蘑菇塞进嘴里,蘑菇饼太大了,大胡子只好掰下一块。啊,真香啊!大胡子宽大的嘴巴一下一下来回嚼着。他将自己的身子平躺下来,眼睛望着天空,那里好蓝啊,大朵的白云正悠悠飘过。大胡子猛然嗅到了老家的味道。要是在老家,这样的天气正是刨红薯的时候。小时候,他经常跟爷爷、妈妈一起上山刨红薯,红薯真多真大啊……想到这些,他脸上微微地笑了。

 

  瘦高个小战士一扭头看见大胡子的嘴巴在一下一下咀嚼什么,并且还看到了大胡子神秘的笑。

 

  他!一定偷吃了最后一把炒面!这可是三个人仅有的一团拳头大的炒面!你太自私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瘦高个小战士看着那张一下一下蠕动的阔嘴巴和黑脸上斜斜的那条刀疤,脸上现出一丝不快和不满,觉得那么可憎、恶心,但只片刻,瞬间又消失了。他伤得那么重,就该他吃才对。我真不该责怪他。

 

  鬼子的叽哩哇啦声越来越清晰。两个小战士顾不得多想,眼睛死死盯着山下,手紧紧扣住枪栓。

 

  吧嗒,身后传来轻微的声响。两个小战士不约而同地扭过头,只见大胡子口吐白沫,眼睛紧闭。肚子上那团纱布被拉出,鲜血流了一地。

 

  矮个子小战士发现异样,赶紧爬过去,抱起大胡子,发现大胡子已经去了。他松弛的手里还有一小团蘑菇。小战士顿时明白了。眼睛瞬间红了。

 

  谁叫你那么自私的,噎死……正好我们痛痛快快打鬼子!瘦高个小战士心里说。他厌恶地只看了一眼,眼睛便从大胡子脸上移开了。

 

  砰砰砰——山下传来枪声,鬼子发现了他们,发起进攻……

 

  很多年后,一个身穿将军服的老人来到这里,他眼睛久久地凝视着脚下松软厚实的土地。老人的手动情地抚摸着那块巨石。许久,老人缓缓走到那棵高大的松树下,蓦地,眼前一亮,只见几朵红茎的野蘑菇静静地站在树下的草丛里,仿佛在迎接着这位久违的老兵。老人弯下腰,跪倒在地,两手颤抖地捧起一朵野蘑菇,看着嗅着,嗅着看着……大颗大颗的泪珠滴落在野蘑菇上,溅起一朵朵晶莹的泪花。

 

  老人嘴唇哆嗦着,向随行的人员讲起那场灿烈的战斗,讲起那位为了掩护他撤退牺牲了的无名小战友,讲起大胡子和野蘑菇的故事。老人说,是那位掩护他撤退的战友牺牲前告诉他,大胡子没有偷吃炒面,而且还告诉他,大胡子从军前是个郎中……他就是靠着那团炒面躲在山洞里,逃过了鬼子的搜过。老人嘴唇哆嗦着,泪花闪闪。

 

  老人走后不久,在大胡子牺牲的地方,矗立起一座巍峨的雕塑:两个小战士举着枪朝敌人瞄准,背后的大松树下躺着一个满脸胡子的重伤员。大胡子右手边是两大朵硕大鲜红的野蘑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