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别墅的力量

时间:2017-05-08 18:45:21 | 作者:范子平 | 阅读:

  市开发区的东边新起了一群别墅小楼。

 

  当然是富人的别墅,每幢房要价上百万元。三层小楼,带地下室和车库,房屋有意大利风格的,有南美风格的,有澳大利亚风格的。前院鲜花盛开,后院修竹婆娑,侧院毛茸茸的芳草地上,弯曲着一条鹅卵石砌就的甬道,连接着前院后院,处处显得新颖别致。


别墅的力量
 

  市第二药厂的车间统计员刘桂两口子住着窄小的一室一厅,八小时之外挣外快,挣钱准备买一套宽敞的三室一厅的房子,成天累得喘不过气来。这天他们俩托人说情混到房建公司油漆工的队伍里,来这里为别墅区的栅栏上漆。第一次见到这般豪华的小楼,仰望着愣怔了许久,才感叹道:“妈呀,这么排场!”

 

  市文化馆的画匠刘晓,近一段时间也在朝思暮想着挣大钱。虽然他和老婆孩子三口人住着三室一厅还算宽敞,但他想的是价值几十万元的独院,凭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画匠,干体力活儿身体又不大好,虽然又是做中介又是倒药材又是画广告,可是费八布袋劲儿也没攒下几个钱,成天又是懊恼又是沮丧。听说别墅区街口要招标装饰画,他就骑上车来这里看情况。乍一见到气派不凡的小楼院群,他禁不住喊了一声“真美呀!”站在那里欣赏了好一阵子。

 

  市委副书记李平也来了,在一群官员的簇拥下到别墅区视察,他楼里楼外前前后后看了一大圈,才兴致盎然地向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伸出大拇指:“真漂亮!名不虚传!”

 

  五年后。

 

  刘桂仍住在原来的一室一厅里,只是老婆离婚跟了别人,那房里比原来脏了许多乱了许多。刘桂被第二药厂辞退后,便以捡破烂儿为生。捡破烂儿他也不很投入,每当弄到几个钱他就去小饭馆里弄瓶二锅头,然后醉醺醺踱回家去。酒醒时别人问他咋成这个样了,他抹抹嘴唇打个哈欠漫不经心回答说:“真该感谢那片小洋楼。以前我成天加班赚钱想买好房,是那片小洋楼把我从迷魂汤里拉了出来。住坏楼层,想好楼层;住小房,想宽敞房;住单元房,想独院;住独院,想别墅;住着别墅,又想更高级的。人的欲望没有个头儿。一辈子就那么几十年,活那么累又是为个啥﹖现在我知足了。”

 

  刘晓已经成了有一定知名度的画家,在北京办画展颇有轰动效应,有几家报刊发了评论,称他是世纪之交有影响的写意派山水画家之一,发展前途不可估量。《中国画报》记者采访时,他拿出了当年画下的开发区别墅群,指着对记者说:“成功的起点就是这片漂亮的别墅群。在那以前想买独院,除了画广告就是倒药材已经没心画画了,那片气派不凡的别墅群把我惊醒了。我想就是住上了独院离这别墅不还有十万八千里吗!做生意搞外快咱是以己之短比人之长,一辈子能有多大出息﹖还是老老实实画自己的画吧。”

 

  李平因为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刑。《法制报》记者采访他时,他流着泪直捶自己鬓发斑白的脑壳:“以前我还是注意廉洁的,都怪那片别墅群。说到底怪我自己,一看到那么新颖别致的别墅,就想在全市我是老大,一把手,可我的住房和这别墅档次还差得远,就那还不属于自己,是公房,难道我还不如一个个体户﹖心理开始不平衡。处在这样的位置上,思想一失衡钱财就滚滚而来,我就顺着下坡路滑了下来……”

 

  世事就是这么奇怪,三个人和开发区的别墅群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那漂亮的别墅群却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