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另类讨债

时间:2017-05-07 12:51:01 | 作者:佚名 | 阅读:

  近日,董事长他们公司的一个业务员为了讨债,不得不陪着对方喝酒,最终竟因酒精中毒而猝死。

 

  那天,董事长正在给下属打电话交代这事的善后事宜,席先生坐下后,自然而然就谈起了“讨债”的话题,他说:“其实,债也可以是另一种讨法,可以化‘敌’为友,化仇为情,化悲剧为喜剧的……”

 

  董事长不解:“有这样的讨债?”

 

  于是,席先生的故事开始了……


另类讨债
 

  不管你信不信,很多老板都怕过年,因为过年时有两件事情特别闹心,一是要债,二是躲债,这不,都腊月二十九了,朱老板在外面躲了几天的债,刚回到家睡了一个囫囵觉,一大早就被堵在了家里,被谁堵呀?他的老冤家——广告公司的赵老板。你别看这家伙一身肥肉,慈眉善目,像个弥勒菩萨,可到要钱时,他可狠了,任你怎么哭穷,怎么解释,他老兄油盐不进,你走一步他跟一步,不气不恼,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朱老板冷着脸对赵胖子说:“明天就要过年了,我实在没招了,我不就是欠了你一万五千块钱吗?你没有这么点钱会死呀?别人欠我十多万了,我也没有追着赶着不让人家过年!”赵胖子挤进屋,苦笑着说:“朱老板,我不拿到这笔钱,这年根本没法过,省城的张总就派人等在我家里,我欠人家的材料费,不给人家,人家就不让我安安生生地过这个年!”

 

  朱老板说:“可我现在实在没有钱,我要是有钱哪个王八蛋不给你!”

 

  赵胖子还是笑嘻嘻的,说:“这我知道,可是你得向那些人要账呀,你不去要,谁会给你送上门?”

 

  朱老板想了想,也是,可一琢磨,只有省城刘大头欠的账,早就该还了,于是就说:“要不,我现在就到省城去,你等我回来,要来了就给你!”

 

  朱老板本想甩开赵胖子,谁知赵胖子乐呵呵地接着说道:“那我跟你去,反正家里我也没法回去。”

 

  朱老板一听,真想扇自己几个嘴巴,他赌气地说:“好,好,我俩一起去!不过,要不到钱你不要再缠着我!”

 

  赵胖子连声说:“好说,好说!”没有办法,朱老板只好带着赵胖子上路了。到了省城,朱老板没敢提前打电话约刘大头,因为这时候打电话约他要钱,就等于提前通知他“逃跑”,特别是这个刘大头,油滑得很,所以,两人就直奔刘大头的公司,想给他来个突然袭击,谁知还是扑空了,公司和家两处都是铁将军把门。两人一合计,决定就在刘大头家的大门外守候。等了两个多小时,眼看天已发黑,赵胖子急了,说:“朱老板,在这干等着也不是办法,你还是给他打个电话吧,也别说我们在省城,看他在哪里。”

 

  朱老板只好从命,拨通了刘大头的手机,响了半天,刘大头总算接了,声音热情得像遇见了亲哥哥:“哎呀,是朱老板啊!你是讲那笔账的事吧?早给你准备好了,可我现在忙得很,回不了家,等过了年我就给你送去,年货办齐了吧?”朱老板不想听他那一套,没好气地问:“你现在在哪呢?”

 

  那边刘大头说话的声音精气神十足:“我在东北哈尔滨呢,来这签一笔大业务,他们要我十万件游泳裤,正在这验货呢,恐怕过年也回不去了。”

 

  朱老板气不打一处来,心里嘀咕着:寒冬腊月,你到东北送游泳裤?你当东北人都是北极熊?朱老板“啪”地关上手机,看着赵胖子,说:“怎么弄?”赵胖子几乎要哭了,愣了半天才说:“现在回去也没车了,好歹我俩得找个地方住一夜呀,明天回去,唉……”

 

  朱老板叹口气,只好和赵胖子在大街上转悠,看看宾馆,住不起;住小旅社,又怕不安全。赵胖子说:“我俩干脆去洗个桑拿吧,又能洗澡又能睡觉,还暖和,也不贵。”

 

  朱老板想想,也好,于是就开始找浴场,不知找了多少家,最后找了一家最便宜的,连洗澡带睡觉,一人十块钱。服务生说:“其他包厢都让老板们住上了,还有一间四人的,二位要不嫌,就跟我来吧!”唉,人都到这一步了,还有啥臭讲究的?两人跟着服务生来到浴场的一个包厢前,服务生敲门后里面开门了,原来包厢里已住上了两个人,其中一个穿着裤衩,脑袋大大的,他见有人来就起了身,朱老板一看,眼都直了,咦,刘大头?

 

  刘大头也认出了朱老板,脸涨得通红,尴尬地笑了:“是、是朱老板?怎么这么巧?”朱老板嘲讽地说道:“刘老板,怎么这么快就从哈尔滨回来了?是坐的飞毛腿还是神舟七号?”

 

  刘大头脸更红了,连忙过来递烟,难为情地干笑着。里面床上还躺着一人,是一位瘦高个,这当儿,那瘦高个也睁开了眼,他看到了赵胖子,眼睛也直了,赵胖子也看到了瘦高个,回身就走,瘦高个动作十分麻利,翻身下床,紧跑几步,一把抓住了赵胖子:“好你个赵胖子!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小子送上门了!还钱吧!”赵胖子哭丧着脸,指着瘦高个对朱老板说:“这就是张总,你看怎么弄吧!”

 

  朱老板把目光转向刘大头,说:“刘老板,你看我被赵老板追到这里要钱,你那笔账怎么弄?”刘大头不住地叹气,他见瘦高个——也就是那个张总还抓着赵胖子,就虎着脸说:“你横什么?你欠我的钱怎么弄?”

 

  怎么弄?朱老板欠赵胖子,赵胖子欠张总,张总欠刘大头,刘大头欠朱老板,他们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傻了眼。

 

  这下四个人全都火不起来了,气恼一场,大吵一气,最后又都笑了。刘大头说:“看来我们四个,大哥别讲二哥了,都是难兄难弟,都别追了,我们就在这过个年吧,也好商议商议明年怎么弄,明年再怎么着,也不能像这样窝窝囊囊过年了!”刘大头的话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张总和刘大头说他俩应尽地主之谊,于是掏干了腰包,才凑了二百块钱,刘大头叫来了服务生,说:“去!就照这二百块钱,让饭店给我们送些酒菜来!”

 

  服务生看看他们,不解地说:“怎么?明天就是年三十了,你们不回家过年了?”张总端起了老板架子,大声对服务生说:“你没看见我们在谈业务吗?我们就在这过年!还买挂炮,炸炸今年的晦气!”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善心作舟
下一篇:驴子可以这样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