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爱睡觉的保镖

时间:2017-05-05 19:59:19 | 作者:佚名 | 阅读:

  刘立风这些年一直在两个省城之间跑运输,靠着“车轱辘”发了家。从当初的一辆车、两辆车,到现在的几十辆车,他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老板了。


爱睡觉的保镖
 

  这一天,他刚刚上班,一个老汉便带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进了他办公室。刘立风一看,是自己以前的邻居王大伯,立刻笑着问道:“王大伯,您怎么来了?”

 

  王大伯憨憨一笑,说道:“小刘呀!大伯来麻烦你了!”说着,一指身边站得笔直的青年介绍道,“他叫吴明,是我亲外甥,企业效益不好破了产,好久没有事做,你看能不能在你这里谋个差事。”

 

  “好哇,大伯开口了当然没问题!”刘立风爽快地答应了,接着又问一旁的吴明,“我这就是缺司机,你会开车吗?”“不会!”吴明仍然站得笔直,那口气就像是回答命令,让刘立风一愣。一旁的王大伯急忙接口圆场道:“小刘,别见怪!他就这个样子,对了,你这不是也需要保镖吗?”

 

  刘立风一下子迟疑了,的确,他经营的运输线路有近一天的路程,其中有三分之一是乡镇公路,途中还有不少人烟稀少处,经常有人在那里抢劫单独出行的司机。为此,他专门增加了一笔资金,为每个司机搭配一个精明、强壮的押车员,也就是他们常说的“保镖”。

 

  “可是……”

 

  见刘立风有些为难,王大伯急忙说道:“我知道你是有条件的,我这个外甥不但身体结实,而且以前当过武警。”

 

  “哦?难怪呢……”刘立风的眼睛顿时一亮,细看吴明,骨子里果然透着军人的气质。“好!好!”他一边称赞一边站起身说道,“我就是喜欢当兵的人、相信当兵的人,明天吴明就来上班,跟六号车。”

 

  第二天,吴明早早地就来上班了,神情中明显带着兴奋与期待。刘立风把他和开六号车的司机小李做了简单介绍,接着,便交代了一遍任务让他们出发了。

 

  转过天来,两个人结束任务回来了。小李径直跑到了刘立风的办公室,张口说道:“老板,您……能不能给我换一个保镖呀?”

 

  “怎么了?”刘立风疑惑地看着他。小李深深吸了一口气,不太情愿地说道:“这吴明也太能睡了,一路上也不说个话,除了吃饭上厕所,就知道睡觉。这个样子,让我心里没底,起不到保镖的作用不说,还把我感染得直打瞌睡。”

 

  刘立风一听,眉头紧锁起来,心说:“当兵人的素质,应该不至于这样吧?”转念一想,他明白了,一定是刚得到这个工作,太兴奋没休息好的缘故。于是,他让小李迁就一次,小李也不好再说什么,无奈地走了。

 

  过了两天,小李和吴明又一起出了一趟车,回来后,小李又一次找到了刘立风,这次他一见面就迫不及待地抱怨道:“老板,你真给我换一个吧!你是没看见他的样子,都气死人了,车一走就睡,车一停,特精神,吃起饭来一个顶俩儿。老板我知道你喜欢当兵的人,但人和人不一样,他该不会是来这儿混饭吃的吧。”

 

  刘立风的心也沉了下来。送走小李,他立刻把吴明叫了进来,凝视了良久:结实的身板,精明的面相,怎么看也不像小李说的那样的人呀!他试探着问吴明,有没有小李说的那种情况,然后等待着吴明的辩解。没想到,吴明承认得倒很干脆。刘立风无奈地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小吴呀!我能用你,一方面是王大伯的脸面,另一方面是因为你是当过兵的人,我对当兵的人有特殊的感情,可是……你不能把这些当成资本呀!”

 

  “我……”吴明的脸竟然一下子红了,却马上面带坚毅地说道,“对不起,老板,是我的错,下次一定改。”

 

  转眼又过了几天,小李和吴明出了第三趟车。等他们回来,刘立风急忙找来了小李,想了解一下情况。可没等他开口,小李竟然愤愤地把车钥匙扔在桌子上,生气地说道:“再不换他我走人。”

 

  “怎么了?”刘立风惊异地看着小李。

 

  小李接着说道:“老板,说实话,他确实在努力改,我看他也在一直想办法保持清醒。但情况只是比原来好些,看上去还是昏昏沉沉的。我本来想忍忍就算了,可这次差点出了意外。”

 

  “怎么了?”

 

  小李愤愤地说:“我正开着车呢,突然发现前面有两个挡道拦车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我想提醒吴明,可是怎么叫,他都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后来幸亏我机灵,减慢速度假装停车,趁对方不注意再加油门跑路,要不然,损失就大了,你说这保镖有什么用?”

 

  正说着,一个笔直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显然,吴明已经听到了小李刚才的话,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老板。”

 

  刘立风这次可沉不住气了,生气地说道:“小吴,你太让我失望了,你走吧!”

 

  “老板……”吴明一脸恳切地说道,“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其实……我……”他犹豫着,似乎有些事情不好意思说出口,最后,只是淡淡地说道,“我肯定不会给你误事的。”

 

  刘立风的心不由得软了,毕竟是王大伯介绍来的,于是说道:“好吧!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一会儿就有趟急活,你可要为王大伯、为你那当兵的身份争口气。”

 

  “什么?还放心让他去?”这时,一旁的小李蹦了老高,“老板,要去你去吧!我是不和他去了,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呢。”说完,一抬腿溜了。

 

  刘立风本想叫住小李,却突然停住了,心想:吴明嗜睡,只是小李的一面之词,是不是夸大其词自己也不知道。他决定,自己亲自跑一趟,一来自己正好也要去那边办事,二来也看看实情,到时候对王大伯也好交代。

 

  稍做准备后,刘立风带着吴明出发了。一路上,刘立风不停用眼角偷偷观察吴明,果然,正如小李所说,车开了仅十几分钟,原本神采奕奕的吴明便蔫了起来,眼睛渐渐没了光彩,上下眼皮也打起了架。虽然看得出来。他是在尽力克制,揉眼睛、咬嘴唇,可根本抵挡不住袭来的困意,眼看着嘴唇都咬出了血丝。刘立风无奈地摇了摇头,问道:“小吴,你怎么不停打瞌睡啊?”

 

  吴明听了,强打精神回道:“哦!多年养成的毛病!”刘立风看着吴明懒洋洋的样子,感到有些失望,也没心思再问了,淡淡地说道:“那就别硬撑了,到后座位上睡会吧!”

 

  “不用不用!”吴明强睁着眼睛说道。刘立风笑了,一边向后打着手势一边叹气说道:“去吧!去吧!”语气不容置疑。吴明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吧!但相信我,车一停我就会醒,决不会给你误事的!”说完,爬到了后座里。刘立风苦笑了一下,有这种毛病怎么能跟车呢?他的心里也想好了,这一次就是吴明最后一次出任务了,相信王大伯也不会怪自己的。

 

  不知不觉,汽车转下了高速公路,渐渐行到了人烟稀少的路段。突然,刘立风发现,前面的路上躺着一个人,似乎伤得不轻,旁边有一个人在照看,还有一个瘦子在路上拦车。多年的经验告诉刘立风,可能遇到麻烦了,有心不停车冲过去,可人家似乎早就防着这招了,想过,除非从人的身上轧过去。“怎么办?”这时,刘立风想起了后座的吴明。于是,他一边放慢车速,一边大声喊着后面的吴明,可是几声过后,吴明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焦急的刘立风一只手握方向盘,另外一只手伸向后面去推,可不管他怎么用力,吴明还是像死了一般。

 

  眼看着车已经到了那三人的跟前,刘立风只得收回手,强做镇静地停下车,摇下车窗问对方怎么了。瘦子利索地跳上车子踏板,对刘立风说道:“师傅!行行好,我的朋友受伤了,麻烦您给捎一程吧!”他嘴里说着话,眼睛却迅速地打量了一遍驾驶室。突然,一把匕首架在了刘立风的脖子上,瘦子一改哀求的口气,冷笑着说道:“兄弟,胆子挺大呀!敢一个人上路!那就下车来聊聊吧!”显然,歹徒没发现后座里的吴明。

 

  下车后,躺在路上装病的人也起了身,赶了过来。装病的人是个大胡子,他看了一圈车身,接着狂笑道:“真巧了,昨天就是这辆车,司机猴精,抽空跑了,还把老子带了个跟头。不过……”这时,他看了看刘立风,说道,“司机好像换了,不过不管了,算你小子倒霉。先卸货再说!”说完,他让瘦子拿匕首看住刘立风,而自己和另外一个同伙到车后开始开封卸货。

 

  刘立风的心彻底凉了,知道这次肯定是赔大了,心中只能祈祷平安过关。过了一会儿,只听车厢后面“咕咚”一声,接着又传来大胡子“啊”的一声大叫。

 

  “怎么了?”拿匕首的瘦子大声问道,过了良久,才听大胡子“哎呀哎呀”地说道:“这货还真沉,害得我从车上掉了下来,摔死我了,你也过来帮忙吧!把他车钥匙收了,跑不了就是了。”

 

  “哦!”瘦子答应着,接着揣起车钥匙,狠狠地对刘立风说道,“放老实点。不然放你的血!”说完,慢慢走向了车厢后面。刘立风看着瘦子转到车厢后面,迅速跳进驾驶室,从怀里拿出一把备用钥匙,这也是多年养成的经验,为防止歹徒拔钥匙,每次出门都在身上藏一把备用钥匙。

 

  刘立风利索地把钥匙插进了钥匙孔,打着火,下意识地扫了车后座一眼,突然,他愣住了,应该睡在那里的吴明竟然不见了。

 

  就在他愣神的工夫,一个人影跳上踏板,一只手伸向了他的肩膀,刘立风大吃一惊,刚想全力摆脱,却一下呆住了。因为他看清楚了,抓向他竟然是吴明。此时的吴明额头上微微冒着汗,伸出来的手臂正流着鲜血。吴明喘着气说道:“老板!没事了,报个警吧!”

 

  刘立风一脸惊异,看看吴明,又伸出头,往车厢后面看。吴明笑着说道:“放心吧!歹徒已经被我制服了。”这下,刘立风算是缓过神来了,迟疑地走下车,到车后面一看,可不是?三个歹徒,一个似乎被打昏了,而大胡子和瘦子都被捆着双手,疼得嘴里直哼唧。

 

  “这……都是你做的?”刘立风疑惑地看着吴明。吴明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车一停,我就醒了,听见了他们说话,知道是遇到歹徒了,便没有吭声,趁他们没注意,便从另一个车门偷偷溜了下去,到车厢后,先打昏了一个,又把大胡子从车上摔了下来,逼他把拿匕首的瘦子叫过来,本想也能一击成功,可到底是多年不练了,有些生疏,胳膊还是挨了那小子一刀……”

 

  刘立风打完了报警电话,一边等警察到来,一边给吴明做简单包扎。刘立风的心情非常激动,他内心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保镖谁能说不合格呢?随即,他对吴明这嗜睡的毛病来了兴趣,便追问起来。

 

  吴明一开始不太肯说,可实在拗不过刘立风,最后,只好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吴明当兵的时候,正好赶上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他所在的中队被派往一线进行抢险,由于他们的战斗力强,哪里险情多,哪里情况紧急,上级的调配命令就发到哪里,抢险的两个月时间,他们没日没夜,从来就没有完完整整休息过一次,唯一的休息时间就是车辆在转移阵地的时候。因此。战士们完全改变了作息时间,车走人睡,睡得香、睡得实,车停人醒,醒得快,精神足。抗洪结束后,他们中队被人们誉为“抗洪线上的110”。但是,吴明却因此落下了病,坐车就困,而且挡不住、叫不醒,但只要车一停,立刻就清醒。多年过去了,一直没有改过来……

 

  刘立风听了,心有感触地责怪道:“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

 

  吴明不好意思地笑笑:“我觉得问题出在自己身上,不好意思多解释,就想自己坚持坚持,争取早点改掉这习惯。”他说着一个立正,一脸严肃地说,“不过我保证,一旦出现情况,车一停,我肯定能醒过来,保证不误事……”

 

  刘立风听了,点点头,笑着拍了拍吴明的肩膀。他暗暗决定,要把这个小伙子永远留下来。此时,刘立凤的心里难以平静,他之所以喜欢当兵的人,也恰恰是因为那场特大洪水。那时他生意刚刚起步,为了赚钱,他不顾洪水险情,贸然出发。结果,被洪水围住了,眼看辛苦置办起的家业将毁于一旦,就在这时,来了一支队伍,把他和车子都救了出来,他想把恩人记住,可是那支队伍没一个人肯留名字,只是听别人叫他们“抗洪线上的110”。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魔厨幻影
下一篇:两份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