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突如其来的幸福

时间:2018-08-23 19:21:44 | 作者:胡姜 | 阅读:

  故事导读:路是开启乡村每个人幸福之门的金钥匙,人们喊了多少年,盼了多少年,终于解决了农村至关重要的最后一公里。村里通了水泥路,故事主人翁郭向来终于迎来了人生最幸福的时光……


突如其来的幸福-民间故事
 

  盘溪寨的水泥硬化路快要修通了,验收时间定在当月十五日。镇长对村主任吴老林说:“到时候县里电视台采访组要来,你是主要采访对象。”这可把村主任吴老林愁坏了,水泥硬化路的质量没问题,村民对通水泥路也很满意,村主任犯愁的是盘溪寨里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光棍汉的单身问题没解决。

 

  盘溪寨通水泥硬化路的事讲了有好几年了,镇长都换过两届了,村主任也换过两届了,修水泥路的事一直不见动静。吴老林当上村主任后,镇长对他说:“现在都强调幸福指数,光你们村的盘溪寨就有六七个光棍汉,这幸福又怎么会高呢?你这个当村主任的得想想办法把那些光棍汉的单身问题解决了!”老林抱怨说:“盘溪寨有那么多光棍汉还不是因为寨上没有一条像样的路嘛!”镇长知道,吴老林是在抱怨给盘溪寨修水泥路的事一直没有落实下去。镇长就问:“如果给盘溪寨修一条水泥硬化路,你是不是能解决那些光棍汉的问题?”老林说:“一定能。”镇长笑了起来,然后认真地说:“那好,修路通盘溪寨的事我来负责批,你负责解决盘溪寨光棍汉的单身问题。”老林很兴奋,连连说:“没问题。”然后镇长郑重地说:“你给我听好了,盘溪寨通水泥路验收之日,就是盘溪寨的光棍汉问题解决之时。”老林挺着胸膛大声地说:“保证完成任务!”

 

  盘溪寨的水泥硬化路不用多久就要修通了,盘溪寨里还有一个光棍汉的单身问题还没得到解决,老林整日为这事着急犯愁。这个光棍汉叫郭向来,他的父母早逝,既无兄弟也没姐妹。郭向来祖父祖母是早些年从外地逃难来到盘溪寨的,在盘溪寨姓郭的就只有他一家,不仅盘溪寨只有他一家姓郭的,整个镇也只有他一家姓郭。

 

  老林到处给郭向来物色对象,但别人都嫌郭向来孤苦伶仃的没亲戚没依靠,没人愿意和郭向来过日子。

 

  眼看盘溪寨的水泥硬化路验收的日子就要到了,老林愁得很,就召集村干部们一同来商量怎么解决郭向来的事。有人建议找个女的来应付一下,在验收路的当天给郭向来办酒结婚,先把那天应付过去再说。老林说:“这办法倒是可以,可是哪个女人愿意来演这场戏呀?”老林就带着村干部们挨家挨户地说,可是谁都不愿意来帮这个忙,都说扮这种角色太丢人了,给多少钱都不行。这可把老林急得焦头烂额。

 

  正在老林急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他的一个外乡亲戚打来电话说,他们那里有个寡妇愿意来帮这个忙,但要付“租用费”。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下可解了老林的燃眉之急。老林立马叫那个亲戚明天一早把那个媳妇带过来,接着,老林又赶忙把村委们召集来,连夜把郭向来家好好收拾了一番,买来了一床绣有大红喜字的被褥、一床洁白的床单和一对绣有鸳鸯的枕头,还写了一副婚联贴在郭向来家的大门两边。忙了大半夜,老林临走的时候嘱咐郭向来说:“你这次好好扮演做新郎的角色,以后我们一定会为你找一个真媳妇。”

 

  那外乡媳妇第二天就来了,大约四十岁不到,还带着一个四岁左右的孩子。她的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粗黑的辫子油光发亮,穿着得体的红色上衣,脚上穿着一双红绒的布底鞋,看起来还是有几分姿色的。那外乡媳妇牵着小孩朝郭向来家走来,郭向来见了,朝那娘俩痴痴地傻笑着。

 

  郭向来的房间里,他那张已睡了十多年的老式床上已给铺上崭新整洁的床单,一对鸳鸯枕头放在床头,床中间的那床绣有大红喜字的被褥叠得整整齐齐。那外乡媳妇进去见了,瞅着打扮得干干净净的郭向来,羞答答地说:“还真想那么回事!”郭向来咧嘴笑着说:“这要是真的就好了。”说着,郭向来递了个玩具小汽车给那孩子,问他:“喜欢不?”那孩子一点儿都不怕生,也没有半点儿拘束的样子,接过那玩具小汽车说:“喜欢。”那外乡媳妇有点儿好奇地问:“你一个光棍汉怎么有小孩子的玩具?”郭向来说:“听说你带个孩子一起来,我今天一大早跑到镇上买的。”那外乡媳妇听后似有所感动,眼睛上下打量了郭向来一番。郭向来笑笑地逗那孩子说:“你愿意叫我爸爸不?”那孩子就扬起脖子看他妈妈,只见那外乡媳妇用手捂着嘴噗呲笑了。

 

  县里电视台采访组的人来了,老林叫郭向来和那外乡媳妇站在一起,采访组的人用镜头对着他们。那年轻漂亮的女记者首先问郭向来:“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你觉得幸福吗?”郭向来咧着嘴笑笑说:“幸福,幸福。”女记者问那外乡媳妇:“你是看到盘溪寨通了水泥路才愿意嫁到盘溪寨来的吗?”那外乡媳妇也笑笑地说:“是啊。”

 

  问完该问的后,采访组的人要给他们照张全家福。郭向来就俯身用右手把那孩子抱起来,然后左手从那外乡媳妇的身后伸过去扶住她的左臂。那外乡媳妇很顺从地把身子挨过来紧靠着郭向来。郭向来对着镜头咧嘴傻傻地笑,那外乡媳妇也羞笑着。采访组的人用镜头对准他们咔嚓咔嚓连拍了好多次。

 

  采访完毕,老林把采访组的人送走了。郭向来伸手准备要把大门两边的喜联撕掉,那外乡媳妇阻止说:“不要撕。”郭向来说:“戏演完了留着干什么!”那外乡媳妇脸红红的,一双眼睛含情脉脉地望着郭向来,嘴巴嗫嚅了几下,含羞地说:“如果你不嫌弃,就当真吧!”郭向来听了乐得不得了,他猛地把那外乡媳妇拦腰抱起来,笑哈哈地说:“这回我真的有媳妇啦……”

 

  老林把采访组的人送走之后,回到郭向来家来,他是来给那外乡媳妇租用费的。看到郭向来抱着那外乡媳妇在门口乐呵呵的傻笑,心里想:难不成是弄假成真了?郭向来看到老林来了,赶忙放下那外乡媳妇,不好意思地咧起嘴笑。那外乡媳妇满面红红的像朵杜鹃花,她羞涩地对村主任说:“村主任,我不要租用费了。”老林说:“这是为哪样?”那外乡媳妇就风趣地说:“既然你们喜欢把我们‘咔嚓咔嚓’在一起,我们就干脆在一起了!”这回轮到老林乐了,他手舞足蹈地哈哈笑着说:“盘溪寨的光棍汉终于全都消灭喽……”

 

  过了几天,老林路过郭向来家门口时,看到郭向来和他的新媳妇在大门口面对面地坐着,他们中间放着一盆新鲜的豆角,他们有说有笑地在撕拆豆角上的筋,那个孩子坐在一边无拘无束地玩他的玩具小汽车。老林高兴,就朝郭向来喊了一声:“郭向来,幸福着哪!”郭向来的新媳妇嘴快,回道:“村主任,这得感谢你啊!”

 

  【故事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继贵的平凡生活
下一篇:消失的大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