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人事的天机

时间:2018-07-10 20:10:34 | 作者:石凌 | 阅读:

  地震办要升格成地震局了!这消息一飞进姜鹏飞的耳朵,他不由得浑身燥热。这说明王主任要改叫王局长了!当然,让姜鹏飞热血沸腾的原因不是王得贵要从主任升成局长,而是他姜鹏飞终于有了出头之日。地震办只有一个领导可以说得过去,但地震局总不能只设一个局长吧?王得贵成了局长,肯定还得配一个副局长,论资排辈,这个副局长非他姜鹏飞莫属。他来地震办已经三年了,也就是说给王得贵写了三年材料,虽说地震办的材料不多,但能拿得出材料的只有姜鹏飞一个人。哈桂梅是会计出纳一身兼,她说她一看文字材料头就疼。


人事的天机-民间故事
 

  听到消息的第二天早晨,姜鹏飞比往常早到了十分钟,扫地抹桌子提水,王得贵到单位的时候,姜鹏飞已经为他沏好了茶。王得贵也是心照不宣,一边呷着茶水一边给姜鹏飞安排工作,小姜,你给我的单行材料写成了没有?抓紧时间,组织部可能随时要的。小姜,安全制度要上墙的,上次会上安排的事要抓紧啊……

 

  姜鹏飞从王得贵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哈桂梅才迈着细碎的步子叮当叮当地进了楼道。三十五岁的女人,有一大堆理由迟到,孩子发烧了,老娘摔倒了……王得贵在会上强调,要按时上下班,虽说地震办事不多,可是和物价局、人事局、审计局一个楼上办公,来的太迟了面子上搁不住。说归说,哈桂梅迟到三五分钟是常事儿。受哈桂梅的影响,姜鹏飞平常也是踩着八点半的分针走进办公室。

 

  “早啊!”“早上好。”两人相视一笑,并肩进了办公室,哈桂梅整理桌子,姜鹏飞拖地。哈桂梅的高跟鞋发出的叮当声为他们一天的工作拉开了序曲。王得贵在隔壁办公室里“吭——咔——”弹着嗓子。“有病啊?有病去医院里咳!”哈桂梅小声咒骂着过去关了门。姜鹏飞转头瞟了哈桂梅一眼,装着去拖门口的样子,顺手拉开门。平常,王得贵大概怕他们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发生办公室恋情,要求他们必须开着门办公,说是地震办就这条件,只有三个人嘛,关了门外人还当他们集体偷懒没上班哩。门开着就开着,姜鹏飞和哈桂梅似乎也达成了默契,没事的时候,一人一台电脑,姜鹏飞挖坑,哈桂梅偷菜,遇上领导突袭检查,他们中只要一个发现了就会吭一声或用脚尖碰一下对方的脚尖提醒。在姜鹏飞看来,哈桂梅除了讨厌做会计帐,其实是个很有女人味的女人,蓬松的头发里总是散发着茉莉花香的味儿,平常只要有啥好吃的,少不得给姜鹏飞提一点,比他的老婆妩媚多了。

 

  那天早上,一坐到桌前,哈桂梅就从包里掏出一袋豆浆递了过去。姜鹏飞也不客气,接了来就把吸管伸进嘴里,一边吸一边把头伸到哈桂梅的发际,深深吸了一口。三十多岁的女人,胸高臀圆,浑身透着一股子无法掩饰的风骚劲儿。平时姜鹏飞并不曾这么放肆过,是不是觉得自己就要成为地震局的副局长了?哈桂梅也挺配合的,装着没站稳,一下子倒在他怀里。他伸手扶住她的腰,她刚要“哎哟——”嘴张了张,见办公室的门开着,就咬着舌头轻轻跌到椅子上。

 

  “咱王主任就要升成王局长了,你知道吧?”姜鹏飞笑眯眯地说,声音大得旁边房间的王得贵足以听得见。

 

  “是吗?这可是值得放鞭炮庆贺的好事啊!”哈桂梅边嚼烧饼边说。说完了,又把头朝姜鹏飞这边伸过来,压低声音说:“都奔五的人了,这算啥稀罕事儿!”

 

  “王主任成了王局长,可能还会调个副局长吧?”副局长像一枚埋在姜鹏飞心里的炸弹,随时都会把他炸得飞起来,他一直告诫自己要沉着,可在吐出豆浆吸管的时候,这话还是跟着吐出来了。

 

  “哦,可能吧。”哈桂梅握着鼠标的手略微停顿了一下。

 

  在等待组织部发文的那段日子里,姜鹏飞卯足了劲,只要进了办公楼,见了谁都点头哈腰。物价局的小余悄悄问他什么时候请客,姜鹏飞故意拉下脸问他请的啥客。小余说,姜大哥就要当副局长了还不请客啊?虽然这副局长的任命还没正式发文,但姜鹏飞听着心里热乎乎的。他拍拍小余的肩说,没影儿的事可不许乱说。小余说反正就这几天的事,姜大哥请客的时候可不能忘了我啊。好好好,不忘你——姜鹏飞加快脚步进了办公室。

 

  一天晚上,姜鹏飞想起王得贵给他布置的一个材料还需改一改,晚饭后就悄悄去了单位。黑漆漆的楼道里透出一丝亮光来,姜鹏飞凭着感觉判断,这亮光从自己的办公室里发出,这说明哈桂梅也在。一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心跳加剧,平常有老王盯着,他想碰一碰哈桂梅还有些碍手,今儿个晚上,她和他心有灵犀吗?他蹑手蹑脚移步过去,轻轻推门,准备从后面抱住她。门开了,却没见着哈桂梅的影儿。

 

  她去了哪儿?姜鹏飞疑惑地站在桌前左顾右盼。突然,隔壁的门响了一下,声音不大,但还是传进了姜鹏飞的耳鼓。老王也来了?姜鹏飞不由得精神抖擞。叮当,叮当,脚步声从王得贵的房间里传出来,很轻,很小心。显然,这不是王得贵的脚步声,这是——这脚步声他再熟悉不过了。哈桂梅,她怎么能?一会儿,这脚步声又从厕所方向传来了,这一次声音比先前大了许多。姜鹏飞“吭——”了一声,走出门去,差一点就与哈桂梅撞个满怀。不过,他刹住了脚。

 

  “你也来了?”哈桂梅显然吃了一惊。她没想到姜鹏飞会在办公室,虽说姜鹏飞是文书,可地震办没多少材料需要加班的,再说姜鹏飞家在城东,地震办在城西,步行少说也得半个小时,以前,姜鹏飞很少晚上去办公室的。

 

  “我来拿充电器,怎么你也来了?”姜鹏飞故意问道。

 

  “我今天交了电费把钱夹落下了,过来取。”哈桂梅说。

 

  姜鹏飞走过王得贵门口时留意了一下,门虚掩着,房里没有开灯。

 

  第二天,姜鹏飞到办公室的时候,哈桂梅已经来了。他看了看手机,自己迟到了三分钟。

 

  日子依旧不紧不慢地过去。姜鹏飞的热情再也不像往日那么高涨了。哈桂梅像往常一样,偶尔给姜鹏飞带一次早餐。

 

  组织部的文件发到地震局的时候,姜鹏飞被派往省城出差。他回来时,哈桂梅已经成了副局长,单独有了办公室。只是,地震局的一把手是从宣传部副部长提拔上来的。据说组织上认为王得贵年龄大了,给了个主任科员待遇,调到林业局了。姜鹏飞的办公室又调来一个年轻小伙子,整日踮着脚在两个局长之间穿梭。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帮倒忙的邻居
下一篇:狗皮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