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有奶便是娘

时间:2017-05-04 18:33:54 | 作者:佚名 | 阅读:

  张贵三十刚出头,却是个十足的鸽迷,这几天,他高兴得不得了,因为前段时间花大价钱买来的一对极品火凤凰开始叼草垒窝,准备下蛋啦!碰巧张贵的爹进城,荽在城里住上一阵子,他见儿子迷上了养鸽,家里的事不管不顾,气得跺着脚,指着张贵的鼻子骂了一通,可张贵依然如故,把那对宝贝鸽子看得比命还重。


有奶便是娘
 

  其实说来怪不是滋味的:张贵和妻子孙琴是大学同学,两人恋爱多年,婚后感情也很好,可不知怎么的,就是一直没怀上孩子。后来,在张贵父母的劝说下,两人领养了一个女儿。刚开始,张贵觉得挺好,可后来,他发现女儿是个圆脸,他是方脸,孙琴是瓜子脸,越看越不舒服,觉得生活没盼头,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他玩起了鸽子,把养鸽当成了寄托。

 

  这几天,张贵天天守着鸽棚子,就等着鸽子下蛋,可蛋还没下来,张贵的单位突然派他出趟公差,一去就是一个月。临走前,张贵反复叮嘱孙琴,一定要好好注意那对火凤凰,如果孵出了小鸽子,一定要给他打电话,他还特别说明,鸽子蛋的孵化期是十七天,通常都很准时。孙琴一听来了气:“张贵,你出去就是一个月,就知道鸽子鸽子,再怎么着,你也得关心一下孩子吧。”

 

  张贵低声说:“有你照顾她,我放心。”说完,他提起行李箱就出了家门。

 

  在外地,张贵忙得晕头转向,但每天一睁开眼,就盼着妻子的报喜电话。那天,孙琴总算给张贵打来了长途,电话那头,孙琴吞吞吐吐地说道:“你的宝贝鸽子孵出来了,可我怎么瞧着都觉得这小鸽子怪,就一只,个头比一般小鸽子大多了,黑脑袋,黑绒毛,黑嘴黑爪,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只鸽子。”

 

  张贵一听,激动极了,不像一般鸽子,这就是特别品种呀!好不容易熬到出差结束,他兴冲冲地回到家,也没问爹是什么时候走的,把包往沙发上一扔,直奔楼顶鸽子棚,等他看到那只刚孵出不久的小鸽子,不由傻了眼:“天哪,果然是个怪胎,个头大得像个小拳头,浑身毛绒绒,黑乎乎,这是什么玩意啊?”张贵急得浑身发抖,赶紧打电话给几个养鸽子的朋友,让他们马上过来瞧瞧这个火凤凰家族的怪胎。

 

  几个朋友火速赶到了张贵的家,大伙一见这小鸽子,垒被唬住了,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到最后,还是老鸽迷大李看出了破绽,他把那怪胎捧在手中,仔细看了一番说:“这是只小乌鸡,根本就不是什么鸽子!”

 

  什么?是鸡?大家再仔细一看,可不是嘛,它还真是一只乌鸡的雏儿,可鸽子怎么会孵出小鸡来呢?大伙抓耳挠腮,面面相觑。

 

  张贵又急又躁,等大伙走了之后,他冷静地想了想这件事,顿时明白过来:肯定是妻子孙琴把鸡崽弄进了鸽子窝,目的是给他上一课:“鸽子能养一只小鸡,那我们为啥不能领养一个孩子?”

 

  这一下张贵可火了,他回到屋里,把一通无名火全发泄到孙琴头上,孙琴一听,眼泪就扑簌簌下来了,她没解释鸽子怎么变成了鸡,只是说:“我知道你其实是对这孩子有成见,可她毕竟是鲜活的生命啊,你就这么冷冰冰的,对得起她吗?父母有生育之恩,但更重要的是养育之恩啊!”

 

  张贵心头酸酸的,喉咙里堵得满满的:“我说的不是孩子,而是鸽子!”

 

  孙琴一抹眼泪,说:“爹说了,这事让你问他!”

 

  张贵觉得奇怪:家里出的事,怎么去问爹?再说这几天单位里很忙,他也没空去乡下。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出乎张贵意料的是,那对火凤凰却完全没有识破这个骗局,它们每天辛勤地飞来飞去,忙着打食,喂养那只能吃能喝的小鸡。说来也怪了,那只小鸡很快就长大了,居然渐渐染上了鸽子的习性,就连叫声都跟小鸽子很相似。过了一段时间后,小乌鸡个头慢慢长大了,可以跳到窝外自己溜达了,小家伙每次见到火凤凰夫妇飞回来,总是欢天喜地地奔回窝内,张嘴要吃的,要是别的鸽子溜达到它的窝前,小家伙会拼命捍卫自己的“领土”。

 

  张贵以前看电视,知道有种叫杜鹃的鸟,就是靠着养父养母繁衍后代的,可没想到,自家养的鸽子居然也能喂养鸡雏。人心都是肉长的,张贵思来想去,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做得是有点过分了,渐渐的,他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孙琴和孩子身上了。

 

  转眼到了秋天,张贵回了趟老家。进了自家的院子,张贵不由大吃一惊:一只老母鸡带着一对鸽子在溜达,那鸽子正是极品火凤凰呀,张贵赶紧问:“爹,娘,你们从哪里弄来了两只火凤凰?这可是很名贵的信鸽啊!”

 

  爹和娘互相看了看,乐开了,最后爹说:“张贵,说起来你可别怪爹,这对鸽子是从你那里偷来的。”

 

  原来,张贵出差后的第二天,火凤凰就下蛋了。爹知道儿子和媳妇一直为领养孩子的事在怄气,想来想去,想出了这个“狸猫换太子”的办法,他说通了媳妇孙琴,两人“合谋”,在城郊找到一家乌鸡孵化厂,要了一只刚产下三天的蛋,然后用这蛋换走了张贵的两颗宝贝鸽子蛋。

 

  张贵的爹揣着那两颗鸽子蛋回到家里,正好家里的母鸡在孵蛋,他就把鸽子蛋塞到了母鸡肚子下面。爹敢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年轻的时候,村里盛行斗鸡,后来来了个外地人,带来一只鸡,每次斗鸡,战无不胜,私下一打听,才知道那人的鸡是用良种鸽子孵出来的,比正常孵化的鸡凶猛得多。爹想用这个法子给张贵好好上一课,让他知道父母的养育之恩同生育之恩一样感天动地,动物都能做到,人为啥不能做到呢?

 

  张贵听完爹这一番话,惊呆了,感动极了。两天后,张贵带着一颗轻松、快乐的心离开了老家,临走前,他好说歹说,说服了爹娘,把那对鸽子带了回去,张贵很清楚,这对火凤凰的后代在自己手中,经过训练,说不定能在信鸽比赛中拿个奖呢。张贵把鸽子带走了,可苦了那只孵出它们的老母鸡,一天到晚都失魂落魄的,院内院外来来去去找两只鸽子。

 

  张贵是早上走的,到了傍晚,张贵的爹娘两人坐在堂屋门前闲聊时,老太太才回过味来:“死老头子,我才明白过来,你上次去张贵那里,没把那事告诉张贵啊?”

 

  张贵的爹笑着说:“我去的时候,见他们俩那样,本来想告诉张贵真相的,可后来我想了想,还是算了。这么多年了,我们一直把张贵当亲生儿子养的,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啊,现在冷不丁地告诉他,我怕他受不了。这孩子是你养大的,做事想事都随你,心思细得很,他要是知道自己不是咱亲生的,还不知要恼成啥样呢!在城里我几宿没睡好,后来老脑瓜子还好使,就想出了这个鸡蛋换鸽子蛋的办法。”

 

  两人正说着,忽然天空中有了动静,两个老人抬起头来,一看,早上被张贵带走的那对鸽子,居然飞了好几百里路,从城里飞回来了!那两只赤红的鸽子,扑棱棱地在院子上空盘旋了一会儿,飞了两圈,然后慢悠悠地落在院子里,它们重新回到这个熟悉的院子,兴奋极了,“咕咕咕”地叫着。

 

  已经进笼的老母鸡,听到了鸽子熟悉的“咕咕”声,欢天喜地地奔了出来,堂屋门前的那对老人看着眼前的情景,幸福地笑了……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巧破明日案
下一篇:长眉财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