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甜蜜的忧伤

时间:2018-06-14 19:57:43 | 作者:蔡晓妮 | 阅读:

  秋秋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强忍着眼泪。同一个办公室的冯月亮拿了一张纸巾给她说:“别忍着,该哭还是要哭的。”秋秋拿过纸巾擦了下眼睛,没承想眼泪却决堤般地涌了出来。冯月亮搬过凳子坐在秋秋面前说:“小秋,跟姐说说啥事啊。”秋秋本来不想说的,但是这个爱八卦的女人坐在了自己面前,如果不说,似乎不太对得起她的热情。一个女人上了年纪,四十出头儿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东家长西家短地说点儿八卦。如果秋秋不说,估计冯月亮又会满单位地编派秋秋各色的事情了。想了想,秋秋停顿了一下说:

 

  “月亮姐,没什么事情,就是和妹妹闹了点儿别扭。”

 

  “你妹妹,思思,就是前天来找你的那个姑娘?”

 

  “是啊。”

 

  “你还别说,你妹妹比你长得漂亮,而且不是一点儿。你别怪姐说真话啊。”冯月亮同情地看着秋秋。

 

  “我习惯了。”秋秋淡然地说。

 

  “那你俩为啥闹别扭了呀?”冯月亮紧追不放。

 

  “也没有什么,因为家里的一些小事,也无非就是你爱吃这样、我爱吃那样,牙齿总有咬到舌头的时候。”

 

  “哦,只要不是争男人的仇恨,那都是小事,姐妹哪有隔夜仇啊!”冯月亮朝秋秋笑着眨了下眼睛就走了。

 

  秋秋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八卦?她秋秋哭,她秋秋笑,都是自己的事,关她什么事?用得着她像个大喇叭似的到处说吗?好像她比秋秋还知道秋秋的心思似的。生活本来不就是各人有各人的悲欢、各人有各人的难处吗?她冯月亮不说,秋秋有问过吗?难道秋秋就不知道冯月亮的老公背着她在外面养小三,还生了一个私生子的事?她不说不也是为了给冯月亮面子吗?全单位的人都知道这事了,就冯月亮一个人蒙在鼓里。秋秋看着冯月亮的背影幽幽地想着。


甜蜜的忧伤-民间故事
 

  人啊,有时候就是活在自己编织的谎言中,自得其乐,自以为是,自我欺骗,以为自己幸福,就会忽略不幸福的那一面。大部分人会把自己的幸福放大,而把痛苦缩小,这样慢慢地就能在生活中找到平衡的支撑点。譬如冯月亮在她年老色衰的路上一去不复返,身材像皮球一样发福,减不下去,她就尖着嘴巴不停地说别人,说单位新来的姑娘不漂亮、哪个上了年纪的女人站着都快看不到自己的脚了、哪个女人新烫的头发像鸡窝、哪个男人才穿的新衬衫像抹布……总之她总能找出不少别人的缺点。和她一个办公室的秋秋最遭殃,几乎每天都要被她数落几通,要不就是“你这衣服穿得太难看了,你有没有审美啊”,要不就是“你看看你这个发型,太不适合你了”,要不就是“你可以适当地化点妆,这样看起来精神些”……秋秋每天听得耳朵都起了老茧了,她每次都想说:“关你什么事!”但是忍了忍还是算了。冯月亮提前进入更年期状态,女人更年期不容易啊,更何况是一个还有不省心的老公在外面添乱的更年期女人。秋秋想想都觉得恐怖,要是落到自己身上,想死的心都有了。冯月亮还爱提自己当年风光的时候,话说回来,冯月亮年轻的时候的确是个美人,但也就是中上之姿,绝对没有她自己说的那么夸张,好像所有男人都爱她似的,离了她都活不下去了。每次听她说这些的时候,秋秋都附和说一句:“好夸张啊!”冯月亮听不出来,秋秋是在讽刺她,她说得更起劲儿了。秋秋一边点头,一边在想着别的事情。秋秋想:好汉还不提当年勇呢,你都不美了还老提当年美干吗?能回光返照吗?有用吗?

 

  被冯月亮这么一打岔,秋秋的悲伤轻了不少。是啊,还有啥好悲伤的?冯月亮年老色衰,老公出轨都不悲伤,她秋秋悲伤个啥?不就是被思思抢了自己的新衣服吗?

 

  秋秋回到家看到思思很开心地坐在沙发上吃苹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姐妹之间没有什么大矛盾,都是日积月累的小事情演变成了今天的局面。小事情最伤情,连姐妹也不例外。现在社会上多少塑料花的姐妹情啊!她和思思可是真真的姐妹呢。思思一边啃着苹果一边对秋秋说:“你知道吗?我今天看到你们办公室的冯月亮了。”

 

  “你看到她?怎么啦?”秋秋撇了撇嘴说。

 

  “你不知道啊?那叫一个精彩,你猜我看到了什么,她和她老公还有小三在路上大打出手。看不出来冯月亮还挺彪悍的,把小三打倒在地,破口大骂,她老公都拉不开她。围了好多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可热闹了。你别说,冯月亮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头发被揪下来一大撮。”思思一边说一边比画着,嘴里还不停地嚼着苹果,苹果汁都喷到了秋秋的脸上。

 

  “什么时候的事啊?”秋秋惊奇地问道。

 

  “就是今天上午九点啊,在路上看到的啊。”思思眨巴着眼睛说。

 

  秋秋听得头皮发麻,虽然她不喜欢冯月亮,但是听到这种经常在电视网络上才有的新闻发生在她身上,还是觉得触目惊心。这样一想秋秋觉得冯月亮今天是来得比较晚,往常她都是第一个到办公室的,泡泡茶,看看报纸,偶尔还会打打毛衣。今天她的头发是略有点儿凌乱,可是秋秋完全没有在意。可怜的月亮姐,秋秋此时突然同情起了冯月亮,原来她所有的开心和漫不经心都是装的。

 

  第二天秋秋到办公室后,对冯月亮的态度就有了一些改变,毕竟冯月亮在她心里已经不是以前的冯月亮了。她本来以为冯月亮是一个没心没肺、没啥负担和烦心事的中年妇女,有点儿更年期的症状,现在看来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这样想着,秋秋和冯月亮说话的时候就多了份小心。

 

  “秋秋,你和你妹妹咋样了?”

 

  “还那样,姐妹俩哪有什么隔夜仇?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她小时候就仗着比我美,比我得宠,处处都要抢在我前面,占先机。现在想想看,都是无所谓的事,她毕竟是我妹妹嘛。”

 

  冯月亮安慰了秋秋几句,句句都安慰得很到点子上。秋秋点头称是。要是在平时秋秋是听不进去的,但是此刻秋秋不知道为啥却觉得说得很有道理。秋秋偷偷地看了眼冯月亮,她圆圆的脸颊还是和往常一样若无其事的样子,看不出她昨天打了架,妆容依然精致而完整。但是秋秋看出来她昨晚肯定没睡好,虽然她用遮瑕膏遮住了黑眼圈,但是依然时不时不经意地打哈欠,说明了她睡眠的缺失。

 

  秋秋和冯月亮闲聊了几句,就进入了工作状态,却依然思绪万千——冯月亮这么善于伪装自己的人,平时的表现和刻意营造的自己很欢乐的状态其实都是假的。秋秋知道她也不是刻意伪装给自己看的,而是她想告诉大家她是快乐,那是她的“人设”,也是她的面具。很多人都误以为自己眼中的自己就是别人眼中的自己,然而二者常常并不统一,别人眼中的自己可能更加立体。秋秋想,再过二十年或者十年,自己会不会也变成冯月亮这样的人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米耳的数字生活
下一篇:麦子成熟了